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們站在時間的制高點審視過去的自己時,你就會發現有時候人們之所以會感到迷茫,痛苦,無助,很大程度就是因為我們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標尺來衡量自己的價值,我們不確定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沒有意義,也不知道做什麼事情才算是有意義,所以我們對自己存在的價值都會產生質疑。畢竟,面對整個社會的評價體系,渺小的我們實在是顯得太微不足道,不值一提。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總是特別羡慕那些特立獨行的人的原因,因為他們不需要在社會的評價體系中苦苦掙扎,也不需要用普通人的價值標尺來衡量自己。他們有一把專門衡量自己的價值標尺。他們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的洒脫自在。


在我們潛意識中都認為特立獨行的人都是與世界作對的人。但其實那些特立獨行的人兒他們並非是對這個世界充滿仇恨。恰恰相反,他們是太愛這個世界,他們希望這個世界跟自己一樣真誠而善良。

越與世界為敵的人,越是渴望世界對他的認同。因為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真正特立獨行的人,會將特立獨行當做自己的本意。

但說實話這個詞在這個奇葩輩出的年代已經被某些人搞爛了:鄉村殺馬特看起來算是特立獨行、逃課打架開起來算是特立獨行、濫交一夜情看起來也算是特立獨行。但真正的特立獨行不是這樣的,這是一種偽裝出來的特立獨行,這是一種對生活失控的體現。因為不能正確判斷美的意義,所以殺馬特、因為承受不了學業的壓力,所以逃課打架、因為沒有尋找安寧的本事,所以濫交一夜情。這才是絕大多數情況下這種所謂的特立獨行的真面目。


所有的偽特立獨行,都是和世界格格不入

特立獨行的人並不覺得自己特立獨行,他會覺得本該如此。相反,他會覺得別人都是特立獨行,全世界人都特立獨行,只有自己是正常的。他心裏還在納悶,怎麼他們都跟我不同?

專門為了特立獨行而去做特立獨行的事情就完全不是特立獨行。專門為了不羈而去放蕩不羈也是很可笑的不羈,只能證明幼稚和可笑。那些自認為是特立獨行的人,不過是在嘩眾取寵而已。

在一群殺馬特村友中間保持襯衫筆挺,鞋子乾淨,出門記得洗臉、逃課跑出學校,沒去網吧也沒找人打架,而是跑到山頂上大呼三聲,然後向老師道歉回到學校繼續努力、分手后收心七天,不用報復的眼光去看前任,不用填補的眼光去看異性,直到自己的心智回復正常,再投入到自己駕馭得住的社交行為中去。

——這才是真正的特立獨行。


特例獨行不是一種逃離責任的方式,而是一種對於自我矛盾的開解。特立獨行是不需要教導的,它是一種建立在人格上的自發追求。特立獨行是一種精神潔癖,一個人如果真的具有這種追求,那麼這種追求無論到何種環境,都會有體現。

偽特立獨行的人,乍一看挺像那麼回事,但他們與常人不同的生活只有一面,那就是想表現出特立獨行的那一面。他們的行為充滿了心裏失衡,充滿了對於未知環境的錯誤判斷,對於他們來說,“特立獨行”的代價是讓他們與自己正常的生活嚴重脫節、讓自己的喜怒哀樂完全建立在幻想之上,以致於讓自己的人生出現一個或長或短的真空期。在這個期間里,這些人基本就是活在夢裡,等他們醒過來,他們能收穫的就是盲目的虛榮、自顧自憐的崇拜、以及若干年後悔恨的眼淚。

真正的特立獨行,應該是低調而沉靜的,這樣的特立獨行放射着一種錦衣夜行般的光芒: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併為之努力,外界的任何人或事物都不足以影響他們的航向;他們默默的前行,並不向別人炫耀自己的種種進步;他們不在意別人的評斷,只詢問內心充實與否;他們沉默而謙卑着,明白平凡也是值得敬畏的;他們不將任何人奉作神明,也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神明。


特立獨行註定只是少部分人

我們想做一個特立獨行的人,無外乎兩個原因。一個是主觀想要“獨行”,另一個是天生下來與周圍人一相處就“被特立”了。

針對第一種情況,我認為你那要好好考慮下,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是否足夠充分能讓你承受“需要付出的代價”。

這個代價,那就是你需要付出很多時間與精力向歷史上、向當代很多傑出人士取經,大量的精讀閱讀哲學、歷史、文學,認真研究揣摩哲學家和文學家們各自不同的觀點和獨立性,學習體會人家的思維方式,這顯然不是一個一蹴而就的過程,是終身的,所以不要期待短期奏效,比如看了一年書就說自己可以“獨行”了。然後終於有一天你看問題的方式,思考問題的深度,遇到問題的各種心態都得到了很好的改變與加強,然後你就會發覺三觀有顛覆之感,而且你面對這個顛覆很坦然,然後你的思維結果會與大眾產生差別,進而影響到你的行為方式,然後影響到你整個人的生活。

直接影響就是你也許會變得和大眾更有距離,變得不那麼習慣迎合,變得不那麼喜歡隨大流,變得凡事都喜歡思考一番,不輕易做任何決定,也就是更加嚴謹,你的興趣和愛好也會有所調整,也許以前喜歡喝朋友吃喝玩樂,現在變得有點不愛出門,甚至煙酒不沾,也許以前偏好重口味食物,現在偏好清淡食物。這些改變,你周圍的人是否能予以接受,你還是否能保持原來那個朋友圈,是否還能成為眾人眼中的紅人,都不得而知了。我所了解的,這類人往往朋友少了很多,性格也偏向沉默寡言,貌似被邊緣化,不知你是否願意變成這種人。得到的收穫,也許僅僅就只是“獨立思考的能力”,樂觀點說,那就是“豐富的內心世界與充實的精神生活”吧?


第二種情況,那就是天生特立獨行的類型,比如很多哲學家,很多藝術家。他並不是主觀上願意變成這樣的,而是一出生就不哭,一挨打就不叫,一看書就不理人,一聽話就要反駁的性格。生而只能特立獨行的,當然也要經歷艱苦的學習階段,只是生活上,不必特別學習如何標新立異,因為他認為理所當然的行為就已經夠讓人覺得“另類”了。這類人往往天賦異稟,創造力旺盛,人際關係糟糕,不按理出牌,自我中心,沒什麼同理心,但是,這類人中往往也產生出很傑出的“大家”,他們特立獨行的結果就是某些偉大藝術或者精神文明的成果,付出的代價?大到生命小到生活,傾其所有,然後一無所有。這種人不是你可以變成的。


大部分人覺得大部分普通人是因為太不特立獨行所以才出不了頭,事實剛好相反,如今你看到的大部分普通人就是因為他們年輕的時候太特立獨行,所以才出不了頭。只要踏踏實實一步一步走的人,一定可以走到一定高度。

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不需要抵抗重力的飛翔,自由的代價之高,使自由更加高貴。

所以想特立獨行的人,先看看自己有沒有本錢。 如果你不是長的百里挑一,即使作死,也有人在你身後跪着。如果你不是智商爆表,即使可以睡覺,還是能上985.如果你不是家底渾厚,你可以天天喝花酒,然後你還可以天天喝花酒,然後你還可以天天喝花酒。那就好好的做你平凡人吧

做不到特立獨行,也可以做真正的自己


其實在我們剛出生的時候都在做真實的自己。吃喝拉撒,童言無忌這些都是我們特立獨行的表現,我們不用違心的活着,不用在意身邊人的感受,對這世界有着無限的好奇和熱愛。

但這種狀態不能維持多久,漸漸的變成了社會能接納的樣子,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長大了。當然我說的是大多數人,也有一直活出真自我的,他們這類人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特立獨行的人,就被分成了天才和傻子然後分別送到該去的地方了。


其實我們做真正的自己並不是要讓自己多麼的特立獨行,那頂多算展現自己的不一樣,大家總說做自己,但是很多人都只是在標新立異假裝自己的獨特,也因此告訴別人我本來就不一樣。

但是其實好好想想,做自己就是沒有恐懼、焦慮、並且自信、開心,我們甚至不需要特別的展現出來什麼 以此來與自己對話說我要做自己。

當你提前計劃好有條不紊的去做事情的時候,難道不是做自己?

當你堅持做一件別人很難堅持的事情的時候,難道不是做自己?

當大多數年輕人都在熬夜打遊戲叫外賣,你卻總是健身三餐規律難道不是做自己?

當很多人都在畫平眉,你卻在畫彎眉難道不做自己?

只要不是刻意去表現自己的不一樣,就是做自己,只要是真正的喜歡遵循內心,並且做积極的事情就是做自己。

當你不再去想着如何刻意去追求特立獨行的時候,你就是你自己。


安•蘭德的《源泉》中有這樣一段話,”我特別瞧不起一種人。他們尋求某種所謂的更高理想或者說普遍目標,卻不知道活着是為了什麼,他們悲嘆說他們必須要找到自我。在我們身邊,你到處都可以聽到這種悲嘆。這好像是這個世紀公認的陳詞濫調。在你打開的每一本書里,在每一段喋喋不休的自白里。似乎那是件值得坦白的高尚之事。而我卻覺得那是最無恥的一件事。"

特立獨行就像是絕路上的一座橋,行走於橋上的人,早已被命運逼向絕境,如何有可能,我更希望這世上沒有所謂的特立獨行,我們不必在人云亦云,也不必在嘩眾取寵。每個人都能表達自己的喜好,追求自己的喜好,毫無顧忌的追求自己的夢想。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因為平凡而獨特,卻不因為獨特而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