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你在那萬人中央

感受那萬丈榮光

看不見你的眼睛

是否會藏着淚光

我沒有那種力量

想忘也總不能忘

只等到漆黑夜晚

夢一回那曾經心愛的姑娘

聽到這首歌莫名想到3個小時前,我看了之前很久一期的《王牌對王牌》,是衝著寧靜去的。

當看到寧靜穿着清宮裝束出來的時候,我一瞬間淚染。看過了她的很多電視劇,很多的角色,但念念不忘的還是她《孝庄秘史》里的大玉兒。

看到了《孝庄秘史》片段的一瞬間,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個為了大清的姑娘。她的一生都留在了這高牆圍繞的紫禁城中,一生愛了多爾袞,恨了多爾袞,為了順治,怨了順治,為了康熙,為了大清,一生勞碌,到離世也未回到自己那個草原的場面。

這是一個寧靜作為一個演員的最高成就的時刻,因為演的好,所以感人。因為忘我,所以難忘。

在《孝庄秘史》里大玉兒,一聲都身不由己。在綜藝里,沒有旁人的阻礙,只有他們的團聚。

02

記得最初看《孝庄秘史》的時候,自己的年紀還很小。只知道這部劇男帥女美,只是覺得裡邊的歌曲大氣磅礴,不管是主題曲,還是片尾曲。

後來,在聽了很多的現代曲目之後。我卻發現自己對過去的電視主題曲情有獨鍾。每次聽到這首歌,都會莫名其妙的傷感,這種情緒隨着年級的增長越來越激烈。

可是,我始終不明白,一首歌,一段音樂,為什麼會讓我這麼傷感?不明白在屠洪剛唱着《你》時,唱着:你站在萬人中央,感受那萬丈榮光,看不見你的眼睛,是否會藏着淚光時,淡淡地憂傷。

這樣的傷感持續到我的大學,第一次向別人告白,他一聲不吭時,我知道我輸了。

我在這之前做了很久的“卧底”,高中三年,每次都是偷偷地買一些吃的,放在他的桌子里,作業政治、歷史、很多輔導資料都是我抄的。

然而,零因為是零,是因為彼此相乘都不會有結果。

我嘗試過放棄,只是沒想到結果來的那麼快,是選擇也好,是命運也罷,很多東西似乎是努力了,但也得不到。就像多爾袞一生為了大玉兒母親被殺,心愛的人被搶,自己打下的江山卻偏偏得不到,對大玉兒至死不渝可甚麼也沒得到,死後還被鞭屍抄家。這對他來說,又何其不幸,但是愛就是愛了,不管有沒有結果。

03

近幾年,寧靜有不少出彩的角色,近處有羋月,遠處有大玉兒。然而一段現場的實在表演,又讓人回到了當年。

誓保吾皇,不生異心,如有違誓,短折而死。”

“短折而死,玉兒,我們這樣的情分,你咒我”

年少時,想着自己的英雄有七彩祥雲,來娶自己。後來。才發現,英雄也有英雄冢,蓋世英雄,卻只能等到漆黑的夜晚才能夢一回心愛的姑娘。

現在無論在哪裡,只要《你》一想起,腦海中便出現了寧靜的身影。

記得多爾袞對她說:我愛了一輩子的玉兒,追我魂索我命的玉兒,能不能告訴我,我這半生馬上鞍上,刀里槍里,所謂何來? 玉兒:這次是真的了,任憑月亮再圓一千回一萬回,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也記得大玉兒對多爾袞說:一個我深愛了一生 影響了我一生的男人 他沒有跟我說一聲就自己死了 而我既然吝嗇的不能為他流一滴眼淚 但願來世我們只是一對盤旋科爾沁草原的鳥。

節目的最後,馬景濤說:要送寧靜一份禮物,沒想到就是科爾沁的蒼鷹身上的羽毛。那一刻,我在也忍不住。時光會遠去,但愛不會走遠。正如指針會不停地轉動,但經典永遠會流傳。

04

青春是精彩的,也是痛苦的。現在再看《孝庄秘史》時,或許更加理解的多爾袞無奈,因為對着愛執着。有時候,死何嘗不是也是一種解脫。

有時候,也會心疼多爾袞的深情,她把他一個人孤伶伶的留在曠野里。這是她的命,也是他的命。”一個權傾天下,在世人眼中似乎擁有一切的男人,卻也有着最深的痛苦,也只能在漆黑的夜晚夢一回曾經心愛的姑娘時,說實話,當初看完,真想給編劇寄刀片。順便大聲問一下:相愛的人,為何不讓他們不在一起?

後來年歲漸長,才明白生活就像一片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得到什麼?相愛的人也不一定會在一起,要不生活中為何出現那麼多的痴男怨女?

人生沒有多少機會讓你奮不顧身,我愛你時,你是全世界。我不愛你,你誰都不是。愛你,我可以低到塵埃,但當我有了全世界,卻沒有了你,我又怎麼敢愛?

人們常說:順治帝對董鄂妃痴情,皇太極對宸妃寵愛有加,可那都是皇權在握之後錦上添花的故事。只有多爾袞,只有他可以為了心愛的女人拱手讓江山,為了玉兒戎馬一生,死無葬身之地。這份愛真的是盪氣迴腸,至死不渝。我們都曾以為自己是執着的多爾袞,為了愛可以放棄自我,可到頭來依舊抵不過你我性格不合,三觀不和而分手。

人或許就是一個矛盾體,自己愛的,別人不愛自己,自己不愛的,卻深深地愛着自己。

05

生活中不知道還有多少多爾袞,又有多少大玉兒。我們永遠不知道生活又會給我們怎樣的精彩。

記得《阿甘正傳》中說道:生活就像一顆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麼滋味?

戀愛的時候,我們都以為是在佛前求過了幾百次,才在輪迴之間彼此相遇,後來才明白,相遇只不過是瞬間的停留。從愛中來,從愛中走去。

人生最大的難過不是你們相遇,而是相遇之後黃粱一夢的空歡喜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