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說起來,我覺得自己的境遇還挺悲慘的。

何出此言?

話說,跟皮衣交往才一個星期,按理來說應該是超幸福的熱戀期,連夢境都應該是粉色的。可是我的情況正好相反,就拿夢境來說,我最近夢到了皮衣兩次,兩個都是噩夢。

第一次是夢到我邀請曾經的一位好朋友吃飯,打算介紹一下皮衣,結果我單獨坐在了他們兩個對面。在他們兩人聊得熱火朝天,完全無視我之餘,我一言不發地去后廚添來一個又一個的菜。期間,後座還傳來一個陌生人的聲音:“勺子,別打擾別人,你過來跟我們一起坐。”我沒回頭也沒說話,只是搖搖頭,在心裏想着:皮衣不是我男朋友嗎?

對面兩人的激情升溫,開始打情罵俏,皮衣還溫柔加討好地對女生說:“在我和你現在的男朋友之間,你可以選一個,你想選哪個?你選我吧!”坐在對面的我簡直都不忍心把這話聽進去。

女生有點兒羞澀,半推半就地和皮衣進行着交流,末了,還用眼神笑看着我,眼裡還透出當年她說的令我印象超深刻的那句話“只要我想哪個男生對我有好感,我耍點小心機就可以了”。就這樣,我被嚇醒了。

第二次,皮衣和我以及他的一位遠親吃飯,奇怪的是席間還有一位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美女,且身着大紅色超短裙,超漂亮,連我看着她都忍不住流口水的那種。

自然,我再一次成為了空氣,和那位不知名的遠親一樣。後來我實在忍不住看着皮衣和紅衣美女卿卿我我,打情罵俏,兩人很歡快的樣子。趁着皮衣離開桌子倒水之際,我飛快地衝到他身邊說:“難道不是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嗎?”皮衣徑直把我拉到桌子邊坐下,他回到紅衣女子身邊,用近乎咆哮的聲音朝我吼道:“你看清楚了,她才是我的女朋友。”

我知道自己即便是生氣也生不過皮衣,還能怎麼辦呢,只好用《big bang》裏面艾米常用的那個表情表示自己的不理解了。

自然,這兩個夢境我不能夠告訴皮衣,不然後果肯定是他一臉沒心沒肺地哈哈大笑,獨留我更悵然。




圖片來源於《big bang》

(二)

如果光是在深夜躺着的時候做了噩夢,醒來之後能通過一通電話從皮衣那裡找到足夠多的安全感,那麼在這一段本應該處於熱戀的感情之中,我也算像是個正在參与的姑娘。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事實得追根溯源,在兩個人還沒有交往之前,我就挺慘的。

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一場電影之後,我準備下車之際,皮衣對我說:“來,跟你說句悄悄話。”我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把耳朵湊過去,他輕聲說了句:“好喜歡你。”還在我耳邊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我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自己打開車門默默下車走了。

據後來皮衣回憶,說我當時轉頭對他笑了一下。我的確忘了這事,不過我承認,至少我回家之後躺在床上,反正是笑醒了,畢竟我喜歡他呀。

再一次,下次之前皮衣表示要多陪他聊幾分鐘,我不忍心看着他立馬飛車十幾公里回家,答應了,但自己實在有點兒困,便眯着眼睛聽他說話。誰知說著說著,皮衣竟然直接把臉湊上來,我一個激靈被嚇醒,落荒而逃。那天晚上想了太多,心想這Y是個老司機,不會是來騙炮的吧!

第二天我委屈無比地告訴他,昨晚他不過是隨意蜻蜓點水般親吻,可知那是我初吻(別同情我,還真是初吻)。附帶一個跪下說著“好生氣哦,但還是得保持圍笑”的表情。

皮衣哈哈大笑,沒臉沒皮地表示:沒關係,下一次你好好體會!可能是他理解錯了我的意思,其實我想說的是:你特么知道你那漫不經心的行為給我造成了多大的陰影嗎?

沒轍,誰讓我喜歡他,再約我,我還不是得面帶着微笑赴約呢。

又一次,我和皮衣傍晚去逛公園,誰知突然狂風大作,正在公園溜達的人們四處逃竄,我們兩個也是。風實在太大,連吹了三粒沙子到我眼睛里,我兩隻眼睛各消化了一粒之後沒轍了,皮衣停下來對我說要幫我吹吹眼睛。

我從來就不指望通過吹眼睛能夠把眼睛裏面的東西吹出來,若在平時,我肯定聽不進去這個建議,不過當時我覺得可能這是一個好辦法,就閉上了一隻眼睛。

皮衣說:“另一隻也閉上咯。”我純粹是出於本能閉上了,結果不到一秒時間,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不該發生的事情,也知道那隻刺痛的眼睛確實不能夠靠吹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儘管感覺自己好吃虧,卻像啞巴吃黃連一樣,交往這事又不能讓我主動開口提起,於是我只好裝作什麼都沒有影響到我的樣子繼續和皮衣約會,試圖拐十八個彎提起兩個人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天正好去買奶茶,我看着奶茶店裡的小黑板上寫了一些有趣的話,特意念出來給皮衣聽,大意是“如果要表白,請來我們店裡買兩杯奶茶。如果他不願意當你男朋友,你就把奶茶潑到他臉上”。

在我看來“男朋友”是敏感字眼,皮衣應該給點兒什麼反應吧,結果他聽完我的話之後一臉無動於衷,甚至將目光轉移到了做奶茶的小哥身上。我心想,完了,看來皮衣根本沒有和我交往的打算。

那一段時間,我一邊做着“我的底線是不要被騙炮”的心理準備,一邊不動聲色地看着皮衣究竟想搞什麼幺蛾子。

往好的方面說,其實我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只是他那邊,我一直在等着他自己想通。




圖片來源於《big bang》

(三)

我並沒有等到皮衣說“做我女朋友吧”的那一天,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開始有意無意提及“我怎麼交了這樣一個女朋友”,好吧,我算是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可是情侶交往總得搞點紀念日吧,不然以後怎麼方便送禮和秀恩愛啊。

由於兩個人實在沒法兒搞清楚到底是哪一天在一起的,我和皮衣定了個日子,決定那天算是兩個人正式在一起的紀念日。

那一天就這樣平平淡淡的來了,我滿心期待地去了,結果玫瑰呢?沒有,氣球呢?沒有,花式大餐呢?也沒有。

我忍不住問皮衣:“親愛的,難道你沒有給我準備任何禮物嗎?”

皮衣一臉一所當然地回應說沒有,如果我非要點什麼的話,恐怕只有吻了。

心塞塞,皮衣明明是個老司機,這麼重要的日子竟然連禮物都沒有,一點兒也不符合套路。

“別不高興了,送你個棒棒糖。”皮衣從車後座的一堆零食當中挑了我每次必吃的棒棒糖給我。

“親愛的,你是來搞笑的嗎,難道你不知道那堆零食都是我花錢買的嗎?你沒權利把它送給我,因為它本來就是我的。”我忍不住翻白眼。

“好咯,我再找找……給你個戒指。”皮衣從小垃圾桶里翻出一個口香糖的包裝紙,扭呀扭,折了一個圈圈,意思是戒指,大紅色的。

我默默地看着他折好,一字一句地說:“大哥,這個口香糖的包裝紙也是我買的,我剛剛丟的。”

皮衣笑得樂不可支,我卻在旁邊釋放着冷氣地“呵呵”着。

這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真虧啊,即便是對方有時候做得不如我意,為了能夠多看他兩眼,我還不得懷抱着歡喜的心情,屁顛屁顛地化着美美的妝,再穿上小洋裝和磨腳的高跟鞋去見他呀!




圖片來源於《big bang》

(四)

原本以為,皮衣到底不是個在感情上隨便的人,我們交往之後,作為他尋覓良久終於找到了的正牌女友,我的待遇應該會好點了吧,結果證明,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在很久之前,聽一位剛談戀愛的同事問另外一位經驗豐富的同事“男朋友每天不給我發早安和晚安,正常嗎”,那位同事篤定地說“早安晚安是必須的”。

當時我覺得早安和晚安純屬形式主義,我肯定不會問那樣沒什麼意義的問題。確實,如今的我不會問別人上述問題,只會問:“男朋友整天都不給你發消息、打電話,這正常嗎?”

自然,當我把這樣的需求以開玩笑的形式告訴皮衣時,他覺得很冤枉:“胡說,我不是每天都給你發信息和打電話嗎?”

是的,但是我還真沒見過誰家的男朋友發過來的信息都是表情包,而且只有一個,如果我不回復,絕不會再發一個表情包。至於電話,要麼不打要麼最多一個,一般是臨睡前,我接到了是福氣,接不到的話,“就讓它隨風而逝吧”。

有時候白天看手機,越看越來氣,甚至會忍不住生氣地砸自己手機——念在手機殼很厚的份上。

其實我和皮衣有就此問題交流過,我表示“你不主動給我聯繫,我會認為你是不想讓我打擾你,所以我自然不會自討沒趣”。加上偶爾我心血來潮發一段文字過去,對方就回一個表情或者“嗯”,更讓我對原本我腦海中的那個理念深信不疑。

無論皮衣如何解釋,如果沒法兒用行動來證明他的話,我都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當時我們也提出過解決方法,無非是“你得多關心我”,不過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恐怕只能說還沒有達到理想目標。​

如果這些事放在以前,我肯定會胡思亂想,會給自己灌很多碗毒藥,比如“他沒有那麼喜歡你”“這樣的感情真的有必要繼續嗎”之類的。我知道這些話聽來不是毫無道理,可是很多時候,我又不得不承認,放任自己如此去想,除了讓自己的心靈“受到洗滌”之外,並沒有其他意義。

只是現在,我更習慣說那句口頭禪“好氣哦,但人是自己選的,他再怎樣不主動,你也得忍着嗎,誰讓他是我喜歡的人呢”。然後稍微做點兒努力不去想“他怎麼還不聯繫我”,而是把自己的時間安排地滿滿的,專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工作,看書,散步,運動,看電影什麼的,都可以。




圖片來源於《big bang》

(五)

記得我的戀愛史還停留在理論經驗的時候,我會認為兩個人沒到兩個月在一起是很隨便且不可思議的行為。而第一次見到的這樣的情況是發生在Sweety身上,那個95后小姑娘,竟然沒見幾面就和男友在一起了。

我把我的疑問告訴了Sweety,她是個情商很高的姑娘,說:“這沒什麼啊。我當時告訴我男友‘你會越來越喜歡我的’,如今我們在一起快半年了,我也能感覺到他比當初愛我很多。”

就在前不久,我再次見到了Sweety和她男友,她羞澀地跟我說:“和他談了一年多的戀愛,我總感覺還像是在剛談一樣。我之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美好的感受。”

我會心地笑了,她說的之前,恐怕是說一年能換五個男朋友的那種情況。不過如今遇到了對的人,給自己和對方多一點的時間,慢慢地等着感情升溫,也未嘗不可。

其實從前的我是個特別偏執的姑娘,總認為感情得濃烈成對方可以為你上刀山下火海那種,才可以開始,否則就沒必要開始。雖然從理性上,我也知道,這個世界誰也不是非誰不可,人和人只有在相處的過程中才能慢慢變成真愛,但內心卻有那樣堅定且堅硬的希冀。

直到遇見了Sweety,我從前還會擔心,這個化個妝就能變個人的姑娘該如何讓戀人面對真實的自己,結果她用親身實踐告訴我,感情雖始於顏值,但是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其他方面有太多可愛之處,慢慢相處,總能夠讓對方的感情越來越濃烈。

總之,感情並不是從開始之後就成平穩狀態或者會下降,恰好相反,絕大多數情況下,那條感情的線段是呈螺旋狀不斷上升着。

姑娘,在你覺得自己和戀人的感情還不夠那麼濃烈的時候,你別多去胡思亂想,而是把這部分時間用在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相信,這一段感情會越來越美好,它就會越來越美好。

也不用再去在意他現在夠不夠在乎你、有沒有時刻想着你這些細節,他想了,你很高興;他不想,那你好像也沒有什麼損失。畢竟對你而言,這段感情本身就很重要,值得你好好去維繫,耐心等待它萌芽開花結果對嗎?

自然,你也不要覺得自己喜歡他,就輸了,畢竟你又不是他,又怎麼知道,或許他對你的愛意更多,只是和你那一幅喜歡胡攪蠻纏的模樣一樣,都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心裏面而已。

末了,你問我男朋友是這樣的,我會難過嗎?當然有點兒難過,不過沒關係,因為我相信他是愛我的,所以我也就打算不哭不鬧了。​




圖片來源於《big b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