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隔着一張餐桌和幾碗熱騰騰的飯菜,我坐在劉大人對面。

沒錯,就是那個據說我也是他初戀的劉大人,那個早上六點打電話過去都能聽到他的欣喜的聲音的劉大人,那個看見我在吃治痘痘的葯就恨不得打死醫生的劉大人,那個非要讓老媽和我視頻的劉大人,那個正在用日記本給我寫一整本情書的劉大人。

我邊看他微信聊天記錄,邊保持着微笑看着他,他放下了碗筷。在椅子上坐立不安,不斷告訴我:“你只能看那一個聊天紀錄聽到了沒!”

手機屏幕背對着他,我不動聲色地把全部聊天紀錄全看完了。

實不相瞞,裏面有他和好幾個女生的聊天記錄,且基本上都是劉大人主動和對方聊天的。

有一些話我知道是編的,比如“我和我女朋友天天吵架,想分手”,噢,我只能確認前半部分是假的;

有一些話說出來的確很挑撥,比如說“我好想你”“好想見你”看上去像是追求者之類的言語;

還有一些讓我臉紅的話——我家人對我女朋友不滿意,如果女朋友是你就好了!我天,劉大人不知多少次求着我見家長,我也無數次聽他跟家人打電話說跟我在幹嘛幹嘛,原來他對我竟然不滿意噢!

我還掃視看了聊天記錄的時間,一天十幾二十幾個回合,兩方都是滿滿的字幕,這可比劉大人一天發給我的那幾句話多得多了。

某幾個瞬間,大概是有血往我的腦門上沖,內心也不乏小悲傷,我平靜到深呼吸了好幾口氣,算是給壓制住了。

看了不過五分鐘,對面的劉大人有點兒急了,我笑着把手機遞給他。

看着我不像是在生氣的樣子,劉大人心虛地鬆了一口氣,說:“你還不相信我,我和A真的沒什麼吧。”

我真不太想戳穿他,便笑着點了點頭,假裝他說的是真的。

接着,劉大人非要我看他給女生A發過去了信息:“不要聯繫我,我有女朋友。”接着還裝模作樣地刪除了對方,順帶着拉了幾個女生出來一起刪掉了。

我端起茶杯喝了幾口,笑看着他,心裏都能想到回家之後,劉大人估計等趕快加回對方,然後解釋說那是不小心被我發現了,再跟對方甜言蜜語幾句。

詭異的是,我的不計較大過了怒氣,用言語寬慰他:“沒關係,別刪了,我真不生氣。一開始我就說過,如果你能夠通過這些事情找到樂趣,你可以隨心所欲,這是你的自由,無所謂的。你真的不需要刪啊!”

劉大人繼續裝模作樣地刪人,估計沒把我這話聽進去,一個勁地說愛我。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幾個小時前,天氣晴,和劉大人約了去繁花正盛的植物園,一路拍照,主要是我很開心。走了一兩個小時的路,我們坐在長椅上休息了一會兒,劉大人還殷勤地給我按了半個小時的小腿肌肉,生怕我因為運動過度,小腿越長越粗。

事情發展到此處,氣氛還是一派溫馨祥和,只是當我們從長椅上起身之後沒多久,劉大人拿出手機看微信,近在咫尺的我無意間瞟了一眼。大概是未讀消息太醒目,我發現了一個女生髮來了幾個字“今天是我的生日”。

在此之前,我和劉大人相對獨立,我也從來都懶得看他的消息,不過看到這個有點兒不同尋常的消息,我考慮了幾秒鐘:我是裝作不知道呢,還是要追究一下他們究竟在聊些什麼呢?

等劉大人處理完了信息,我已經選擇了后一種辦法,直截了當地說:“那個A跟你說,今天是我生日,你來陪我吧。”后一句是我為了显示事情有曖昧,故意加的。

劉大人估計是沒想到我會看信息,有點兒懵逼,於是我們陷入了爭辯之中,最後是我贏了,他拿出手機準備打開,好死不死,恰好沒電關機了。

我們身處植物園的腹地,走出來大概還需要一個小時,我本來無意討論他和A聊天的問題,反正我打算去飯店給他手機充電之後一定要看聊天記錄。

劉大人自然是不死心,在接下來一個多小時里,千方百計打消我要看聊天記錄的心思,為此還口不擇言地攻擊和他聊騷的女性,而我得一邊堅持自己的想法還得為其他女性辯護。

畢竟,我此刻雖然是在為劉大人口中,除了我之外的女人辯護,誰曉得,這肯定也是在為以後的自己辯護,因為在人品大概不過關的劉大人口中,所有他不愛的女性都有問題。

其實,我想看聊天記錄,倒不是因為擔心劉大人出軌或者是移情別戀,而是想看看他到底內心有什麼邪惡的幺蛾子。另外,或許我也有窺探別人隱私的慾望,所以有了這個絕對正當的理由,我豈能錯過。

自然了,或許有人會好奇,難道劉大人就真的這樣任由我翻他不願意給我看到的聊天記錄。雖然劉大人確實不願意,但是事已至此,我更不願意不看,所以我冷靜地表示了兩點:不給我看就分手,無論看到了什麼我都不會生氣。

估計劉大人很滿意我的表現,畢竟後來,我兩點都做到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在戀愛之前,接觸過不少關於異性交友中要不要看對方聊天記錄的信息,也記得一句觸目驚心的話——沒有幾個女生能活着從男友的微信聊天記錄里走出來。

而我一向也認為,一個人之所以跟你在一起,肯定是因為對他來說,你就是他最想要夠到的那一個人,或者慘一點,你是他能夠夠到的最好的一個異性,所以你沒必要用他的行為來給自己添堵。

若是他真的不愛你了,愛的是能夠在微信中撩到的或者能曖昧到的異性,他卻還在你身邊,你放心,他比你更難受一百倍。一想到這點,你心裏是不是就舒坦多了。

戀愛之初,其實我有和劉大人明確表示,大概也是出於天蠍座的特性,我這個人不喜歡曖昧,因為出來混總需要還的,比如你得到了一頓大餐或者一個包包,就需要承受別人誤認為你對對方也有意思的後果,所以沒法兒拒絕那一隻想拉拉你小手的粗糙的手,沒法兒拒絕想近距離對你傾訴愛意的一嘴口臭。

因為權衡利弊得失,搞曖昧實在不划算,何況我又沒法兒從這件事情得到心理上的滿足感,所以只好敬而遠之。

但是我想總會有一些人很喜歡曖昧的感覺,所以我也並不反對劉大人和別人搞曖昧。借用《生活大爆炸》里的一句經典台詞:我只希望搞曖昧能給你帶來的快樂比你自己(做其他事)給你帶來的快樂要多。那我就支持你去做你認為更有趣的事情。

不過要說劉大人的微信聊天記錄對我沒有一點兒衝擊,那也是不可能的。

在此之前,我一直認為他就是個體內多巴胺和內啡肽分泌過多的純情男生,甚至有時候會想總自詡“顏值中上”的他為何會對“顏值中等”的我情有獨鍾,然而那些陌生的聊天記錄告訴我,其實我對劉大人一無所知。




圖片來源於網絡

(四)

記得很久之前,我和同事們曾討論過“你男朋友出軌了,你會怎麼辦”的話題。雖然當時大家都沒有男朋友,但還是就此事充分發揮了想象力,最後總結出來四種情況。為了闡述便利,就以我為例子:

一,如果是和男神般的人在一起,也就是自己特別喜歡的人,不知是掙夠了多少幸運,所以一想到能夠擁有他就是最天大的事。若是發現他有異心,貌似也不敢冒着會失去他的風險而折騰,只好偷偷躲起來哭罷了。又或者,像他那種男人自然是哪家姑娘都想要甚至主動送上門來,沒想到被自己俘獲,從此以後他得克服多少誘惑,所以一時沒有把持住也再正常不過,這樣就釋懷了。

二,男朋友夠愛自己,但是自己對他各方面不太滿意,最初在一起時也是因為暫時沒有更理想的人選,而這種感情狀態一直持續着。他出軌了,沒什麼好說的,立刻分手吧,當初唯一看中的就是他對自己死心塌地,如今連這一點也沒有了,實在沒必要跟他繼續下去。

三,大概是男友只看上了自己的年輕或美麗或誤以為的賢妻良母特質,所以即便他有更多更好的選擇,也和你在一起了,實際上他卻不曾死過心。好像我自己很愛他,但實在沒轍兒完全吸引夠他,於是安下心來默默修鍊自己,只為哪一天能夠理直氣壯地離去。誰曉得男朋友先於自己有異心,還把它擺到了檯面上。沒辦法了,即便是對方沒有提出要分開,自己肯定會在內心埋怨自己成長的速度太慢,還不趕緊得加快腳步前進啊。

四,當初覺得合適才在一起,交往之後又不死心,彼此都有點兒騎驢找馬的意味。原本以為這看似和睦的關係可以繼續下去,儘管它總會有個盡頭,對方卻突然明示了自己有異心,你也不怎麼吃驚,心裏只有一種感想:不好意思,其實我之前沒告訴你,我也有一個。

男朋友在和異性聊騷,我不吵也不鬧,或者你以為我又吵又鬧又上弔,卻沒法兒探究我的內心究竟在想些什麼。

男生們也看好了,如果哪一天你做了什麼明顯是對不住你女朋友的事,還被她發現了,所帶來的結果都不會讓你滿意,要麼她是真心被你傷害到了,要麼是,其實你不知道她比你更早有異心。

究竟是哪一種呢?在你主動和其他異性接觸之前想清楚了,再考慮要不要揭穿真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