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頌2》一開場安迪去海邊度假,就被小包總死皮賴臉的粘着,各種賣萌,撒嬌,騷包,齊齊上陣。看似玩世不恭,浪蕩不羈,其實他對感情非常認真有原則,在安迪醉得不省人事時,他照顧了整整一夜,卻沒有越雷池半步。

當安迪一本正經說:“對不起,我很認真告訴你,最近很多煩心事,不想被打擾。”

“你能不能有點做美女的自覺,美女是用不着說對不起的,傳說中的男人都是求着被美女施虐的。”因為這句話,他一直笑嘻嘻的陪在安迪身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給心愛的女人製造快樂。

小包總對安迪的喜歡,從嘴巴到眼睛,再到言行舉止,無處隱藏,尤其是一臉的賤笑騷到爆炸,總能讓安迪輕鬆,放聲大笑。

這樣的男人簡直就是一副行走在女人心間的春藥,把喜悅和悲傷都能變成一世美好。

曲筱綃說過一句最經典的話:“不能讓女人大笑的男人是不能嫁的。”尤其是像安迪這種有能力,自制力特彆強的女人,遇到一個愛的人比遇到一個對的人更重要。

小包總恰好把愛情之花植入進了安迪的生命里,愛情之花自帶發光體,讓她從內而外透着輕鬆和愉悅。

都說最好的愛情就是能讓彼此變得更加美好,這點上,奇點就沒有做到,安迪和他在一起總有一种放不開的感覺,說的最多的就是:“對不起,我不夠好!”

而奇點回復最多的就是:“沒關係,你有我,我可以幫你!你慢慢想,我會等你!”

這些話傳遞給安迪的信息就是,我真的不夠好,我心裏有病,更加強化了她的恐懼和焦慮,對未來沒有信心,不得不退縮,繼續封閉自己。

小包總卻完全不一樣,經過相處,安迪發現他不僅幽默有趣,還非常的安全溫暖,尤其是他一再跟她說:“這世上誰還沒有一點毛病,你非常完美的,不需要做任何的改變。”

因此,安迪在他面前才能輕鬆自如,把身體里的快樂細胞,小女人的甜美全部激發出來,盡情的享受着正常女人該有的快樂和歡喜。

男人的愛,女人的臉,小包總對安迪純粹的愛就是不老的美容品,遇到這樣宜嫁宜娶的好男人,還猶豫啥,趕緊從了吧!


魚兒為了參加閨蜜的婚禮,已經換下了四套衣服,每次她穿好走出客廳就被男友羞辱:“你穿得跟去夜店一般給誰看啊,這麼花招蜂引蝶啊,你以為你才十八歲,穿什麼校服?”N次羞辱后,魚兒直接換了一套黑色的工作服。

到了婚禮現場,老同學們一個個都穿得喜慶光鮮艷麗,魚兒一身黑衣像是奔喪的,一個晚上,她都覺得有點對不起閨蜜。最讓魚兒納悶的是,幾乎所有同學都把她當成身患絕症的人來同情,噓寒問暖的,還有人問是不是經濟出了問題,差點就來了一個現場微信籌。

在回去的路上,魚兒坐在了莎莎的順風車上忍不住問:“我真的像是身患絕症的樣子嗎?”

莎莎從側面看了她一眼:“身患絕症是誇張了點,不過印象里你最樂觀,而且很快就要當新娘子了,別怪我說話不好聽,我在你臉上看不見一點當新娘的喜悅,彷彿看見了離婚女人的多愁善感。”

不止一人這樣說,辦公室的李大姐也說了同樣的話,按理說待嫁的姑娘應該是含苞待放的羞澀美才對,為什麼還沒有結婚就提前扮演了居委會大媽的角色,為什麼自己的面色越來越暗淡無光,越來越丑?

回家后,魚兒一邊把那些有青春活力的衣服一一收進衣櫃,一邊在找到變醜的原因,第二天果斷的退婚了。


一個毫無情趣的男人,比較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論是在外面還是家裡,永遠一本正經,嚴肅,說的話題永遠是他大腦里想的,比如怎麼賺錢,做生意,完全不管你是否願意聽,更別說觀察你的喜怒哀樂。

兩年前阿雲與才結婚兩年的丈夫離婚時,她媽媽死活都不願意,在她媽媽看來,女婿沒有背叛感情,沒有沾花惹草,又會賺錢還很穩重有責任心,完全符合中國最佳好女婿的條件。

也難怪媽媽不同意,這年頭,會掙錢又不沾花惹草的男人都會被丈母娘寵成國寶的。

阿雲堅持要離婚,理由很簡單,結婚兩年自己明顯變得蒼老憔悴,皮膚暗黃,按理說他們物質條件優越,幾乎沒有爭吵,又沒有孩子,沒有理由不開心啊?原因很簡單,她老公滿腦子都是賺錢,投資,吃飯睡覺,走路都只想這三樣。

阿雲也抱怨過,無論她如何的喋喋不休,他老公只會兩字‘嗯’‘好’,她感覺自己還和一個機器人在一起,可怕到瘮人。

只有婚姻里的女人才知道,再多的物質也慘不過枕邊人冷漠無情,不理不問,甚至不允許老婆有喜怒哀樂,那生活還有什麼意思?

離婚後一年不到阿雲又閃電的結婚了,她媽媽覺得這個男人總是油嘴滑舌不成熟,一心惦記着前女婿,一味的反對。可是阿雲堅持先斬後奏,生米煮成熟飯了由不得老娘不同意。

結婚時,懷孕四個月的阿雲都快穿不下婚紗了,可是氣色紅潤,一臉無法隱藏的幸福甜蜜。現在女兒三歲,一家三口幸福得無話可說。

阿雲就是被男人的有趣吸引,兩人在一個公司上班,有一次同事的飯局,有人調侃他:“如果你女朋友和你媽落水了,你先救誰?”

男孩笑着對阿雲說:“假如我的女朋友是你,我一定先救我媽,因為我特別想給你人工呼吸。”

因此擦出了火花,兩人在一起后,她總是被他逗得開懷大笑,在他的寵愛下,她秒變若不經風的少女,一起買東西無論多少,他全部自己提,還要空出手來牽着她,生害怕鬆手了她就跟別人跑了。

一起做飯,他永遠是嫌她礙手礙腳,只允許她負責幫他擦汗,喂水給他喝;她怕冷,他總會一上床就把她冰冷的雙腳窩在胸前。

阿雲現在的生活雖然沒有第一段婚姻那麼富裕,但是小日子卻得熱氣沸騰的,有滋有味。


檢驗一個女人婚後是否幸福,最好的方式就是看她的相貌,相由心生,歲月能讓人變老,但婚姻幸福的女人會溫柔恬靜,婚姻不幸福的則容易變醜變惡。到了老年更明顯,幸福的女人即便滿臉皺紋但很慈祥,不幸福的女人會滿臉獰惡。

男人的愛決定了女人的臉,當你從鏡子里看到越來越好的自己,說明你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記得,不能讓你笑的男人一定不要急着嫁,他會讓你越來越丑,黯淡無光。

‘男人的愛,女人的臉’,有趣而專一的男人才是女人一生的美容品,不僅越活越美麗,哪怕七老八十還能永葆少女的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