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BANSHEE






大概是給予跑步減肥太大的希望,在最近的一次晨跑中,我的腳因為扭傷徹底淪陷了,更因為交友不慎,引來了一堆唯恐避之不及的嘲諷言論:

哈哈,高瘸子。

呵呵,你這跑步跑的。

嘿嘿,照顧殘疾人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本着保護好自己另外一隻腳,更本着胳膊扭不過大腿的言論,我一面默默忍受着殘酷的攻擊言論,一面忘乎所以的噴洒雲南白葯氣霧劑,期待我的腳快點好起來,期待自己重新回到晨跑的那條灑滿陽光的小道上。

前天,處於緩慢恢復期的我迎來了一次和大家喝點小酒的機會,咂摸着素的令人髮指的小炒,大家紛紛和我碰杯,祝我早日康復,我望着杯中泛着白光的液體,皺着眉頭,強顏歡笑,喝下了大家的祝福。

期間,有一哥們兒笑着到:你應該先敬你這條腿,太不像話。

沒等我反應過來,大家早已笑做一團,我苦笑,但沒有了接受祝福時候的不開心,因為我想到了一部電影,一個經典的電影鏡頭,還有幾個熱血升騰的男人。




我去,你想說的是《英雄本色》裏面小馬哥用美鈔點煙的場景吧!可那跟你的腳有毛關係。

哦,對了。有那個鏡頭,不過是落魄時候的了。

你還應該說,三年了,我等了你三年,我想等一個機會,不是想證明自己有多了不起,我只想說,我失去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

這是《英雄本色》,但不是他的全部。

《英雄本色》戲中戲外故事都是精彩,戲外,吳宇森還郁郁不得志,發哥還背負着票房毒藥的稱號,狄龍已經被他的老東家邵氏公司吵了魷魚,只有正當紅的哥哥張國榮算是發光發熱的剛剛好。

戲中,徐克老怪和吳宇森徹底過了一把客串癮,小馬哥的風衣、墨鏡和牙籤成了大哥級英雄的頂級裝配。

奈何英雄有夢,造化弄人。

當阿豪被陷害,鋃鐺入獄,小馬哥單刀赴會,血洗楓林閣,此一役不知讓多少血氣方剛的大好男兒腎上腺素飆升。

可偏偏就有那麼一顆子彈敲進了他的身體,那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宣告了英雄遲暮的來臨。

這一幕,總是不忍直視, 太像《金剛狼:殊死一戰》中遲暮的老狼叔羅根面對無法變異的身體被作弄、被嘲諷的場景,犹如一頭困獸,被壓制,咆哮聲撼動浩宇,卻了無人知,終究落下帷幕。

落魄的小馬哥替別人擦車討生計,只有再次見到出獄的阿豪,才重燃心中鬥志,更有了在酒吧中,肆無忌憚的抬起自己的傷腿,將一大杯酒滿滿的澆在上面的燃情畫面。




大家一起吃飯時,我想到的就是這個場景,現在的自己說起來滿是戲謔,在看電影的時候卻是揪心的疼痛。

有人說,《英雄本色》很有警示作用,時刻告誡那些走夜路、闖江湖的混混們的下場就該如此,就像《古惑仔》總會有人會死掉的道理是一樣的。

借用一句江湖話: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只不過,有人還的早些,有人還的遲些,而已。

但是,如此不負責任的渾然混淆概念,抹殺一部經典港片,是可恥的。

《英雄本色》不僅僅是打打殺殺,他更多烘托渲染的是一種情懷,是關乎男人的宿命輪迴。

阿豪,曾經的老大,小馬的好兄弟,阿傑的好哥哥,遭人陷害,父親慘死,入獄,悔過,出獄,當計程車司機,遠離一切是非,卻無法得到弟弟阿傑的原諒。

阿傑,警官學校預備警員,在父親慘死後,一直無法原諒那個當老大的哥哥,一時為匪,一世無法正名,是存在他心中永遠無法釋懷的芥蒂。

小馬的存在是將自己的輪迴破滅,重新連接起阿豪和阿傑的骨肉同胞情義。

當他狠狠的摁着阿傑的頭,讓他認自己的哥哥,讓他明白誰沒有犯錯后改過自新的機會,當他聲嘶力竭的還沒吼出那句:

做兄弟的。

後面的話還沒說完,他就被衝鋒掃射的機槍擊中,鮮紅的血液映襯着火光照亮的夜空不停湧出。

阿傑全明白了,他和哥哥發瘋一般開槍回擊。

遲了。

小馬哥倒下了,永遠再沒有站起來。

伴隨着奏響起來的是張國榮演唱的背景音樂《當年情》:

輕輕笑聲 在為我送溫暖

伴着我 綿綿密密思念

情揮不盡 英雄身世飄無萍

歸去依舊默默獨行

聲聲問輕輕喚 煙水柔情喚不醒

多少年多少心事坎坷

路飄零路 茫茫煙雨遮不住

輕嘆江湖歲月無盡處

擁着你 匆匆往事訴不盡

散不去 好夢難成愁酒易醒

憶往昔 幾分心情暗低吟

當年情 在風中追憶已無影

當年情,是風姿綽約的小馬哥在街頭幫着賣腸粉的小哥躲避警察的追趕,是撩妹不成,獨自把那支鮮艷欲滴的玫瑰花扔向花瓶,無法送出時的尷尬笑容,是一臉稚嫩的實習警員阿傑偷襲哥哥阿豪時的爽朗微笑。




小馬倒下。

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歲月飄散,宿命輪迴。戲中的故事結束了,戲外的故事卻還在繼續。

吳宇森憑藉此片一炮而紅,此後又拍出多部叫好又叫做的影片,如《辣手神探》《喋血雙雄》等,深受影迷喜歡。

發哥之後更是演繹了太多的經典角色,可越看越是喜歡《英雄本色》中的馬克李,但他老人家近來對影片把關不嚴,除了《讓子彈飛》可圈可點外,《澳門風雲》系列被王晶毒害不淺,恐怕晚節不保。

狄龍大哥本身就沒太關注他,年輕時是邵氏公司的翩翩美少年,後來演完《英雄本色》也是不溫不火的樣子,隨着年齡的增大正在慢慢的脫離觀眾的視野。

最讓人唏噓感嘆的是哥哥張國榮,2013年4月1日,46歲的他選擇在愚人節這一天,縱身一躍,留給歌迷和影迷們無盡的感嘆和淚水。

戲中人的宿命和戲外人的宿命同是百轉千回,千迴百轉。

這是一部教會男人成長的宿命輪迴的電影。

這是一部解你心憂的反英雄電影。

更是一部留給無數人回憶,見證港片黃金時代的電影。

那些英雄男人們的年輕臉龐已不在。

歲月彌留的英雄氣息,永存。

《完》

大家好,我是BANSHEE,在簡書開了一家名為【高小高的文】的煮字室,願途經的你可以肆意闖入,或添一根柴火,或撒一把鹽巴,願,駐足停留,常來常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