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小鹿

一個偶然的飯局上,我認識了一名男性。他表現得很有紳士風度,殷勤地給每位同桌的女性倒酒,熱情地回應每名女性的話題。因為他的巧舌如簧,飯桌上的氣氛很熱烈。

大家喝了酒,不免有些醉意,聊到酣處,開玩笑也肆意起來。

一名女士問他:你嘴這麼甜,肯定很討女人喜歡吧?

他先是低頭嘿嘿笑笑,隨後得意洋洋地吹起他的情史。他說他現在同時和四個女人在交往,其中有兩個女人還知道這一情況,併為此爭風吃醋大打出手。

飯桌上頓時嬉笑嘩然。我驚訝於他的厚臉皮,打斷他:她們怎麼愛上你的?

我的潛台詞是這些女人瞎了眼嗎?到底你有什麼地方值得她們喜歡?難道就憑這些拙劣的油嘴滑舌花言巧語?

他笑笑:女人嘛,誰不想聽好聽的話?你們也都看出來了,我很會夸人討她們喜歡,她們聽得心花怒放,自然一刻也不想離開我了。

是啊,甜言蜜語女人都愛聽,這的確是女人的軟肋。但僅僅因為喜歡聽甜言蜜語就對一個男人死心塌地,貌似還不至於吧?

想來和他在一起的那幾個女人都沒談過戀愛,或者胸大無腦,或者太寂寞了,不知好的愛情為何物。

他見我沒有露出他意想中應當恍然大悟的神情,又神秘地笑笑,說:你們女人嘛,就是喜歡爭風吃醋,我的女人越多,證明我越搶手,於是她們就趨之若鶩來爭寵角逐,誰能最終擁有我,誰就最有魅力。這樣說你懂了吧?

角逐?這兩個字讓我想起了自然界動物們的交配。為了獲得對雌性動物的交配權,雄性動物往往要大打出手,拼力角逐廝殺,直至一方戰敗而逃,剩下的一方才可以盡情享用交配權。

說難聽點,他和這幾名女性的關係有點類似交配權的爭奪戰,只是雌雄雙方顛倒了。還有一個疑問:動物間有愛情嗎?我一直認為是獸慾多一些,你看那些雄性動物興緻勃勃交媾完畢后,就心滿意足揚長而去了,再也沒有回來過。

我看着他,愈發覺得他像一隻雄性動物,一隻會講甜言蜜語謊話情話的動物,哪裡有半點魅力可言?

我問自己,我會喜歡這樣的男人嗎?不會,光是想想都覺得反胃。

他丑嗎?憑良心講,他不難看。可能是對於愛情觀的認知不同,導致了我的偏見。我不喜歡跟女人廝混的男人,也不喜歡跟男人廝混的女人。

我總覺得,愛情是該專一的。愛一個人,一定是“遇到你后,從未想過再愛上別人”。

腳踩幾條船的人,是悲哀的。他的悲哀在於永遠無法體會真愛一個人的感覺。周旋於幾個女人之間,取次花叢懶回顧,不過是用情太淺、薄倖之人,實在可憐,而毫無資格炫耀。

而那些寧願被腳踩幾隻船,作為備胎的人,委曲求全放棄尊嚴,又怎能理解愛情的真諦?先懂得愛自己,才有資格談愛情。

這輩子,不論男人還是女人,能夠用盡身心好好愛一個人,才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