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makeswaves: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帶鎚子的男人?其實它是《The Man With The Hammer》。超有畫面感的名字,有沒有?它讓你首先聯想到什麼?拿着大鐵鎚,人臉模糊猙獰的恐怖片鏡頭?

打住!這其實是一首優美的后搖樂曲,來自瑞士后搖樂隊Leech。

原諒我標題黨了,實際上還有更適合的標題:后搖音樂亂談之氛圍渲染。

后搖(Post-rock)音樂曲名很多也是憂鬱的標題黨,比如來自澳大利亞的Sleepmakeswaves的《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黑啊冷啊,冬天到了啊!)。字面上看多帶感,一股孤獨冷寂之感撲面而來。

還比如《One day you will teach me to let go of my fears》,哦,很直白,但看這曲名莫名覺得心都要融化了有沒有?

標題達到了一種氛圍的營造,情緒渲染的效果。這些曲名,讓人一看,就可以在腦海里形成很強烈的畫面,氛圍和氣場就不由自主產生了,各種聯想,輕鬆入戲。

這就像小時候看老版的電視劇《聊齋》,字幕片頭是一個鬼影樣的人影,在漆黑的夜裡,提着一盞燈籠在行走,加上嗚嗚嗚的風號聲,做足了前戲。

每到這一幕開始的時候,還是小不點的我就趕緊從屋裡狂奔到屋外,有多快跑多快,有多遠滾多遠。為什麼呢?因為光是那種陰森的氛圍,就足以震懾到一個小孩子幼稚的心。

后搖音樂是器樂演奏,沒有唱,沒有歌詞,所以沒有主唱,不要期待聽后搖演奏的時候,有人會亮一嗓子。

聽說過一個笑話,沒經過考證,但真實性估計十有八九。

一群人安安靜靜欣賞后搖樂隊的表演,氣氛漸入佳境,突然有人大喊:“前奏怎麼這麼長?你丫倒是快唱啊”。瞬間被當成大傻叉,讓一群人憤怒的眼光,分分鐘殺死。你丫走錯地方了吧?周杰倫演唱會在隔壁呢。

從前我也講過一個笑話,是這樣的:

流行樂隊說:我們有偶像型主唱!

金屬樂隊說:我們有力量型主唱!

后搖樂隊懵逼了:主唱是什麼?

哈哈哈!我是來搞笑的么?

總之後搖樂隊是一種沒有主唱的樂隊,這樣說可以理解吧?

曲名過足了癮之後,就迎來了后搖樂曲的漸進式結構,以我這門外漢的眼光看,大致有以下一些吧:

緩——急

緩——緩——急

緩——急——緩

或如此漸進漸強地迴環往複,有的結構則更為複雜。

聽后搖有一種坐過山車的既視感。它們大多很優美,緩慢爬坡,爬坡,爬坡之後,情緒渲染到達一個頂峰。在你以為一覽眾山小的時候,突然炸裂開來,還未待反應,音牆已排山倒海襲來,像坐過山車般俯衝下來,到達低點的另一端。之後再慢慢爬升,俯衝,慢慢回到原點。

優秀的樂曲,能提供給聽者非常廣闊的想象空間,這也許是所有好音樂的共性。后搖的表現則非常明顯,這也許是和這類音樂本身的形式有關吧。靈感枯竭的時候,聽一點,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后搖音樂是那類需要用想象力去聆聽的音樂。帶上你的耳朵,用心去聆聽吧。

以下是歌曲鏈接:

Leech 《The Man With The Hammer》

Sleepmakeswaves《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The Seven Mile Journey《Through The Alter Ego Justifications》漸進漸強結構的典範,聽了一定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