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過,人生一晃就過了。28歲,談婚論嫁正合適的年齡,學業有成,或者工作幾年,該有的,不該有的,都經歷全。

涼夏,一個28歲的姑娘,對婚姻懷着無限的憧憬,結婚對象是她的男神,她只要洗手作羹湯,先遣自己嘗,就足夠了。

清晨,她將自己打扮的無可挑剔,準備好早餐,還有明媚的笑容,對面的男人,只是寡言,對面前的美人,沒有太大的表情。

這一切,其實都說明了一個問題,男人厭倦了眼前面容精緻的女人。

那麼涼夏那麼美,茅亮為什麼會提不起往昔對她的興起和熱情?

電影里有描寫,她,涼夏,不願工作,不能提筆畫畫。

很明顯,涼夏已經在屋裡待久了,只是侍奉着男神的生活起居,茅亮已經不滿意一個全職保姆了。

涼夏不能作畫,那麼她的主營業務能力已經消失,那是她的愛好,那個愛好已經隨着年齡的增長,埋上了多年的塵埃。

註定,茅亮會拒絕她的逼婚,註定,他會和她提出分手,男人的心一旦變了,女人是什麼辦法也沒有的,除非脫胎換骨。

可以讓涼夏脫胎換骨的東西是什麼?年少時的夢想,畫畫時的專註和上揚的眼睛,還有對世界無限的不在乎,她可以闖天地,上可攬月,下可捉鱉,人生無限精彩。

年少的夢想,畫畫,狂放不羈,自信,於是小涼夏出場了,在淚水掩蓋了涼夏的雙眼的時候,神經一陣恍惚,小涼夏出現了,人還是那個人,可是思想已經回到了少年,那個未成年的年紀。

原來,可以讓人歡欣鼓舞,笑逐顏開的魔法巧克力,是讓人回到少年,因為少不更事,所以無懼無悔。

小涼夏出現了,故事當應有轉折,本來已經提出分手的茅亮,還是帶着助理來找涼夏,就因為高總點名,涼夏是靈魂畫手,一下可以抓住人的眼球。

靈魂畫手,不過是17歲少女見到心動少年的不閃眼睫的欲說還休,千言萬語道不盡,心裏的悸動,畫,她的專長,用畫筆傳達她的喜歡和歡喜,遇到心儀的男孩的激動。

涼夏,看着茅亮和助手,一顰一笑的觸動,她抓着花生米,捏着指節說,:我能畫。




能畫?已經忘記了怎麼拿畫筆的28歲的她,如何挽救已經消亡的愛情,她只有吃一顆魔法巧克力,請來腦子里還裝滿着世界的17歲的少女,最初的自己。

她錄下畫畫的步驟,告訴她應該怎麼去拿起畫筆,她給她畫了很多畫,化解涼夏許多危機,可是卻將悲劇引到了小涼夏自己的身上。

她愛的男孩,身邊出現的女孩,不是她,不是她,撕心裂肺的疼痛,對17歲的少女來說,是致命的,她翻天覆地的找魔法巧克力,只為長長久久的和她的男孩在一起。

涼夏明白她的苦,她去救她,卻發現,她們之間即使有魔法巧克力連接,也越不過十多年的光陰成河,她走了,沉入水底,她活了,眼角含淚。

生活就是這樣殘忍,她拿起畫筆,不眠不休的畫著,心裏的世界又回來了,她不再是懶豬,她不再是畏畏縮縮,謹言慎語的涼夏,她變了。


涼夏成了設計師,背影華麗,臉上帶着炫目的笑容,那笑容讓茅亮想開口,卻不知道怎麼開口,他心裏的河又開始暗暗涌動,他愛那樣風采逼人的涼夏,有主見,有夢想,有追求,試問,又有哪個男人不愛這樣的女人呢?也許是女人的我,都會心動呢!

涼夏回來了,有着17歲天才畫家的天馬行空,還有28歲成熟穩重的步伐和笑容,她終於不用伏案哭泣,低低哀求,她終於不用抱着一屋子的零食,一邊暴飲暴食,一邊淚流成河,只為茅亮的轉身,只為他能夠還要她,做終身的伴侶。

她不在迷失,她目光堅定,她腳步穩健,她成為了大屏幕上光鮮亮麗的女主角。

茅亮回頭了,他用十年前的誓言去打動她,嚴岩疾馳的機車,頭盔下,有淡淡的哀傷縈繞。

涼夏在生活的荊棘里,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歡欣鼓舞着電影前面的人,去大膽的飛揚自我吧,因為年少的我們從來沒有走遠,她一直就在我們的心裏,默默的看着我們,期待着我們的華麗轉身。




備註:圖片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