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作品)

你們知道一個長發及腰的女生被剃刀剃掉很大一縷長發會怎麼樣嗎?

會變酷,會稍微有點攻。

昨晚的時候,我的室友拿着那種剃光頭的剃刀伸向了我的頭髮!我是長發啊,及腰的長發。

(我去百度了下,剃頭的工具:插電的那種推子叫什麼?原來叫電推子???)

請你們想象一下這個畫面。

兩個女人,窩在衛生間,擠在鏡子面前。其中一個擔心剃刀剃到的頭髮落在衣服上,脫光了上衣可憐巴巴的坐在小板凳上像是被宰的小羔羊。另外一個拿着剃刀研究着該從哪兒下刀。

室友拿着剃刀開啟碎碎念模式,揪揪我的劉海說,從這裏開始不太合適,繼而走到我左手邊說,就從左邊鬢角開始吧。

她真的是相當捨得,手起刀落,地下就掉着一縷又一縷的長發!!!

我摸了下有點刺手的頭髮渣,手感有點像是男人剛長出來的鬍鬚,說不出的奇特。

她說,行了行了,這麼可愛到此結束了,長發飄飄也可以,想要酷酷的,梳起來就能看得到小鬍渣一樣的短髮了。


果果

我很開心,拿着手機自拍了好多張,來不及修圖取悅自己,就發給了小閨蜜。她說,哇咔咔,我想起了一句話,你叛逆的樣子有點撩人。

嘿嘿嘿,她這麼說是因為,我們都是骨子里的乖乖女,而她也幾乎是我心裏的關雎爾。我們都了解彼此,太乖的孩子要做出哪怕一點點的小叛逆,是需要付出怎樣的勇氣。其實,你要說這是一場行為藝術也好,是嘩眾取寵也罷,在我心裏,這就是一場小小的叛逆,和骨子里的乖乖女的一場決鬥。


最近《歡樂頌》熱播,關於關雎爾黑化的評論滿天飛,我刷了小說看了劇透怎麼都不肯相信我心中的小仙女關關會黑化,也不懂為什麼一個文靜的姑娘就要被做成心機婊的人設?碰到感情後去爭取的女生她為什麼就是第三者?

我在微博上為關雎爾打抱不平,我和他們打賭,關雎爾絕對不是心機婊,那麼溫柔似水的姑娘絕對不會是心機婊。我和大家吵來吵去的,其實我哪裡是在為關雎爾鳴不平,我是為我這樣的女生鳴不平。

乖乖女是什麼人呢?就拿我來說,是一個除了寫作幾乎不會講髒話的人,是一個在寫作過程中講了髒話都要悄悄自責的人,是那種男孩子一看就知道你很文靜,不是那種常泡吧的人,是那種文靜的沒有存在感,悶到讓人覺得無趣和壓抑的人。

這樣的姑娘們,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人前人後的乖乖女,安安靜靜不吵不鬧的做自己的事情,偶爾也爭取屬於自己的利益,可絕對不會去爭奪不屬於自己能力範圍內的東西,她們哪怕被人倒打一耙種了暗箭,哭完還是能什麼事都沒有的去投入,甚至去愛上工作。

感情中,她們的感情史趨於空白,大多的情愫僅限於暗戀,她們看到喜歡的人不敢靠前,害怕配不上,害怕被拒絕,也從不敢主動。

可是就是這樣的姑娘,就像每一個關雎爾心中都裝着一個曲筱綃一樣,每一個乖乖女的心中也必然裝着一個叛逆的自己,她們渴望着另一面不被自己的規矩束縛的自己。


在《歡樂頌》的時候,很多人說關雎爾很心機,她居然喜歡着好朋友曲筱綃的男朋友趙醫生,且不說她刻意的去遠離趙醫生,談過戀愛的都知道,她對趙醫生更多的是興趣相投,是對一個優秀之人的崇拜,她對趙醫生的喜歡是基於崇拜的喜歡,幾乎沒有任何的怦然心動。


可是,謝童不一樣,很慶幸,電視劇里,他是一個歌手,而不是一個警察,他更接近於乖乖女心中遙不可及的白馬王子,彈着吉他哼着歌,浪漫伴着歌聲吉他聲悄悄溢出來。

他們一個掙脫枷鎖,一個內心住着桀驁的靈魂。

乖乖女關雎爾褪下小白兔的外衣,克服了不敢說喜歡的自己,在聽到謝童歌聲,聽懂他歌詞的那一刻起,就動了心。自此,乖乖女關雎爾也是一個可以有牽挂之人的姑娘了,可以為誰哭為誰笑,也有人為她哭為她笑,這之後她不管在感情里收穫什麼,是幸福還是被傷害,她的生活才真正的開始。


我們這些乖乖女做過太多不靠譜的事情了。我們列過清單,在我們死之前要做的事情清單,因為不知道明天是真的明天,還是死亡,因為害怕懦弱的自己一輩子就那麼乖。

而我在剃掉左邊鬢角那一縷頭髮后,有了更多想要嘗試的東西。

想剃一次光頭。

想紋上果果的紋身。

想聽着聞香識女人跳探戈。

想做所有旁人看起來叛逆的要死的事情。

我想,你應該也有很多藏在心裏的事情吧,它們時不時的撓得你心痒痒,讓你無法忽略它們的存在。

或許,是時候踏出那一步了。


文章作者:果果

如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關注與分享

轉載請聯繫授權,違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