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如今,即便是不需要身邊一些人來做親身示範,“出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這個觀念恐怕早就深入人心,完全不需要用哪些乍看上去忠貞不渝的模範夫妻來作為例子以反例。

昨天上午,突然刷到卓偉要放出“大料”,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也作為吃瓜群眾圍觀了一把。而後放出消息證實是當紅明星白百何出軌並不新鮮的小野模,再到今天,清一色的公眾號都在談論着這件事。

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是,在娛樂圈中,那一個被坐實的出軌者總會面臨輿論大體上的一邊倒,不免被扣上“渣”的帽子,而熱心群眾還得為被出軌的那一方操碎心,各自心理撫慰加輿論上鋪墊好的退路。

而這一次,在“驚爆真相”的同時,不少人在為白百何搖旗吶喊表示支持,覺得這是女性在為飽滿自己之後,去追求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是一個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的時代,關於個人意願和態度,只要不是荒誕的,就不會被釘上恥辱柱。而這個時代也給了女性更多的空間,即便是出軌這樣違背常規道德的事情,因為有了個人的掙錢能力作為打底,好像也就沒有那麼多的可指責。

自然,此次事件中最躺槍的除了那個大概早就知道真相的陳羽凡之外,只有前一段時間像過街老鼠被喊打的馬蓉了。

同樣是出軌,為了凸顯出白百何的氣質不一樣,總不免要拉出寄身於寶寶的馬蓉出來吊打一番——養男人不可恥,用老公的錢養男人才可恥。

話到這裏,我簡直忍不住要為馬蓉鳴冤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如今男女教育水平相當,早幾千年形成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相處模式被變更,已升級,不僅是很多女性走出了家庭出來工作。同樣的,有些為了家庭而放棄工作的女性也得到了同樣多的尊重。

可是從馬蓉那件事來看,我們一直在倡導的家庭主婦的地位和價值又被打回原形,人們紛紛從她沒有工作,靠男人養這一件事為切入點,站在更高的道德制高點上進行批判。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就馬蓉個人因家庭主婦的身份而被罵而言,其實是她沒有足夠的機會成本——比起其他職業,貌似當家庭主婦才能更好地發揮個人價值。

在針對“因為白百何夠有能力和市場,所以她掙脫束縛,追求自己想要的也沒有大過錯”之類觀點時,有網友提出反論——那麼那些出軌的男人是否也應該被理解?男女平等,不就是應該不雙標嗎?




圖片來源於網絡

理論上說,確實如此,無論是誰出軌都應該被指責或者不被指責,然而對於一段普通的婚姻來說,我們都知道,相對而言是女性會比男性投入得多得多。

即便我在某種程度上贊同“女性用包括孩子在內的策略綁住男性為自己服務”的科學研究論斷,但是就現實情況而言,女性會為婚姻付出更多更大的代價。

再一次相對而言,之所以這樣說和丁克的原因類似,一部分是為了不拉低自己的生活質量,另一部分偏是最把婚姻和孩子看得太重太神聖,所以才不讓自己輕易涉足。也正是因為在腦海中有“婚姻對女性而言是犧牲”這樣的觀念,不然你以為有的人,比如我為什麼不願意結婚。

言歸正傳,因為女性多是做出更大犧牲的那一個人,所以面對出軌的情況時,男人一出軌註定被打上“渣男”的標籤——除了我也能掙到的錢和那顆九牛一毛的精子,你說你對這個家還有啥用?

而女性出軌,她本身就是弱勢的一方,且對家庭具有更大貢獻,所以情況更為複雜,也容易被人理解。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關於別人的出不出軌,無論我們說什麼,收到的反饋總會是“關你屁事”,所以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在我的這段關係中,我要不要出軌?會不會出軌?或者他出不出軌?萬一哪一方出了軌,我們該怎麼辦?之類。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出不出軌是個能力問題,其實出不出軌更關乎個人的追求和底線。

相信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寧願自己被分手也不要被出軌,尤其是有預謀的出軌,精神和肉體雙出軌。實際上,我們要求別人努力去做到的事,自己卻不一定能先獨善其身。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出軌長達一年時間,男朋友大概也知曉一二,但是始終沒有戳破。直到我朋友主動攤牌要求分手,男生也不願意分手,後來又僵持了一兩年,兩人沒有走進婚姻,那段原本很純粹的感情終於碎成一地。

或許你會以為這種情況,肯定是男屌絲配女神,實際上兩個人都很優秀,看上去也十分般配。

其實每次說起這段,包括我朋友在內,都忍不住心疼和同情她男朋友真是愛得太傻。

我也很難想象那到底是怎樣一種感情,畢竟尚未抵達婚姻,沒有那麼多的現實因素讓被出軌的那個人需要作出退讓和妥協,一切都只是因為太愛,僅此而已。

我想大多數人都會有很正的觀念,會認為如果抱着一段感情中會有人出軌的想法開始或參与,肯定沒辦法全身心投入其中,也就少了太多美妙的樂趣,那有哪來開始的必要?

的確如此,花心不是罪過,打着一心一意的名義做着三心二意的事才可惡,因為如此一來,參與感情這件事的所有人都沒辦法得到一份完整的愛,而每一份憑空生出來的愛其實都來之不易。

抱着能接受最壞後果的打算,闖開心扉去做每一件最好的事,這才是愛情最應該有的樣子。

不過,若是從感情一開始就堅信“我們兩個人面臨對方出軌的風險一樣多”的目的,至少從頭到尾,你的心態會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