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琴兩月,周末應朋友之邀去參加一聚會。

車子七拐八彎到了一農家小院,庭院翠竹林立,綠植環繞,鮮花爭奇鬥豔,燦爛綻放。灰牆土瓦,竹簾低垂,室內花香四溢,古色古香,令人賞心悅目。

席間盤坐於座椅之上,將琴落座於雙膝上,凝神靜氣開始彈奏。手指滑落的一瞬,琴聲低沉細微,彷彿只有自己才能聽到,悵然若失。餐罷,有朋友提議登山。

一群人沿着陡峭狹長的台階上了山頂,在一處寺廟前窄小的席地而坐。極目遠眺,群山蒼茫,林木萬里,陣陣清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

在如此遼闊之地,撫琴也是一種愉悅的享受吧。琴聲飄出的一瞬,我失望至極,琴聲比在院落房間更細小低沉。因為地面不平,琴放在膝蓋上一點都不穩妥,雙手彈撥時琴身來回晃動,根本就無法固定,我提心吊膽,擔心它會滑脫摔落。

回想起自己素日的彈奏,感悟萬千。一味追求環境的空,靜,卻無力保持內心深處的寧靜,琴聲疾馳生硬。

對於琴者來說,最好的入靜功夫便是彈琴,不僅在手上彈,更要在心裏彈,”心遠地自偏”。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知器。看老師氣定神閑,物我兩忘的彈奏,常艷羡不已,卻不知他們的無塵俗氣正是歷盡塵俗之後所得 。

琴如友,琴與人相伴 ,互相滋養 ,相互改變,受用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