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家裡的電視對我而言,唯一的用處是在實在無事可做的時候打開它,看一兩期《奇葩說》,然後笑到不可自拔。

兩三年前,我就知道奇葩說很火,只是我自己不太喜歡看綜藝節目,一直沒有追。直到後來無意間接觸了生於斯的《黑白星球》,太喜歡黃執中,再反過頭去看《奇葩說》,追了幾十上百期,每一次都讓我腦洞大開,看完之後只有慢慢消化吸收的份兒。

最新一期,看的是其中“伴侶手刀逃跑,我該不該原諒他”這個辯題,本來佔據了上風的反方,最終以一票跑票數的微弱優勢贏了——其實做到這一點真的太難。按理說,其實支持人數較少的正方更具有贏的優勢。

乍一看這個標題,我的傾向是“不應該原諒”,後來想着想着,發現其實應該原諒,我也會原諒,可是看完了節目之後,我第一次沒有從辯手的陳詞當中發現我的觀點且令我耳目一新的觀點,於是在這裏,關於“伴侶手刀逃跑,我該不該原諒他”這個話題,我有點兒自己的話要說。

我的觀點是:應該原諒他。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談論這個話題之前,先說另外一個問題,“伴侶手刀逃跑,我會不會原諒他”。相信說“會”的人不多,說“不會”的人就是節目中那100名投票者中一直堅定着自己的“不會”的一部分人,因為伴侶逃跑這件事已經違背了他們在情感相處中的原則或底線,只要發生了這樣的事,肯定是不會原諒。所以對於這一部分人而言,伴侶手刀逃跑“不該原諒”是因為這件事本身讓他們不原諒,其實他們根本沒有達到需要考慮“該不該原諒”這種地步。

再來看,是什麼情況會讓你思索“該不該原諒他”這個問題,分兩方面討論。

一,什麼人會考慮這個問題?

顯然是愛得更多的一方,以及還想愛下去的一方。

當我們在思考“該不該原諒”這個問題時,說明伴侶對我們而言有着不可或缺的價值存在,而這個價值並沒有因為手刀逃跑這件事而有所損失。也像趙又廷所說,我們一開始看着對方或者最看重對方的肯定不是“你會在危急時刻救我”這個點,畢竟這是極小概率事件,而是看重其他。

當我們在思考這個問題,其實也說明我們已經熬過了確定以及肯定“我不可能原諒他”這個時期,或者說伴侶手刀逃跑這件事本身並沒有觸及到我們的底線,或者說它打破了我們的底線,但是我們也任由它這樣打破了,否則肯定不會是想“該不該原諒”,而是早就抬腿走人了。

就此,我們可以做出基本判斷——當你在思考“伴侶手刀逃跑,我該不該原諒他”這個問題時,說明在某種程度上你想原諒他,並且已經原諒了他。

在這過程中,你在找理由時肯定會想“他這樣也是人之常情”“其他方面他簡直是我的理想”之類,聽出來沒,你都是在為對方找借口來說服你自己。我們都知道,當你面對一個感情的問題,總是在為自己找借口,說明對方愛你多一點,
反之亦然。

對你而言,要不是發生這件事,你肯定是想和對方平淡無奇地度過完一生。可是即便發生了這件事,你還是想着愛他的,還試圖想要和他共度一生,那為何不給對方以及自己多一次的機會呢?

從感性上來說,該原諒他。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什麼情況下會考慮這個問題?

說了被丟下的這個人的情況,那另一邊,也就是手刀逃跑的那個人。

若是對方跑了之後不再回來,自然我們也不會考慮到這個問題。所以當你會考慮“該不該原諒他”,你們之間的狀態肯定是,他回頭來求你,表示還想要繼續和你的關係。

雖然我們都說伴侶手刀逃跑是本能反應之後的選擇,但是如今他能夠回來,可以說他意識到自己曾做過的那個選擇是錯的,並且意味着他已經做好了某種心理準備,他是回來承擔並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的。

比起那些逃跑之後從此躲着你的伴侶,恐怕這一種伴侶更值得我們託付終生,或者和他們共度一生更讓人放心吧。

我們剛和伴侶在一起時肯定不會慎重考慮“緊急時刻,他會不會手刀逃跑”這件事,所以伴侶會不會手刀逃跑,概率是1:1。

如今發生了這二分之一的概率,我們卻會慎重考慮“伴侶會不會再次手刀逃跑”,其實在這樣的情況,我們無須過多擔心“這樣我都原諒了他,那他以後豈不會更放肆”。即便是按照正常概率來算,重蹈覆轍的比例仍然只是1:1。

但是對於能夠主動回來的伴侶而言,他因此事後發現,原來在緊急時刻丟下你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他肯定會傾向性地做出對你有利的選擇。

如此一來,對於以後生活中那些不確定的危急時刻,有這個伴侶會比一個全新的伴侶要好得多,他們不再手刀逃跑的概率絕對要比全新的那個百分之五十低。

權衡利弊,從理性上來說,也該原諒他。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辯論的過程中,反方一直堅持着“伴侶手刀逃跑,我該不該原諒”的立場,但是正方後來有些偏離了“我該不該原諒”這個設問,而是找了一個全新的視角“若我是手刀逃跑的那位,伴侶為何不能跟我一起跑”。

這樣一來,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受害方的心理視角,比較不能夠引起人們的共鳴——無論如何,手刀逃跑傷害到了我,你先跑你還有理了!

總結一下,“伴侶手刀逃跑,我該不該原諒他”,我的觀點是該原諒,一是因為你還愛他,想跟他繼續;二是因為你這樣想,表示你在某種程度上原來了他;三,不幸的極小概率事件應該是讓我們學會更珍惜彼此,而不是因此分開,愛情的大方向是對的就好;四,他是一個在能夠逃避的情況下,選擇了承擔得起責任的值得你繼續愛的好伴侶。

我們這邊有需求,而對方也願意回來求得原諒,恰好我們的原諒於對方而言有很重要,那為什麼不該原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