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別人叫我Lesile或者張國榮,我喜歡大家叫我哥哥,因為很有親人的感覺。

他就是哥哥

他說的是那樣真摯,眼神裡帶着閃閃發光的感情,我們愛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哥哥,他在我們的心理成為了永恆的傷,他走的那樣決絕,在線繩的另一端,化作胡蝶,而我們留在塵世間,每逢四月一日這一天,我們的心又開始滴血成河,想念他的人,想念他的歌,想念他的戲,想念他的音容笑貌,他那麼靚,曾被封為香港十大美人,他那麼帥,曾是多少女孩心中的白馬王子,他感情豐富,內心敏感,成為我們心裏最紅的人,不知道今年今日,他在天堂還好嗎?

哥哥,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人



他提攜後輩,他挑戰自我,他是個極其完美的人,因為完美,所以他締造無數經典,也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心頭愛,迄今無人能及。

他入戲深,他演活了許多人,也演活了自己,他從不將心緒和負面的東西帶給媒體和大眾,他一直閃閃發光的照耀着這個世界,他創造的無數傳奇,至今裝點着這個世界。

記得有一次,他參加一個頒獎禮,他獲得了一個很重要的獎項,上台領獎的時候,不慎絆了一下,本來通過後期修剪,可以很容易的將這個小問題化解,可是他卻要求重新走一遍紅毯。

他的認真,往往是精益求精的,他不能接受瑕疵,因為他是完美的代言人吧。

他也是我心裏最美的人,多少大導演拜倒在他的演技之下,阿飛的痞氣和眼神,有沒有迷倒萬千少女,霸王別姬里的程蝶衣,有沒有讓我們忘記他是哥哥,他就是程蝶衣,程蝶衣就是他,因為這個戲,他獲封香港美人的稱號,排在了美女如雲的香港娛樂圈,因為他已經超越了自己,他的美是自然的,有真實的感情在流淌。

在線的另一頭,我在望眼欲穿


年少時的哥哥,那是很青澀,帥氣,有靈氣,活力,有節制,他愛上了毛毛,這也註定是一個沒有結局的故事,他感情清澈如水,那個時候的毛毛卻叛逆而活潑,本來情投意合,而哥哥卻向她求婚了,她是不能接受的,不是因為不愛他,而是因為太年少,她還想玩,她還想瘋,她還想看看這可愛的世界,斷然的拒絕了他,他是不能接受的,他愛她。

後來,他和她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他在節目中說,如果當年她嫁給了他,他們一定生活的很幸福。時光荏苒,當時鐘劃到了2013年的4月1號,毛毛得知這個驚聞天大的消息,她的悲痛是巨大的,她幾乎精神都受到搖晃,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也許和我們的也差不了多少。

他辛苦了一生,他一生沒有做什麼壞事,為什麼要這樣?他無法抵禦來自內心的失望,那是病理性的災難,他也四處的求醫,他不想被這樣的病折磨,他是积極的在處理這件事情。 他的經紀人陳淑芬較了解他的心事,可是這一件,他卻沒有怎麼和她分享,她只是覺得他最近變的有些不一樣。

他約她見面,他想在頂樓看一看香港,還有那無盡的天空,天空的另一頭,是不是天堂,那裡有沒有玫瑰花香,那裡有沒有車來車往。

驚鴻一瞥,他走了,留下了一地鮮紅,她哭了,她也哭了,他哭了,他也哭了,所有人都在愚人節這一天,無法笑出來,即使笑,也到最後,也笑出了眼淚。

哥哥,成了永遠的親人

那一年正趕上Sars病毒肆虐的時候,可是那一天,送哥哥的路上,來自全球五萬以上的粉絲,在路的兩邊。那一天,警察穿着白色的衣服,看着送別的隊伍,越送越長,好像這樣可以連接生死,好像這樣可以開啟生死門,這樣的路沒有盡頭,這樣的路,只是等待哥哥的重生。

他走的是那樣突然,沒有任何徵兆,他在最美的年華里,將愛都給了這個世界,那是對生活的激情,對職業的尊重,對自己的嚴苛,對生命的無奈。

如果真的有輪迴,我想哥哥,現在已是天堂那裡最美的花仙,他種數以萬計的玫瑰,來陶冶世人的心靈,讓污穢不在有,讓無良不在有,他種滿山的薰衣草,只為我們的夢不虛幻,他還種了無數的忘憂草,看着世人的笑容,而滿足,他站在高高的山頂之上,手中牽着世人手中的線。

他站在線的一頭,我們站在線的另一頭,他看着我們,而我們想念着他,我們就這樣隔着生死相望,他愛着這個世界,也愛着我們。

唯獨有他,我們的世界才有了該有的樣子,我們會反思,我們會站在愛心大道上,看前塵往事,我們會捫心自問,我們的心平靜嗎?

我們的夢還在嗎?我們對得起這茫茫蒼天嗎?

我永遠都愛 這樣的

快樂是 快樂的方式不只一種

最榮幸是 誰都是造物者的光榮

不用閃躲 為我喜歡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里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多麼高興 在琉璃屋中快樂生活

對世界說什麼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里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我愛那樣的他,他是世界最燦爛的星,在天空永遠閃耀

他做到了,他是他自己,沒有隨波逐流,沒有忘記自己,一生光明磊落,有幾個人能夠做到?他卻做到了。

線繩兩端,從來就是他自己,他無法把握命運,因為完美的人,在人世間是沒有的,他抵抗不了強大的人間洪流,他去了繩子的另一端,那裡沒有漩渦般的惡言,沒有過分的猜忌和嫉妒,沒有冷言冷語冷人生,那裡有一雙手牽引着他往繩子的另一端走,他走的是那麼突然,走的那麼決絕,難道不是命運在操控?

那一天,我坐在高中的教室里,臨近高考,我靠着窗戶,突然廣播里傳來了汽笛聲,那是一聲悲鳴,我記得我神經一下緊張起來,然後我聽到了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聲音。

是他的歌,伴隨着無休止的悲傷,像一桶冰涼刺骨的水,從我的頭頂澆過來,我的淚水順着臉頰流下來,我的哭泣是沒有聲音的,我看着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我看到一顆星星在窗前高懸,那一定是他,是他在告訴我們,他很好,他真的很好。

可是他一定是騙我的,我甚至抱怨命運,我為什麼不能做一個他身邊的最低低的工作者,這樣我願意用的生命來保護他,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無數像我這樣的人,愛着他,深愛着他,可是他是不會知道了。

他走了,留下了完美的他,在我們的心裏,他的歌還在被傳唱着,他的電影還在重複着,好像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只是到了命運之繩的另外一端,而我們也終將會過去,只是這漫長的時間河流里,他將永遠被銘刻,他是我們最閃耀的星星。


人生入戲,他的一生,是傳奇的,戲如人生,哥哥一定在一部叫做天堂電影里,投入了全部的經歷,那是他後來的生活,我寧願他還在拍戲,只是戲是曠世持久的一個神曲,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終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電影里相遇,那時他還是完美的樣子,我相信,世界已經因為他,成為了最美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