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1

08年還是個懵懂無知的女孩兒時,在街上看到一張《無敵珊寶妹》碟片就買回家,那應該時候第一次認識你。

你是那個出自真心好意卻因不同常人邏輯而做出怪異至極舉動因此常常嚇壞身邊人;在生活常常鬧出笑話中,但永遠擦擦眼淚后就可以繼續向前沖的胡珊寶。

你也是言語犀利,具有着“不銹鋼的嘴,棉花糖的心”的顧里。

很多人知道你是演員,而不知道你是歌手。剛開始是因為你的演員身份而認識,但是卻因為歌手的身份喜歡你。

“總以為我們是地球的南北兩極,直到分開旅行我才明白,有好多的話想說給你聽,是我笨的可以 ,我們早就相遇,我說服我自己 這一切只是友情”在最開始聽到的時候,便迷上那個聲音;一遍一遍開始跟着哼唱,那時候的自己還不是很懂得歌詞的意義,卻陪了自己好多年。

“是我笨的可以沒看穿你的心,還以為這隻是愛情無聊的惡作劇”一場無聊的惡作劇讓相遇的人相愛又分開。

相愛、分手、釋懷,總有一曲適合你。乾淨簡單,感傷又帶點兒陽光的聲音也總會治癒你。

2

《你在,不在》唱出了失戀后那段糾結,自我拉扯的日子;失戀后換掉所有與你有關的東西,可是那固執的氣味和腦海根深蒂固的回憶卻換不了,也忘不掉。

李宗盛說“愛戀不過是一場高燒,思戀是緊跟着好不了的咳”;那麼失戀則比發燒暈眩,比頭疼烈。

失戀之後好想你在身邊,你不在身邊,所有的思念都變成了黑眼圈;總有那麼一個人在心中陪你失眠卻不在你身邊。

相信你的聲音一定陪着失戀的人度過那段難過的日子。你教會大家用微笑帶過沿路不美的風景,慢慢一路走過失戀難熬的日子。

想忘掉又忘不掉,只能誠實地想你;縱使只能遠遠關心,回憶的每一幕,翻閱的每一張泛黃照片都在指責自己用痛苦去想你。

“我討厭命運驕傲的神情,嘲笑我沒半點權利決定”來描述自己無力的想起,卻做不了改變。

“走過的不如意,模糊成往事的背影”又好像人生哲言,指引走過許多艱難困苦,曲折迷離;好像又慢慢釋懷。

走過難過帶無力又很誠實地想起,也慢慢明白哀求的人最可悲;自己苦苦糾纏苦苦哀求對方不要走的樣子多麼丑。

因此選擇棄權,當愛過境一切都那麼狼狽。穿越過幾條街和無數的燈火,終究躲不過無人的街還是留下兩行寂寞,胸口變刺痛。

回憶滂沱時,自己無助、慌亂,希望分手就是一場夢,回憶也就變一道一道傷口。

時間總是告訴你也讓你忽然明白“想不開都太折磨,好不了傷口”。

“對與錯不再追究,好和壞都全部接受,忽然間明白了想不開太折磨,爆炸也是一種掙脫,我是全新的我讓夕陽隕落在背後”

好的壞的都接受,自己一定會成為全新的自己。因為我們總會成為變色的蜥蜴,適應各種環境。

3

好多人說:你的歌就是適合一個人聽,無論旋律還是聲音,都讓人止不住的留下眼淚。

作為歌手,郭采潔是具有辨析度的,小眾而清新。

聽歌時,總有人評說:很好聽啊,怎麼沒多少人呢?也有人評說:好好的歌手,幹嘛去演戲了呢?

不管是是歌手還是演員,都是一個不一樣的自己;好與壞都留給別人去評說吧。

不要害怕不肯往前走,你會遇到自己,會遇到一個像愛自己那樣愛着你,會遇到送你三朵或十一多花的人。

我們總會成長成自己想要遇到的樣子,而非誰的誰。即使只剩下黑白灰,也要當彩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