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臨,一盞又一盞的燈亮了起來,整個世界像是由無數的燈光組建而成。

不知誰家傳來了一片吵鬧聲,然後,吵鬧聲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的哭喊,一邊哭一邊拍打着門,求媽媽讓他進去。

最近每過一小段時間,就能聽到這個小孩子哭喊拍門的聲音,我想,門裡面的媽媽,一定是在經歷着比較長的情緒不穩定期。


我不明白有些家長,為什麼喜歡採用這種方式來對待一個孩子,她們可能不知道,被趕出家門外,對於一個小孩子而言,是一件多麼可怕的經歷,會給孩子造成無法估計的心理創傷。

我還曾記得多年以前,有一次,一個鄰居把他3歲的兒子趕出家門外。聽着那個小孩子的求饒哭泣聲,我渾身顫抖,呼吸急促、難受,感覺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我鄭重地跟毛爸說:“我絕不允許在我們家出現把孩子趕出家門外的事情發生!”

在學習情緒療愈的過程中,很多早已遺忘的記憶浮上了心頭,我終於明白,當年聽到那個孩子的求饒哭泣聲時,為什麼我感覺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當我的記憶回到小時候,我記起了當年被趕出家門時的畫面:我嚇壞了,顫抖着哀求“不要不要我啊!”拚命地拍打那扇緊閉的門。任憑我怎麼哭號、哀求,門——始終緊閉着。小小的我在黑暗裡簌簌發抖,逐一經歷着害怕、恐懼、羞辱、憤怒、無助、悲傷、絕望……

我根本不記得是什麼原因被趕出家門。很多家長以為,用暴力或者威脅的方式教訓孩子,孩子就能長記性,再也不會犯家長認為的錯。

一個處於驚恐狀態下的孩子,除了感受到漫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恐懼外,根本不會記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更加不可能認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即使存在不再犯家長認為的錯的可能,也並不是基於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而是基於被威脅的恐懼。

害怕、恐懼、羞辱、憤怒、無助、悲傷、絕望……這些情緒會像種子一樣,扎進孩子的內心,時時吞嗜孩子未來的生活。

我們在還是一個很小的孩子的時候,還沒有發展出辨識真偽的能力,沒法辨識出父母的言行只是在嚇唬孩子。孩子會全盤接收所有的信息,會信以為真地認為“父母真的不要他了!”

對於一個孩子來說,他的生命太脆弱太渺小了,他無法獨自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所以,生存是孩子最基本的需求,被趕出家門,意味着被遺棄,意味着無法生存,被遺棄帶來巨大的心理恐懼。

這種恐懼讓孩子的生命能量凍結,尤其當這種被遺棄的威脅時時發生時,孩子時刻生活在惶恐不安之中。為了獲得愛和生存,孩子選擇屈服讓步,本該用於發展自我的生命能量全部轉換成小心翼翼的態度,用於維繫在依賴生存的關係上,孩子的生命從此喪失了生氣勃勃的活力,變得死氣沉沉。

被遺棄感對我們的生活最普遍的影響發生在親密關係上。

在親密關係中,你可曾試過因為得不到對方的關注或者對方沒有按你想要的方式回應你時,你莫明感到崩潰或者驚慌失措?回想一下我們的人生,很多人都可以清楚地回想起生命中曾經出現過這樣子的經驗。


《擁抱你的內在小孩》的作者克里希那南達在他的書中這樣寫道:第一次正是大學畢業不久,我在大學畢業的前兩年,一直和一個女孩交往,而這也是我人生中的重要初戀。大學畢業后,我們各奔東西,她進了法律研究所,我則是成了一名促進家庭和諧組織的義工。

雖然我倆有種默契,知道戀情結束了,然而分手時我還是掉進了黑暗的深淵。我完全不曉得為何會這樣,或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只知道自己陷入了全然的失落、寂寞和絕望之中。

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算從傷痛中走出來。數年後,當我再度經歷類似的經驗時,我決定尋求治療師的幫助。

事實上,有些人避免親密關係的主因,正是因為害怕再次經歷被遺棄。我們會無意識地避免掉需要向對方敞開自己、信任他人的關係,這樣就可以避免掉再次經歷早已忘卻的兒時被遺棄經驗。

大部分人的童年,都有過身體或者情緒上被遺棄的經驗,那份傷痛痛徹心扉,讓人無法承受,以致我們選擇將它深埋在無意識中,用遺忘來幫助我們避免碰觸傷口。

然而,我們會在自己所有的重要關係中,反覆創造自己特有的被遺棄模式,愛人(還有親密朋友)會用類似我們小時候被對待的方式來對待我們,我們被迫要不斷地重演自己被遺棄的經驗。

對於一個無助、純真、完全依賴的小孩子來說,任何告訴孩子“我不要你了”“我不喜歡你”或者把孩子趕出家門、切斷孩子與自小依賴的撫養人的關係等等的言行,都會導致孩子產生強烈的被遺棄感。我們在其中經歷了“沒人理我”、“沒人愛我”、“沒人要我”“我無法生存下去了”,這會對孩子造成極度的驚嚇。

就算現在長大成人,現實上我們也有能力足以照顧自己的基本生活,然而當我們感覺再次經歷被遺棄的感受時,驚慌失措的內在小孩只會記得小時候那種漫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恐懼。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和他人保持淡淡的疏離,無法和他人建立親密關係,正是因為害怕再次經歷這種無法承受的恐懼。

有的人,即使克服重重困難,和他人建立了親密的關係,就算一切安好,仍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在關係中有種根深蒂固的焦慮和不安全感,不斷地想要試探、確認關係的安全,這種不斷的試探就像給關係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只有面對傷痛,進行覺察和情緒療愈,被遺棄的恐懼才可能得到釋放和轉化,我們的生活才不會一再重演被遺棄的經驗。然而,這不僅需要大量的勇氣,還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有時,甚至耗費一個人的一生。

上期文章:

探索情緒背後的需求,揭秘刀子嘴下的玻璃心

【生活中的情緒療愈】︱打枕頭

甚至耗費一個人的一生。甚至耗費一個人的一生。甚至耗費一個人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