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蠢事,怎能告訴你。”他微笑。

她心中一動,泛起無限溫柔。

我又何嘗,不是在做蠢事。

原本,她是極懶的人,最怕麻煩,也怕啰嗦。但是,為給他準備禮物,竟然逛遍所有店鋪,只為一次美麗的包裝。多麼蠢,多麼蠢。因為,再精美的包裝,也會被拆開,然後被棄置。這麼無用功,但是,她樂在其中。

一邊準備,還要一邊唱歌。快樂的小瘋子。

“你何嘗,為我們做這些。”母親忍不住吃醋。

“女大不中留。”她眨眼,繼續歌唱。

想不到自己,也終究會有這一天。

原本,她多麼不屑,多麼驕傲。單身的日子,多麼瀟洒自在,想去哪去哪,想做啥做啥。不用被人管,也無需向他人交代。自由自在,不羈洒脫的靈魂。但如今,卻心甘情願,走進他的柵欄,圈住自己。多麼蠢。多麼蠢。

曾經,遇見無數情侶,也並不羡慕。一對對幸福的人,情到深處,在公眾場合嬉鬧,打情罵俏,只讓她一身雞皮疙瘩,直犯尷尬症。天吶,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公眾場合,嗔痴嬌憨,不顧形象至此,真是令人難堪。

吃飯的時候,也是如此。都是成年人,有手有腳,偏不肯好好吃飯。非要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勺,嘻嘻哈哈,甜甜膩膩,全然不顧周圍食客。這樣吃飯,真的衛生嗎?她在心裏犯嘀咕,實在無法理解,始終不忍直視。

還有,各種場合的秀恩愛。兩人之間的瑣事,為何一定要鬧的眾人皆知。他對你如何好,你對他如何愛,真的不關我的事。再說,怎麼就那麼好哄,芝麻綠豆一點甜,也要宣揚出來,彷彿得到天下的至寶。真是沒見識。

這麼有閑,這麼有空,為何不做正經事?兩個人,整天在一起,膩膩歪歪,真有如此大樂趣?說過來,倒過去,也沒有新東西,無非是我愛你,以及你愛我。千百年來,顛來倒去,始終只是這三個字,真的如此有魔力?

談戀愛,多麼蠢。多麼蠢。不如做一點實事。

但是,想不到自己,也終究會有這一天。

遇見他,瞬間擊碎,她的所有執念。自作聰明的她,終於成為一個傻瓜。驕傲自由的她,終於甘願一場停留。那些原本,覺得害怕,覺得麻煩,覺得費解的事情,忽然之間,綻放出金子般的光芒,變得可愛,變得美好。

原來,有所牽挂,是如此幸福的事。吃過的美食,遇見的風景,經歷的故事,事無巨細,都想要與你分享。我是一陣不羈的風,卻想在你耳邊絮語,與你的指尖纏繞。多麼蠢,多麼蠢,可是心甘情願,樂在其中。

原來,彼此廝磨,是如此甜蜜的事。有手有腳,也要像孩童一樣,偎着你,賴着你。偏偏不願自力更生,只想向你撒嬌,給你多點憨嗔。不是你摸過的,不能稱之為寶石。不是你喂我的,不能稱之為美食。多麼蠢,多麼蠢。

原來,昭告天下,是如此美好的事。你做的每一點,每一滴,我都銘記在心,恨不得告訴全宇宙,你有多麼美好,多麼珍貴。快樂沖昏頭腦,讓人幸福的直冒泡。傻兮兮,樂呵呵,易燃易爆炸,一點溫柔就上頭。多麼蠢,多麼蠢。

終於,原諒全天下的情侶。情到深處,一往而深。是我無知,丘比特之箭的魔力,實在神奇。或許,這也是愛情的美妙之處:無論多成熟,多頑固,多枯寂,真愛來臨之時,會有摧枯拉朽的神力,讓兩個人重返少年時,竹馬青梅,兩小無猜。

談戀愛,多麼蠢,多麼蠢。但又多美好,多幸福,多迷狂。我是一個愛面子,假清高,耍聰明的人,但卻心甘情願,想要和你一起犯傻。只要是你說的,想做的,喜歡的,我都執迷不悟,樂此不疲。今生今世,你若撒野,我把酒奉陪。

我要和你,干盡天下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