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頌2》第16集 ,邱瑩瑩為了讓吵架的樊勝美和王柏川冰釋前嫌,攢了一個五美飯局,聲稱要介紹男朋友應勤給大家認識。可飯局進行到一半,因為曲筱綃的一個玩笑,應勤就把邱瑩瑩單獨叫出去,進行了直男癌終極拷問:“你還是處女嗎?”

邱瑩瑩被問到了痛處,哭着跑回來,傷心欲絕。


而曲妖精憤怒以極,直接衝到停車場,暴打了應勤一頓。

這一段看得人相當窩火,大清朝都覆滅一百多年了,卻還有人張口閉口把處女掛在嘴上,而且把這層膜看得比愛情本身還要重要,簡直荒謬到了極點。

更讓人窩火不已的是,像應勤這樣有處女情結的男人,並不是電視劇里的刻意誇大,而是在現實中一抓一大把。不用看別處,只要看看這一段中的彈幕,你就會氣到飛起。


隨便挑幾句出來共同鑒賞一下吧:

“男人在乎的不是那層膜,而是膜後邊的故事。”

“膜的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非處當道,人心不古。”

“支持邱瑩瑩的都是蕩婦。”

“應勤沒錯,我們要尊重不同的價值觀。”

這都什麼年代了,有人還認為,談戀愛結婚只找處女,是一種值得被尊重的“價值觀”。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看看處女情結背後的邏輯。

有處女情結的男人,要的其實不是那層膜,而是滿足一人獨佔一個女人的迷之佔有慾,那一層膜,那一滴血,不是膜,也不是血,而是你佔有這個山頭的一個標誌和一桿旗幟。這樣的人,一般男權思想還極其嚴重,在他們眼中,女人不是他們的愛人,而是他們的附屬品,既然是物品一樣的東西,他們就要考慮其價值、純度是不是跟自己的付出成正比。


他們的心中有一桿天平,自己站在這一方,把女方放在另一方,要進行各種精確比對,達到等值,方才認為對方配得上自己。

我大學時有個室友,他就立志要娶個處女為妻。我們問他為什麼,他說:“女生在50塊錢的小旅館里被破了處,卻讓我們花50萬買房去娶它們,這是不是不公平?我為什麼要花那麼大的價錢去娶一個二手貨?”

看到了嗎?這種男人在乎的並不是有沒有愛情,而是在用處女膜衡量女人的價值,彷彿婚姻愛情是一樁買賣,稍一不慎,自己就虧本了。

在這種價值體系的控制下,這種男人是不允許自己找個他們所謂的“二手貨”的,因為那樣對他們來說就虧大發了。“因為我自己還是個處啊,對方不是處,多不划算”“奪走她處女膜的人只花了50塊錢開房,而我卻要買房買車,所以不划算”……

他們甚至因為沒有這層膜,而聯想到,眼前的女人究竟有多放蕩。因為沒有膜了啊,你怎麼知道她們被多少個男人上過呢?沒有膜了,她是不是就是個蕩婦?就像彈幕中有一句話說的“我們不在乎那層膜,而是在乎那層膜背後的故事”。


所謂的故事,其實就是對女生過往的生活方式的質疑。

就像《歡樂頌》中,樊勝美去找應勤,希望說服他,但他卻斬釘截鐵地說:“我覺得小邱的心思並不單純……一個不自愛的人,你讓我怎麼相信她能愛別人?你告訴我,我怎麼相信她能愛我?”

什麼鬼?不是處女怎麼就是不自愛了呢?實在無法理解這種腦迴路。在遇到你之前,還不興別人有個花前月下、意亂情迷的時刻了?

這種人,自大到什麼地步。自大到,他們認為,在他之前遇到的所有人,都是不如他的,你該對他們清一色性冷淡,而只有對他,你才能敞開心扉、張開雙腿。

前陣子在天涯上看到了一個很火的帖子,叫《男朋友嫌我不是處,要跟我分手》,講了一個和邱瑩瑩很類似的經歷。

姑娘說,自己是一個很傳統的姑娘,第一次給的是前男友。本來她是個傳統的人,不願意給前男友的,前男友一直要她都不肯給,而後來又一次因為喝醉了酒半推半就就給出去了。她為此難過了好幾天,甚至還想到了去死。而不幸的是,前男友是個渣男,把她辦了就立刻一腳踢了。這段感情之後她很長時間沒戀愛,因為打心底抗拒男人。直到有一次聚會遇到了現男友,兩人興趣愛好相同,三觀一致,於是在一起交往了一段時間。

後來他們相約去旅行,住同一個房間。男生想要她,她因為還沒走出前度的陰影,有點抗拒,於是男生就看出了端倪,問她是不是不是處女了,她承認了。沒想到男生立刻翻臉了,狠狠地推了她一把,讓她滾,還說:“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一點不自愛。”


在這個話題下,有個回答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他說:“這樣的直男癌,其實是可以直接拋棄的。即使你們委屈求全在一起,他也會做出一些大男子主義的事情來,例如干涉你交友,干涉你工作,把你視為他的私人財產。事實如此,你還不如接受現實,等待真愛的到來。”

我的建議也是如此,如果一個男人把一層膜看得比你經歷的痛苦還重,你們的情路將會變得異常辛苦。那層膜將是橫亘在你們中的隔閡,你們要為消除這隔閡付出很多,尤其是女生,將會被管束,被視為私有財產。他會不斷地重複你的“錯誤”,使你對此心懷愧疚,在愛中越來越自卑。就算他有一天消除這份隔閡,變得不那麼大男子,你也許早已經心灰意冷了。

與其強行湊在一起經歷痛苦,最後還落得個勞燕分飛,倒不如早點分手乾脆利落,找一個毫不介懷的人呢。

而讓人悲哀的是,卻有不少姑娘像邱瑩瑩一樣,在遇到有處女情結的男人時,不光不認為是對方的錯,卻把過錯攬在自己身上,認為那是“人生的污點”。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愚昧,更是對有處女情結的男人的縱容。


性從來就是自由的,身體是你自己的,在愛的基礎上,去尋求性的愉悅,都是正當合理的,並不是污點。所有污名化的性的人,才是真無恥。像這種男人,應該有的態度就是像曲妖精那樣,直接上去把他打醒、罵醒。或者乾脆立刻分手,讓他天天對着毛片自擼。

當然,如果你像邱瑩瑩一樣,對那個有處女情結的男人難以割捨,又害怕他對你不是處女這件事耿耿於懷,那就不妨去做個處女膜吧。為了你的愛,讓這個秘密爛在你的心裏。你心裏要很清楚,這不是欺騙,這是對對方在心理上的一種成全。

從理性角度而言,我建議遠離那些有處女情結的男人,原因我說過,他們的價值體系裡,在我們看來最重要的愛,不是他們最看重的,他們把愛情,當做了一場交易。他們覺得不值得的交易,就算達成,也一樣耿耿於懷,他將將這種你不值的情緒體現在日常的所有細節里,輕賤你,有意無意地指責你,讓你們兩個人都陷入道德拉鋸的深淵,不堪其苦。

世界那麼大,男人那麼多,要找就找個像包子一樣愛你且懂愛的人,在一起為你撫平傷口編造幸福,告訴你你有多美好多優秀多招人痛愛;而沒有必要找一個像應勤那樣愛處女膜的男人,戳你痛處揭你傷疤,告訴你你有多少污點,多麼不堪,多招人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