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犯二 現在無比懷念

文/薛會康

高中末,高考前,夾在中間的一段故事。

那時的我並沒有學習的興趣,可我卻遇見了一個學霸姑娘。

對我來說一切平淡甚至平凡,沒有表白,欠缺浪漫,只是簡單的就在一起了。

她是個安靜且有些保守的姑娘,我們有過牽手、擁抱、接吻,甚至在每天晚上不太固定的約會時間里,還和我聊起過各學科的複習情況,只是那時的我並沒有反感。

由於是住宿制,隔兩周回家一次。

有時候回學校,會給我帶她自己做的菜,她會在班裡沒人的時候遞給我,不說話只是低着頭笑。

我說不上好吃不好吃,反正宿舍的哥們也會吃的一干二凈。

我會在每次考試的時候,幫她把桌椅搬到樓上,她就安靜的跟在後面,我回頭她就低頭。

有時候宿舍打掃衛生,幫她搬箱倒櫃,我們各忙各的很少說話,像家的男女主人。

後來我寫紙條,約好下了第二節晚自習去操場,所以我們有了珍貴的十分鐘的時間。

她很少主動說話,大部分時間總是低着頭,我講笑話逗她,她笑,也是淡淡的,我就趁機牽住她的手,她試着掙脫,我就握的更緊,她的小手冰涼,像春天的小雨。

有時候我們坐在草地上,看初起的月亮,有時候我們面對面,她總是低着頭。

我抱住她,她便把頭埋得更深,我吻她,她總是閃躲。

記得第一次,她緊緊地閉着眼,嘴唇抖動,安安靜靜的站着,直到我說好了,她才睜開眼,風吹過,她淺笑着,淡淡的。

人多的時候,她很少和我說話,偶爾對視她也會眼神閃躲,然後低下頭,淺淺的笑。

人少的時候,我也會去主動找她,隨便聊聊,她看書或者做題,側臉和我說一句便又低頭。

那時候,班主任是最大的威脅,他經常會裝腔作勢,說知道班裡有些同學談戀愛,她每次都會嚇的對我說,班主任肯定說的我們,我笑笑,其實毫不在意。

那時候的她,身材不好,平胸又短髮,還不解風情,其實完全不是想象中我喜歡的樣子。

除了晚上回到宿舍,發短信,打電話,聊聊生活心得外,她還會激勵我學習,然後她複習,我繼續玩三國殺。

有時候我們會坐同一班車回家,又不自覺的看向窗外,我們不談天,不說地,只是偶爾在不被人注意的時候牽手。

那時候的我們平淡無奇,平淡到讓我錯覺,想起了結婚多年,早已木訥的夫妻。

其實大男子主義的我,最看不得姑娘在我面前掉眼淚,可她卻是在我面前流淚最多的人。

摩羯座的她,時常陷入矛盾,然後又自問自責,畢竟來自高考的壓力,父母的叮囑,和班主任的嚴防死盯,已經快喘息不得,而對這樣一個柔弱的,別人眼中一直的乖乖女來說,瞞着父母,背着老師談一場戀愛,到底又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和頂着多大的壓力呢?

而最讓她絕望的是我們的戀愛總是看不到未來。

她寫給我的紙條會問,她發給我的短信會問,甚至在我抱着她的時候她也會問:我們以後會怎麼樣呢?

那時的我桀驁不馴又玩世不恭,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不想了解又不懂安慰,只是說:我們這不是在一起的嗎?

而我除了能抱的再緊一點,再也無所能及。

後來那種壓力和無望變成了一種折磨,她哭着對我說:一想到我們的以後,讓我怎麼去高考呢?

她最好的朋友告訴我,她整夜整夜的失眠,一直哭,那種無力的啜泣淡淡的,像嗚咽,然後輾轉反側,後來基本已經沒辦法複習了。

她說她快崩潰了,她快要瘋掉了,她偏執的一次次問我,我們以後怎麼辦?我們大概沒法在一起了吧。

只是那時候的我什麼都不懂,也不會撒謊,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關於未來,答案會是怎樣。

後來她去了她姐姐那裡連續住了一周,她姐姐陪她一塊回的學校,只記得那天下午,我們坐在操場邊的石階上聊了很久,至於內容,現在早已模糊忘記。

最後一次考前模擬完了以後,就收拾東西準備高考了,我給她搬東西,然後乘車到另一所學校考試。

班主任阻止了我們最後一次打牌,然後我們輾轉去操場溜達,那幾天,我手機收訊不好,沒有再聯繫她,而那次我恰好遇到她。

那天天高雲淡,她最後一次和我談到複習和考試,我躺在草地上說,今天我們聊點別的,然後就都沉默了,我們大概早就無話可說了吧。

高考完后,我以打工的名義,遠離的父母,和朋友一起,吊兒郎當的鬧,碼牌,喝酒,通宵放蕩,只是那時候,我已不再提起她了。

我們就這樣像不知道如何開始似的莫名其妙的又結束了。

再後來,我在鬧市遇到她。她燙起了頭髮,淡妝,碎花連衣裙,高跟鞋,陽光下,熠熠生輝。

我們聊了很多,說著自己的學校和生活,我們又都很自然的不提當初的我們,我用電瓶車載她回家,細風過耳,我們終究可以微笑着面對未來了。

快到她家時,她下車說:前面就是我家,就到這吧…..

我說:嗯,好。

她目送着我,一直笑,淡淡的,想過堂風一樣溫柔。

那是至現在為止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雖然後來幾次說去她學校,卻都未能成行,也只好作罷。

那個姑娘像盛開在青春里的一朵花,風吹過,搖曳爛漫,風華絕代,偶爾想起還會像感冒似的打個冷顫,眼窩濕潤。

可能那時候的我們就是這樣,有一種我不知道能不能被稱為戀愛的情愫,把氣場如此不同,甚至不合的我們糾纏在一起。

到最後雖然沒能在一起,可當初遇到的那個或溫婉,或倔強,或野蠻的姑娘,帶着無限的光芒,以愛,以痛,以微笑,以傷痕教會我們長大,豐盈起我們乾癟的青春,讓我們懷念又感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