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去想人生何其短,先看一看自己的生命里有沒有一個可隨時聽你哭,看你笑,陪你去看命運的神秘的閨中蜜友,如果沒有,先培養一個,如果培養不了,那就把陳年往事都翻一翻,晾一晾,然後看一看《28歲未成年》,找找靈感。

28歲的女人,如果在人生的關鍵時期,被結婚對象先搶白,台詞不是嫁給我吧,那麼這個女人會瘋的。

於是涼夏見了四眼白,她的多年好友,一路青蔥歲月走來,四眼白見證着她的愛情在十年長跑中,消失了色彩。

哭是必須的,還要陪着她一起瘋。

穿越,姐們陪你。

路口,顛簸的出租車,一臉詭笑的司機,拿下了四眼白手中白花花的票子,從一個方向開往另一個方向,激烈撞擊,頭暈目眩也無法穿越到17歲。

四眼白,涼夏的好朋友做出了重大決定,撞車,車子沒有撞成,賠了夫人又折兵,兩個人齊齊被警察捉了去。

警察同志語重心長的說,發泄要適當,作為朋友,你怎麼不知道阻止,反而和她一起瘋呢?

四眼白低着頭,她不知道後悔,反而覺得很有意思,涼夏趴在茅亮身上,卑微的哭泣,攔着他的腰,眼淚濕透衣衫,一瞬間,她方才吃的魔法巧克力起了作用,涼夏推開了男神,甩着17歲特有的笑容走開了,貓在門外的四眼白找到了好友回歸的密碼。

她告訴了涼夏,她們一起商量對策,四眼白給好友守着成年後的諾言,對小涼夏,鬼精的少女,她說,你弄死我吧!

原來會被在明快的電影節奏中被感動,感動歲月的河裡,有着友誼的雙槳,讓小船前行中,不會迷失方向。

還有友情可依,還有好友的肩膀等着,涼夏和四眼白,她們一起走過青春,一起共度大學時光,四眼白成了一個神婆,她算命,拿着她丈夫婚禮上給的定情信物,愛她一萬年。

實在是夠長的,男人一旦動了心,恐怕十頭牛也是拉不回來的,何況是金光閃閃的國外友人,隔着中西方文化的差異,這一生,都將在無限驚喜中度過,四眼白是幸福的,因為她的性格,也因為她的聰明。

女人,何必苦苦一生,只為證明自己,或者抓住男人的心,其實未必有那麼難。

逼婚不成,那就提高自己,涼夏在失落的路上並沒有越走越遠,在四眼白的誠摯友誼陪伴下,在魔法巧克力的隔空幫助下,涼夏做到了年少的自己,天賦異常不過是日日夜夜的磨練和死命的練習,她火了,成為眾人仰望的人,而四眼白,一直在她的身旁,從學生,到主婦,從少女到青年。

她為涼夏拍下了當年茅亮和涼夏求交往的視頻,模糊的對白里,手裡的紅玫瑰已經沒有當年的嬌艷,茅亮在事業的打拚中,忘記了當日的熱情宣言,這個紀錄視頻打開了茅亮的記憶大門,他看到了涼夏的愛一直都在,雖然她走到了大眾的視線,帶着萬人的崇拜,可是她還是涼夏,她一定還會給他一次機會。

至此命運反轉,本來看着起床都那麼帥氣的茅亮,一下成為街上裸奔求一次機會的普通男人,四眼白明亮的眼睛,眨着問她:要不要考慮一下。

涼夏長發紅裙靠在玻璃窗上,臉上的笑容是17歲的樣子,她一定會考慮,我想。

四眼白和涼夏,她們的閨蜜情,有沒有打動你的那一刻,於我而言,是深刻的感悟。

所謂友情,不管地域如何變化,再見時依然如故,沒有寒暄,沒有塵埃,一切都像以前一樣的,沒有壓力,內心歡騰,我想,這樣的閨蜜中,我是有相當的人選的,這樣一想,便覺得人生無憾了,也是滿足的。


備註:圖片均來源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