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1

有一小段時間沒有看電影,隨意翻開了一部去年的片子《寄生獸》,看到驚悚的影片標籤,有點不太敢看。但是,看到劇照里,男主角右手萌萌噠的小可愛,想來應該會很有趣。

影片大致講述的是海面漂來的微生物,慢慢寄宿在人類腦部從而獲得人類軀體,然後與人類共同生活在這個社會的故事。與男主新一相遇的寄生獸比較倒霉,沒有寄生頭部成功,陰差陽錯寄生在了新一的右手,新一給其命名為小右。

如果新一死去,也會對小右帶來威脅,於是他們倆從此形成了統一戰線。小右幫助新一對抗他的同類,新一也向其他人隱瞞着小右的存在。直到最後,他們共同打敗了最難對付的敵人後,小右離開了他的身體。

2

影片里真正的寄生獸的變身會讓人感到驚悚,而小右又經常出來搞笑,沖淡了一直緊張的氣氛。

影片里,寄生獸指責人類數量太多,供人們生活的地球,一直被人類糟蹋。他們認為人類才是地球的寄生獸。

人類在不斷的犯錯中前進,當環境的平衡被打破,地球就不時的發出它的抱怨。影片讓我想起前段的“辱母殺人案”,當警察不作為,社會不公正的時候,殺人事件就這樣自然的爆發了。

這不就像是“寄生獸”?在看不慣人類為所欲為後,向人們襲來。影片中,看似是寄生獸為了滿足他們種族的生存慾望,其實無形中也是對人類的側面警醒。

3

寄生在新一右手的小右,從頭到尾都在不顧一切的幫助新一。小右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他於最厲害的寄生獸口中。

通過網上查,發現廣電引進的電影有不少刪減的地方。影片最後的結局其實還有下文。一個能感受到腦電波的變態人類,綁架了新一的女友,而最後救了她的是從新一右手蘇醒過來的小右。

這就像是《釜山行》里那個壞壞的列車長,他為了自己害了好多沒有被感染的人類。很多時候,人可能才是這個世界最可怕的物種。

4

這些影視作品通過各種奇思妙想的情節,展現了人類的光明與罪惡。《寄生獸》最後講到,很多寄生獸還存在人類當中,他們慢慢學會了與人類共存。

影片里國家成立了一支絞殺寄生獸的隊伍,他們殺掉了領導寄生獸的議員,一直以為他是寄生獸,最後殺掉后才發現其實是人類。這位議員公然站在人類的對立面,來幫助這些寄生獸,這讓很多人感到震驚。

就像生物鏈,我們害怕一些生物,但是不可能將它們全部消除。缺少了某一樣生物,自然界就會失衡。

5

這些“寄生獸”就像是這個世界不被認可的各種群體,不管是社會鄙視還是唾棄的。有罪犯的存在,也才有警察的職業,有亂扔垃圾的市民,才有了這些環境清理人員,有大量的窮人,才成就了小部分的富人。

在婚姻關係里,人們常說兩個太一樣的人不一定適合在一起,往往互補的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會更好。對象這個詞還有“另一半”這種說法,因為我們的另一半才讓我們得以完整。

人類的世界應該也是在各種對立中走向平衡。男與女,陰與陽,丑和美,上級與下級,父母和孩子,高尚與醜陋等等這些都在這個世界共生髮展。一方過於猖狂就會受到另一方的壓制,世界就在這樣的此起彼伏中循環往複。


歡迎瀏覽文章頂圖教程:流線的演變,生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