(Twins最新單曲《有約》)

如今的好姐妹,當年的鬥氣冤家

5月18日是Twins成立16周年,阿Sa(蔡卓妍)和阿嬌(鍾欣潼)都在微博上發文紀念,也感謝彼此十六年來不離不棄的陪伴。一向較為外向活潑的阿Sa更是發了三條,似是頗為感慨。





十六年裡,她們也曾經受風波,也曾遭受打擊,但是她們相互支持挺了過來。她們也像其他組合一樣經常被媒體拿來比較,她們各自的粉絲也會互掐較勁。曾有阿Sa的粉絲髮威脅信揚言要對阿嬌潑糞,阿Sa義氣地說:會為阿嬌擋子彈,擋糞就算了吧!

雖然頂着大明星的光環,Twins也是普通人,也會有偶爾的心理失衡。阿Sa曾坦言嫉妒阿嬌天生貌美,阿嬌也會羡慕阿Sa怎麼都吃不胖的體質,看着阿Sa大快朵頤自己只能默默吃草。但她們平衡好心態,儘力不受外界聲音左右,篤定彼此的感情。

彼此每一年的生日,只要不是分身乏術總是在一起慶祝,哪怕無法相聚也絕不會忘記為好姐妹送上祝福。


(右上為2015年阿嬌生日,左上為2016年阿嬌生日,下圖為2017年阿嬌生日)


(上圖為2015年阿Sa生日,左下為2016年阿Sa生日,右下為2014年阿Sa生日)

別看兩人現在“如膠似漆”、秤不離砣的,剛出道時兩人可是相互看不順眼。霍汶希曾在綜藝節目上爆料,原來Twins剛出道時,兩人互相不夠了解,涉世經驗又不深,輕易相信別人的挑撥,以為對方在背後詆毀自己。

阿Sa、阿嬌也曾在節目中自曝了兩人第一次見面時“互損”的經歷,阿Sa直言當時“就好像一盆冷水澆到我頭上”。原來,阿Sa第一眼見到阿嬌時便覺得她“好漂亮”,並決意用一句很老套的台詞去“泡”她,“你好眼熟哦!”但是慢熱的阿嬌沒有買賬,淡淡地說:“可能因為我拍過很多雜誌吧!”阿Sa就坡下驢表示,“我也拍過很多雜誌誒!”然而阿嬌卻幽幽來了一句“我沒看過。”後來想起,阿嬌也覺得自己當時“好欠扁”。

日後自然誤會冰釋,兩人的感情反而更進一步。真應了那句談閨蜜情的歌詞:第一次見面看你不太順眼,誰知道後來關係那麼密切。


影視歌全面開花,紅透半邊天

當年初出茅廬的兩個小女生,可能一開始誰都沒有想到能如此快速地紅透香港樂壇。

2001年8月,Twins發行同名EP《Twins》,11月22日發行首張專輯《愛情當入樽》,先後斬獲“新城勁爆頒獎禮2001”的新城勁爆新人王獎、2001年度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的叱吒樂壇組合銀獎與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獎、2001年度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最受歡迎組合獎。

之後平均每年都能發行四張音樂專輯,演唱會也是年年不落。各大小頒獎典禮拿獎拿到手軟,小貓就不一一列舉了,因為一口氣看下來能把你累死,上張圖你感受下。


這還只是Twins2002年推出的音樂作品所獲得的成績。特別值得一說的是在2006年5月獲得“MTV亞洲大獎”之香港地區最受歡迎歌手獎,成為首個獲得該獎項的組合。


音樂成績不凡,兩人又涉足影視圈,朝全能藝人發展。那時兩人就像一對真雙胞胎似的如影隨形,只要有其中一人出演的影視劇,基本觀眾就能看見另一個人的身影,兩人在影視作品中也經常飾演親姐妹。


(電視劇《齊天大聖孫悟空》中分飾紫蘭仙子、紫薇仙子,請原諒當年影視劇的影樓畫風審美)

出道初期,Twins電視劇作品較少,還多是客串性質,更重視電影圈的發展,也給80、90后觀眾留下不少經典回憶。


2003年的《千機變》,阿嬌飾演一名追捕吸血鬼的獵人,愛着鄭伊健飾演的獵人搭檔。阿Sa在片中則是鄭伊健的妹妹,與陳冠希飾演的吸血鬼王子譜寫了一段戀曲。


同年的懸疑驚悚電影《古宅心慌慌》,阿嬌和阿Sa飾演一對同父異母的姐妹,因繼承父親遺產問題而相遇。阿嬌在片中飾演有雙重人格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相當驚悚。


2004年的魔幻電影《千機變II》,講述百姓在暴君女帝的統治下民不聊生從而奮起反抗的故事。阿嬌飾演的藍翎原是女帝手下,后棄暗投明一起反抗女帝。阿Sa則飾演以販賣男奴為生的春十三少,卻無意中捲入國家紛爭。


同年的喜劇《見習黑玫瑰》,阿嬌和阿Sa從迷迷糊糊的普通女孩,被毛舜筠飾演的神秘女俠黑玫瑰訓練成接班人的搞笑故事,真的能笑到噴飯。


《鬼馬狂想曲》里的筷子姐妹,雖然是客串性質,但兩人神經質的表演讓人印象深刻。


2007年的《雙子神偷》,從片名就知道,是N對出自“雙子門”的雙胞胎出神入化奪寶的故事,然後對上了另一批“雙子門”高手……

出寫真、演廣播劇、涉獵配音工作、做設計,演藝事業全面開花。直到如今放眼中國娛樂圈,論地位、人氣、實力、影響力,能與之比肩的只有台灣女子組合S.H.E。這兩個女子組合到今時今日仍能有如此深的影響力,有一個共同點:組合成員情比金堅!風吹雨打永不散場!

遭遇滑鐵盧,單飛不解散


2008年,Twins的活動和發展戛然而止。因艷照門的巨大影響力,阿嬌不得不暫時隱退。像當初被封殺的湯唯那樣,那段時間阿嬌選擇了沉澱自己,去學功夫、學跳舞、練唱歌。

艷照門后的第一場發布會,經紀人霍汶希和阿嬌對半分了一顆安定葯后才敢手牽手出來面對媒體。但匆忙安排的發布會並沒有安撫媒體和大眾,反而讓大眾覺得道歉“不誠懇”,阿嬌的一句“很傻很天真”至今成為大眾嘲諷的談資與笑料。

霍汶希曾回憶說:“那時我每天要出來面對很多傳媒,接受不同的訪問。每天要面對的東西都有新的,不好的東西不斷地會出來,每一天傳媒報道的都是不好的,壓力排山倒海地來了,老實說有些時候我都會哭的。”可想而知阿嬌當時面對的壓力。幸好,她挺過來了,勇敢面對。

小貓其實一直挺替阿嬌感到委屈的,男未婚女未嫁關起門來就算拍些大尺度的照片那不是人家的自由嗎?說敗壞道德、造成了惡劣影響?那是人家自己散播到網上惡意炒作的嗎?在自己家裡,你管得着別人玩SM還是Cosplay嗎?笑話!再反觀好萊塢2014年的裸照門,對比兩國從當事人的處境到媒體、大眾的反應和輿論,讓人感嘆。

但也有網友指出是阿嬌的清純人設崩塌,讓大眾感覺受欺騙。關於人設這個話題真的很微妙,最近因人設被質疑的就有迪麗熱巴和鄭爽。不過阿Sa、謝霆鋒都曾公開表示阿嬌確實是個很天真很單純的女孩兒,很容易相信別人,很多時候不太會表達自己。霍汶希也曾說,阿嬌是最需要呵護的一個。


(蔡卓妍首張個人專輯《二缺一》封面)

艷照門之後,英皇公司決定以單飛不解散的形式讓阿Sa以個人名義開始發展,一開始阿Sa非常抗拒這樣的安排,但是阿嬌反而鼓勵阿Sa繼續向前進。

2008年8月,阿Sa推出首張個人單曲唱片《Make A Wish》。2009年4月推出首張個人大碟《二缺一》,10月推出EP《Another Me》,都獲得白金唱片銷量。和林俊傑合唱的歌曲《小酒窩》更是大受歡迎,至今仍廣為傳唱。

影視方面,可能很多人到2015年的電影《雛妓》才注意到阿Sa的演技,其實她在2007年就已經在第12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和第11屆韓國富川國際幻想電影節上封后。單飛之後也依然戲約不斷,《呼叫大明星》、《大灌籃》、《劍蝶》、《風雲2》、《美麗密令》,部部都是主角。此外還和蔡爸爸合著出版書籍《單親愛》,開始出演音樂劇。

阿Sa的每一項好成績,阿嬌都真心為她開心。


2010年3月26日,因為阿Sa和鄭中基被媒體踢爆隱婚事實而召開記者會,交代兩人結婚始末,並宣布已在辦理離婚手續。隱婚的事也讓阿Sa面臨信用危機,但一句“原來藝人不可以有隱私”讓大部分人選擇了諒解。也許是吸取隱婚教訓,恢復單身後的阿Sa在當年10月主動公開和陳偉霆的戀情,如今時過境遷,兩人也已分手。

後來只要媒體向阿嬌提及陳冠希,阿Sa就會為她擋駕;若問阿Sa有關陳偉霆的話題,阿嬌立刻就會說,“這個不回答了,謝謝。”

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Twins又在一起了

2010年3月,Twins正式宣布復出,4月即在香港紅磡體育館開唱“Twins人人彈起2010演唱會”,寓意希望可以人人彈起振作。那個熱情開朗如夏天的阿Sa,和溫柔恬淡如秋天的阿嬌終於又合體了!


而後陸續開展的Twins LOL世界巡迴演唱會,在今年的5月20日將來到第15站廣州,接下來官方還會陸續發布其他場次。


(Twins LOL世界巡迴演唱會東莞站)

曾經經歷過的兩次危機,卻也讓她們因此迎來事業的轉型。大眾開始意識到這兩個長着娃娃臉,看着永遠像少女的小女生,在不知不覺間早已成長為熟女。她們不可能永遠在影視劇里演着人物形象單一的清純“玉女”,她們也會嫁為人妻,她們也會成為母親。

雖然Twins有着一加一大於二的組合效應,卻也掩蓋了她們各自的獨特和風采,讓大家忽視她們作為單一個體的色彩和性格。比如《羅曼蒂克消亡史》里艷麗似牡丹的鐘欣潼,《雛妓》里清水芙蓉般的蔡卓妍,各擅所長。

於是她們不再像以前那樣捆綁在一起,而是各自以“蔡卓妍”和“鍾欣潼”的身份規劃好適合自己的職業方向,接演不同的影視作品,唱屬於自己風格的歌。


(鍾欣潼首張個人國語專輯《桐花》)

但她們也始終是我們熟悉的阿Sa和阿嬌,是永遠不散場的Twins,她們還是會合體出專輯,2011年的十周年國語專輯《3650》,2012年的粵語專輯《2 be free》;還是會一起拍電影,兩人主演的《原諒他77次》將在6月23日上映;共同嘗試內地的綜藝節目。


兩人在2010年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對分開的各自發展曾這麼說過。

阿嬌:大家從做組合開始,已經不斷地在傳(解散),講了很久,但其實一直都沒說過要解散。我們經歷過太多,(那時)突然間要她自己一個人,我都感受到她的壓力。其實分開工作感受沒什麼分別,因為這個分開不是Twins解散,默契仍然存在。

阿Sa:我當然希望Twins可以一直走下去,可是我跟阿嬌的年紀都不小了,我覺得,是時候我跟她都應該發展自己的事業,因為有時候兩個人走在一起,每天走在一起,看的東西都是一樣。如果兩個人分開,偶爾在一起的話,就可以多一個世界。


就像兩人曾經說過的,當她們分開時,會把各自的精綵帶給對方;當她們在一起時,會給對方全心全意的陪伴,共賞沿途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