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看電影講究緣分

聽說28歲未成年是很多天以前,導演張末是張藝謀的女兒。

片子里有王大陸,有霍建華,還有倪妮和馬蘇。這些信息多少日以前就在我腦海里留下印象。昨天,夜闌人靜時,我帶着可能失眠的危險,打開了這部電影,好像許久以前定下的劇目,今天總算赴約。

電影時間不短,我從十一點十一分,看到凌晨一點多,連片尾都沒有放過。

他出現在劇里,是神來之筆




好久沒有看一場這樣的電影,好久沒有看過這樣的男孩,嚴岩。

應該說晾夏是幸福的,十八歲到二十八歲,生活簡單而滿足,每天將自己打扮的靚麗,使自己處於最佳狀態,她看着茅亮,驚嘆,他起床都那麼漂亮。

涼夏等着茅亮的求婚,這一等,等來失魂落魄,等來花謝滿樓,一場風雨一場愁,愁在十年情感里,她一直在下游。

茅亮害怕了這種千篇一律的生活,他提出了分手,他忘記了追逐之初的言語和當初的誓言。

涼夏將封存多年的零食搬出來,大有和那些她需要的堅持做個了斷的氣魄,眼淚嘩啦啦的流淌下來,一邊變換着電視節目,心碎了一地無人幫着撿拾。

笑逐顏開魔法巧克力,引來了一段美好的小涼夏和大涼夏的故事。

可以說這是穿越嗎?

也許重點不在這裏。

第一次吃了魔法巧克力,小涼夏在地鐵里遇到了他,只是一眼,便再也沒有移開視線。

他,年輕,帥氣,稜角都是分明的,黑色皮衣,彰顯年輕該有的氣息。

小涼夏速寫了他的臉,用的是胭脂水粉,他看到了她的臉,兩情相悅。

五個小時的回歸,小涼夏尋找愛情




她突然大腦神經鬆動,眼神渙散,她丟掉了頭上的假髮,露出長長的頭髮,她不知道眼前的男孩就是小涼夏喜歡的機車少年。

她冷漠的走開了,留下他一時無奈,關上的機車門,將一段少年情愫隔離在門外。

尋找是最妥帖的方法,尋找最美御姐,她,小涼夏。

本來以分手收場的茅亮和涼夏,這一次,他來和她商量,為了挽回愛情,28歲的涼夏同意了茅亮的要求。

可是多年不畫畫,她已經忘記了怎麼拿筆,她錄下語音和視頻,請小涼夏幫忙,吃一顆魔法巧克力,時空穿越,人還是那個人,可是涼夏的思維回到了十七歲。

她,十七歲,特立獨行,思維奇特,一心尋找喜歡的男孩,她知道他在找她,於是她也找了他,她坐在他的機車後面,白色的絨毛般的擁抱,緊緊的摟住了她的少年。

嚴岩,帶她去最高的樓,下面有整個城市的燈光,璀璨迷人,只有年少的心才可以尋找的到。

嚴岩帶她去滿天星空下露營,他抱着她,想和她做最親密的事情,而時間是來不及的,28歲的涼夏即將回來,魔法巧克力的藥效只有5小時。

她拒絕了,因為她時間不夠,她請求大涼夏給嚴岩一個吻,小涼夏答應給大涼夏畫畫。

因為小涼夏的時間本來就短,10顆魔法巧克力,只有50個小時,她要畫畫,為大涼夏做許多關於畫畫的事情,她的嚴岩無法再和她像以前一樣了。

機車少年覺得她在耍他,所以考驗她,陪他出去幾天,而她是無法做到的。

她和他越走越遠,而他的身邊也出現了新的女孩。

她要追回他,她的嚴岩。

而他卻聽不到她內心的呼喚,她愛上了他,他又何嘗不是,可是他們註定無法在一起。

愛情就是這樣,初次嘗到愛情的甜蜜、迷人,還有義無反顧,蠱惑人心。

她倒下去,萬念俱灰,大涼夏內心不安,去尋找她,幾乎絕境,她走了,其實年少的她一直住在我們的心裏。

再回首,往事如斯

立在街頭的嚴岩,他看着街頭上,大屏幕上的涼夏,內心是淡淡的憂傷,他跨上機車,消失在街頭的時候,我多麼想告訴他,涼夏是愛他的,甚至奉獻了生命,少年的生命。

而他是聽不到的,他怎麼可能聽到。命運有時候就是這樣,讓遺憾變得殘忍。

電影後面是一如既往的明快,而大涼夏也因為年少的自己,拿起手中的畫筆,畫出了世界,畫成了自己,她找到了自己,那個令茅亮信守諾言的裸奔。

而我的思維卻停留在了少年的身上,我開始回憶,我的年華里,有沒有遇到那樣一位少年,他硬朗帥氣,騎着摩托車從風中來。

這一夜,是回憶的夜,夜色深了,適合閉着眼睛,不用管是睡着,還是醒着…


備註:圖片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