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扯談]落馬魏民洲留給西安的“遺產”

原創 2017-05-25 笑史人 奇淡怪淪



魏民洲被查,一石激起千層浪,在西安乃至陝西官場引起的震動,不亞於金三在東北亞放一顆原子彈。

魏民洲落馬後,坊間關於其很多說法相繼浮出水面,具體涉嫌哪些“嚴重違紀”的問題姑且不論,關於其為官一任的口碑,反正很不咋地。

懶政典型

官僚保守

沉迷權術

特殊癖好

……

其實不是大家想落井下石,在他翻把時給他貼不好的標籤。有些事,現在說不代表現在才有原來沒有,有些標籤,現在才貼是因為當時沒法貼,不能貼。

魏民洲主政西安四年,到底是給西安帶來的“好”多還是“哈”多,老百姓心中有桿秤,官場中也都有說說道道。

魏民洲有啥問題,奇淡怪淪不是中紀委,定不了性蓋不了棺。

魏民洲是啥口碑,奇淡怪淪不是焦點訪談,但也能做到“用事實說話”,我們就用他落馬留給西安的“遺產”,請大家來評判。

A   上任

2012年6月14日上午,西安市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正式送走孫書記,迎來魏書記。

根據媒體的公開報道,按慣例,孫書記和魏書記都要做表態發言。

即將升任省委副書記的孫書記首先表示了對中央和省委決定的擁護,也“深深表達”了對西安的熱愛和不舍。孫書記還特別對接班的魏書記進行了點評——

民洲同志政治素質好,理論水平高,工作能力強,領導經驗豐富,為人公道正派,一定能夠勝任西安市委書記這一職務。

魏書記在發言中說,由我接任西安市委書記,是組織對我的信任和重託,我深感責任重大、使命光榮。我一定接好“接力棒”,要努力做到六個“始終堅持”。一是始終堅持把中央精神作為根本遵循,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二是始終堅持把加快發展作為第一要務;三是始終堅持把改善民生作為首要責任;四是始終堅持把維護團結作為基本要求;五是始終堅持把清正廉潔作為從政操守;六是始終堅持把加強學習作為活水源頭。

同時,魏書記也對孫書記的褒獎投桃報李,他說,清雲書記在西安工作15個年頭,為西安的建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對此,西安人民不會忘記。

簡單做個總結,魏書記上任時向組織鄭重承諾——

當一個清官好官,發展西安,改善民生。

B  經濟

是個啥官,大家現在都知道了。

另一層面,西安發展的咋樣?民生改善的如何?

按當下的唯GDP論,一個官員水平能力怎麼樣,首先看的是當地經濟發展。我們就先按這個套路掰一掰。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笑史人也並不是真心想傷害誰,尤其是不想傷害我們的大西安,但沒有對比就沒有說服力,沒辦法,我們就拿西安一直要追趕超越的成都做對比吧。

就對比魏書記在任的這幾年。

2012年6月,魏民洲從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任上調任西安市委書記。

根據官方權威数字,這一年,西安全市生產總值(GDP)4369.37億元,比上年增長11.8%。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982元,农民人均純收入11442元。

同年,成都GDP8138.9億元,比上年增長13%,比全國副省級城市平均經濟增幅領先2.5個百分點。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194元,农民人均純收入11301元。

大西安的GDP,相當於大成都的57%%。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從數據看,西安人比成都人有錢。

西安人到底有沒有成都人有錢,請西安人自己說。

到了魏書記離任的2016年,西安全年實現生產總值(GDP)6257.18億元,在全國位於26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63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191元。

同年,成都GDP12170.2億元,排全國省會城市第二,僅次於廣州。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902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605元。

四年間,西安的發展水平增長了43.2%,成都的發展水平增長了49.5%。需要認清的是,成都的發展基數要比西安大的多,從經濟學而言,基數越大,增長越難。

四年前,成都GDP是西安的1.86倍,四年後,這個数字變成了1.94。

追趕超越,越追反倒差距越大,馬上就要被甩開兩條街了。

連可以聊以自慰的“西安人比成都人有錢”,都被數據啪啪啪打臉。

C 文化

經濟不行,那咱比咱的強項文化。

好歹也是十三朝故都,國家還給了個“具有歷史文化特色的國際化大都市”的偉大定位。

根據媒體的報道,魏書記主政西安4年,搞過幾次文化調研,做過幾次文化發展指示。

比如在曲江調研時指示——

曲江新區要突出文化產業特色,堅持創新發展,推出精品項目,不斷做大做強文化產業,打造城市文化品牌。

在調研全市文化工作時強調——

傳承好歷史文化,發展好文化產業,建設好文化工程,努力讓文化發展成果惠及廣大市民群眾。讓西安文化特色充分彰顯、走向世界。

那麼,西安的文化產業到底發展的怎樣?文化特色有沒有走向世界?

陝西省統計局2016年發布的《陝西文化產業與全國文化產業發展對比分析 》显示,陝西文化發展存在以下問題——

一、整體發展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主要是佔GDP比重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文化產業增加值佔全國文化產業增加值比重低於GDP總量佔全國比重。

二、市場主體偏少、規模偏小

  主要是文化及相關產業法人單位數偏少,尤其是納入統計直報平台的規模以上企業數較少。

三、文化製造業發展滯后、行業覆蓋面不全

      主要是文化製造業增加值佔比低,行業覆蓋不全,不僅滯後於全省文化產業發展水平,也遠遠落後於全國發展水平。

陝西的文化,說白了就是西安的文化。然鵝,堂堂文化大省、文化強市,文化產業發展水平竟然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整天打着“歷史悠久綿長、文化源遠流長”的老陝和西安人,臉往哪擱?

還好意思跟人拉出埋在黃土下的秦皇漢武唐太宗吹牛逼?

至於走出國門,除了老祖宗留下來的兵馬俑等文物古迹,西安還有什麼文化產業能走出國門?

別說走出國門,連國內都抬不起頭。

新興文化產業:當年不會玩,現在依然不會玩。

電影:本來是當年會玩的,現在也不知道怎麼玩。之前還出了不少叫得響的片子,這幾年,有啥?

電視:《平凡的世界》、《白鹿原》,路遙和陳忠實給陝西留下了多厚重的本本,本該自己玩的,最終卻成了別人玩。陝西電視台以人流和不孕不育的廣告而騷名遠揚,但人家好歹還有個能拿得出手的《都市快報》,西安台除了和陝台一樣的“瘙癢”下半身,還有啥?

這些年,國家其實真是給足了西安面子,又是西部大開發又是絲路橋頭堡,連央視都史無前例地將春晚的分會場兩次放在西安。西安就用這樣的文化發展回應國家的扶持,也難怪外地人對陝西、對西安“八百里秦川塵土飛揚,三千萬懶漢高唱秦腔”的固有形象,遲遲不能得到改觀。

D 地鐵

魏民洲落馬,怎麼也迴避不開地鐵電纜門,沒有直接關係,也有間接關聯。電纜門曝光雖然不在他任上,但腐敗卻是在他任上。

魏民洲落馬次日,最高檢發布了一條消息:陝西省人民檢察院決定,西安市地鐵辦原主任陳東山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是某種暗示?還是只是巧合?

陳東山被偵查的消息出來后,有人慨嘆:這人也曾給西安地鐵建設立下過汗馬功勞。

魏書記也曾給予西安地鐵建設多次關懷和指示——

2012年7月24日,上任伊始的魏民洲在調研地鐵建設運營情況時強調,要始終把安全建設運營作為地鐵的生命線,把西安地鐵打造成為展示國際化大都市形象的文明窗口。

2013年2月27日,魏明洲調研地鐵建設,強調,地鐵交通利城、利民,一定要保證質量、保證安全,讓老百姓放心。

2013年11月3日,魏明洲在調研地鐵項目建設時指出,要加強監管審批,從招標環節抓起,接受市民群眾監督。

2015年12月3日,魏明洲在調研緩堵保暢時又特意就地鐵建設做指示,要堅持質量至上,絕不能為求速度放鬆對質量的要求。

2016年10月13日,魏明洲調研西安地鐵三號線,指示要讓廣大市民享受到安全舒適便捷的地鐵服務,讓地鐵成為西安的靚麗名片。

西安地鐵,你把領導的指示都當耳邊風嗎?

你就是用“電纜門”給西安地鐵做名片嗎?

 E 離任

魏明洲落馬後,他任內的幾件事讓大家津津樂道。

上任頭兩年,他曾分別會見三個來自河南的地方代表團。

2012年7月26日,上任剛1個月的魏民洲,會見了時任河南省安陽市委書記張笑東率領的安陽代表團。9個月後,張笑東被宣布調查。后因受賄罪被判無期

2013年7月17日,魏民洲會見了時任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吳天君率領的鄭州代表團。2016年11月11日,吳天君被宣布調查,今年1月被移送司法機關。

2013年11月2日,魏民洲會見了時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率領的洛陽市代表團。2016年1月16日,陳雪楓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2017年4月,因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被提起公訴。

魏書記會見的這三位河南的書記,在魏書記之前紛紛落馬。現在,魏書記也急火火追趕超越他們去了。

2016年12月9日,魏民洲在從西安市委書記職位離任時,照例要做表態發言。他說,我從一名農家子弟成長為領導幹部,這都是黨的培養、組織的關心、同志們的幫助、幹部群眾的支持!

他同時對自己的政績也做了謙虛總結——

成功創建全國文明城市,經濟發展邁上了新台階,“絲綢之路起點、華夏文明之源”的西安城市形象和影響力持續提升。

全國文明城市,現在的文明形象怕是打了折扣;經濟發展邁上新台階,台階是上了,只不過比人是站在樓頂,西安是站在樓道。至於西安的城市形象,大家自己看吧。

有意思的是,在魏民洲離任王永康上任的市委常委會上,王永康在發言時表示了對組織安排的服從和擁護,表達了信心和自我要求,卻沒有像魏民洲上任時那樣,給自己的前任送上兩句溢美之詞。

從黨媒的報道來看,他沒有說任何一句評價魏民洲的話。

搜索添加微信公眾號“奇淡怪淪”你將第一時間閱讀更多精彩!更有機會獲得作者長篇小說《笙歌散后》,簽名的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