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屑的,有多少人悄悄的做着?

        文/秋正源

這世界上有一個標題,叫做治癒系。

說到你心坎里的那句話,是否真正能治癒你的心靈呢?

大學畢業三年後,同學們都相繼結婚,這樣的場景在讀書時代是無比憧憬的,但到了社會後,一個一個相繼的結婚,不知為何沒有當年那種好奇感與新鮮感,因為我們長大了,生活除了苟且,還有現實。趙心是我們宿舍第一個結婚的,她很幸福,嫁給了一個靠自己雙手打拚的天下的男人,能給予了每個女人想要的生活。

我們由衷的為她開心,她和他是因為愛情,趙心也不差,家裡條件不錯,足夠配得上男生的優秀,可謂郎才女貌,而不了解他們的人只認為這是門當戶對,再合適,再般配不過的一對。愛情沒有麵包會變成怎樣?一場豪賭,一輩子的賭注。輸了,窮開心,贏了,富開心。

“我最不屑的事就是沒有愛情去在一起。”這句話不知道多少女生糾結過,說過,相互抱怨過。當我們走過青蔥的歲月,考研的時光,那段煎熬的時光,那種忐忑不安的感覺,走上社會後,才發現我們的單純,天真是多麼的幼稚。於是拚命地向前跑,拚命地努力。這個社會給女孩子的壓力看似不大卻十分的小心翼翼。

有人把女生的婚姻看成第二次投胎,對於有些人而言,兩次投胎都很幸福,而對於另一些人兩次都不幸。可天平的平衡不是起源於自身,而是外來的壓力。一心的幸福我們看在表面,了解的人也會真心祝福着,而不了解的人也只是看着窗外的天空,偶爾埋怨一下鬼天氣。


你所不屑的,有多少人悄悄地 做着?

流暢是我在大學四年裡相處最久的同學,我們不得不承認,有一間宿舍叫做單人間,有一間宿舍叫做二人間。不管裏面住了多少人,每個宿舍都有這樣的分配。我和流暢就是這樣,形影不離的好基友好閨蜜——趙心結婚了,我們心裏都清楚,每個人的隔閡是在心裏,表面表現的再怎樣的熱情,可能只是表象。

我常常感嘆,趙心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喜歡太較真。每一件小事都無比地認真,以至於我們漸行漸遠。我們當初徹夜長談的話,被時間湮沒,在廢墟里掙扎。

很喜歡那麼一句情話:我被你帶進了監獄,我的愛成了你的囚徒。

我是宿舍里生活最困難的學生,每年的學費都無比的擔憂。或許來自農村,所以比任何人都無比敏感,在這所繁華的大都市裡,卑微到塵埃里,毫不起眼。當年我們的豪情壯志,隨着時間消逝。那些無比動人的情話,也悄無聲息的流逝。

那些年我們說的話都被現實猜到了腳下,而真正能做到的或許只有小問了。等哪一天小問變了時候,我想看看,天空,會不會還是那麼湛藍。

趙心結婚的時候,小問沒有來,因為小問在到處奔波着,為事業而繁忙着,小問跟我們說,你可以有一個很好的一半,但我還需要努力,才能遇上更好的人。

這就是小問,任何事情都想做到優秀,完美,自我認可的人。所以她值得擁有每一樣美好的東西。

人是個既自私又自戀的唯物,自己做的事就算不被人理解也有一千個自我認可的理由,而看別人做的稍不如意就一千次嘲諷與鄙夷。就像面對不同的事,話里話外盡顯神機。細細嚼來,意味深長。當你嘲諷完后你自己卻又變成你不屑的樣子,然後又盡情的享受其中。

是的,人都是在變化的,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模樣。就像趙心和男朋友甚是恩愛,誰也理解不了,這麼相愛的一對怎麼會有這麼多矛盾呢?人與人之間哪有那麼多的相似之處,大多相處都是在磨合,包容彼此。才能在小生活中過的津津有味。

因為長大后才發現愛情真的不再像年少的時候那麼單純,多多少少夾雜着複雜的成分。後來你會發現,那不是我們變現實了,而是我們的步子變小了。當有一天你真正邁出那一步后你會發現,所有的愛情,只有自己足夠優秀才能活得自尊自信。所有的因素都是可以化小為無的。

至少,你還相信愛情。願意等待,不是嗎?

記得《致青春》電影版的陳孝正曾說過:“我沒想到自己會有一天變成自己討厭的那一類人。”是我們變了還是這個世界變了?至始至終,誰都沒有變,變得只是時間,心便因此慌了起來。

還記得《致青春》電視劇版的阮阮對鄭微說:“林孝正是愛你,但比起愛你,他更愛他自己。”是的,林孝正是愛他自己,因為愛他自己才更愛你,因為那個男人想給最好的給他。如果林靜一無所有,就算只有一顆真心,卻給不了愛的人幸福,那麼愛情也只是時光的縮影。愛情所有的美好,還是要立足當下,着眼實際。

小說的世界很美好,因為那是有着一段美好的憧憬。披露一些現象,揭示一些問題。就像那句《童話》:你要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里,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等那天,你發現,你所不屑的,自己也悄悄的做着的時候。別忘了問問自己的初心,就如紀伯倫說的那句:不要因為走得太遠,忘了我們為什麼而出發。然後洗盡鉛華中找到自我,你會越來越有魅力,這個魅力源於你對事物人看透卻不點破。

你所不屑的事,多少人悄悄做着?不要用訝異的眼光去看待,用一顆平常的心,你會發現,人生短短數十載,總會有些大大小小的變化。但這並不可怕,因為臨近中年的時候再看看這些變化,你會不覺得感慨:人生那麼多活法,總有一種自己的活法。何必羡慕他人,看低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