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小瓜

我眼中的他,怎麼形容,像荒漠開出花朵,不負年華美麗,盛開如詩篇。像朝聖者一步一叩,不畏暴雨泥潭,虔誠如頌歌。

二零零四年的專輯序曲,完全好萊塢大片配樂一樣的既視感。

華麗大氣的弦樂,狂風乍起,烽煙未斂,這些不自覺湧現在腦海里的畫面讓我感嘆:原來這個人,從一開始就如此驚艷。

就像他寫出來的旋律一樣,一開始空靈而透明,就像一個帶着天真與夢想的小男孩,後來變得大氣而磅礴,那是屬於歌王的榮耀與光環。

透過音樂背後,我好像看到他的一雙手在琴鍵上翻飛,串串音符纏繞成旋律,直擊心靈。


前段時間的微博熱搜上說,影視盛典最後一個走的人是霍建華,而音樂盛典最後一個走的人,就一定是林俊傑。

去年的音樂盛典,他一個人坐在台下看完了最後一個歌手的表演。


我看到一張來自現場的動態圖,偌大的場地,一排排的椅子上,每個椅背上面都貼有歌手們的名字,此時已經空空蕩蕩。而他穿着簡單的西裝外套和白T恤,安靜的坐在那裡,眼神專註地望着台上的表演者,抬起手來為他們鼓掌。


那一瞬間在我腦海里不斷回放,心中是說不清的迷茫和心酸。

彷彿前一秒還是台上歌者舞者的光鮮亮麗,鏡頭裡藝人朋友的談笑風生;后一秒黯淡燈光下,只有他孑然一身,致敬音樂。

而歌手兩個字,遠不足以形容林俊傑,拋卻別的不談,單從音樂上來看,他是音樂人、也是作曲家;是創作者,更是朝聖者。

中生代的代表歌手裡,周杰倫,王力宏,林俊傑,加上陶喆。不得不說的現狀是:周杰倫懶癌晚期打電動看娃,心思已經不完全放在音樂上;王力宏嗓音出現退化,陶喆被負面新聞拖垮,只有林俊傑還在正經寫歌。

這一代人,說實話,某種意義上,就剩林俊傑了。

假如華語樂壇有一天真的垮掉,那麼如果有人說周杰倫是空前,林俊傑一定就是絕後。因為在他之後,再無天王。


二零一六年的專輯《和自己對話》是全球第一張全人頭麥錄音的流行音樂專輯。

一個已經坐穩天王位子的歌手,不是躺在榮譽簿上受人敬仰,而是不斷超越極限,引發新的矚目。

這,是林俊傑教給我的。


他接受這個星球還有狂妄、妒忌和傷害,有人為了出名得利,不顧一切去傷害別人。

一路走來,他作為音樂人的十年從來不曾一帆風順。謠言的中傷,看客的詆毀,而他把對這些生活中的陰暗面的態度,都寫進了音樂里。

有人說,林俊傑的英文歌是最有態度的。

撇開受眾廣泛的大眾情歌,還有歲月靜好的治癒系快歌,他的英文歌常常充滿了不安與痛苦,好像成了宣洩苦悶的通道和出口。

LIER AND ACCUSER 說謊者和指控者——林俊傑

They don’t even know me

他們甚至不認識我,

With their words they terrorise me

卻要用言語來折磨我;

Won’t you vindicate me

你會不會為我辯護,

Fend me from those false accusations

保護我 把我從這虛假的指控中解脫。

作為創作者,他的內心極度敏感細膩,其他作詞人無法準確表達出來的情緒,都被他自己寫成了英文詞。

而中文不是太強的他,用英文寫出的那些歌詞,好像才真正是他內心的聲音。


他是勤懇真誠的創作者。

五月天主唱阿信在自己的臉書上分享了關於《黑鍵》這首歌的故事,作為黑色三部曲的最後一個,他創作的時候遇到了瓶頸,卻突然想到鋼琴。

他問林俊傑練琴是不是很辛苦,然後JJ回給他一張磨出繭子的手指的照片,於是這首歌的歌詞就誕生了:

全音程半音程歷程多艱辛 傷痕變成指環胎記

白鍵是眾人的讚歎 黑鍵是暗地的努力

祈禱奇迹其實不如 無盡的練習

——《黑鍵》林俊傑:帶着黑鍵般的叛逆,改變世界和自己


他也是意志堅定的領路人。

聽他的曲子,不管是早期的華麗恣肆還是現在大氣婉轉,你能感受到冰冷軀殼與熾熱靈魂的碰撞。

就像一個再也不會哭泣的人,無畏暴雨無畏泥潭,用外表的冷漠守護着內心的熱忱,勇敢前行。

粉絲們常常會擔心他,而他其實看到了人也看到了世界,畢竟摸爬滾打十幾年,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懵懂少年。


如今的他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也知道該怎麼樣去追求,他早就明白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

我們要做的,是相信即使有壓力,他也能扛着壓力尋求變局。

那是真真切切發生了的成長,歲月的打磨沉澱出了一個更好的他。因為很多個細節會讓我感受到,今天的林俊傑,內心難以想象的強大。

林俊傑,今年你三十六歲了。祝你仍天真如少年,祝你仍執拗如赤子。


江河湖海,日月星辰,願你此生,自由自在。

我是林小瓜,祝你從此幸福,也祝你枯萎不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