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相信好多人有過這樣的經歷,有時候你看到三五結伴的一個小圈子,那幾個人光是聚在一起就歡樂無比,這讓你多少有點兒想融入進去,或者說也希望自己和幾個人組成一個能夠隨叫隨到的小圈子。尤其是,當你發現身邊的幾個朋友組成了一個排你在外的小圈子時,會更想把自己插進去。

清明節,桑桑提前和我說她會和幾個朋友來長沙,那幾個朋友都是大一時候的室友,只是住過一年之後九個人分到了三個不同的寢室。

相對於大學的其他同學,我們這九個人還算是有一點兒感情基礎,與之對應的是,因為性格不合適之類,更難表現出假裝合得來的樣子。

幾個朋友其實我也很熟,不過她們要來到的消息是通過桑桑告知,自然和我便多了一層隔閡。

清明假期我也無正事可做,桑桑連接着那一個已經玩了四五年的小群體,我藉此和她們一起玩,本以為會是多麼歡樂和如她們所表現出來那麼和諧與親密,事實並非如此。

自然,我本意是不太想融入,因為之前沒融進去自然有因素,也擔心其中的人不歡迎我——這些擔心也不全是多餘的。

吃了一頓飯,爬了一座山,睡在一個屋檐下兩個小時,這就是我們接觸的全部內容。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一見面,小圈子裏面能和我親密起來的同學會笑看着我,溫柔地和我打招呼;對我無感的同學盡量不和我進行目光接觸,就像我也儘力做到的那樣;彼此實在無法互相欣賞的同學,在他者面前化身甜甜膩膩的萌妹子,誇一堆人的時候特意略過我,正如我從頭到尾的不動聲色。

這樣有點兒尷尬的場景讓我想起了自己的那些朋友們,其實真正和我玩的很好的朋友也不多,而且常常是不同的圈子,比如這兩個,這一個,這兩個,所以當兩三個人一起聚會的時候,彼此能感覺到三者是完全融為一體的,沒有情感的界限,也不存在其中那兩個關係更好的問題,所以相處起來會特別舒服。

多少次,特別羡慕五六個甚至七八個人一堆的圈子,也正是因為自己沒有,所以總是對之有着無瑕的美好期待,以至於多少次,我很桑桑那個五六個人的圈子。

在我們吃飯的過程中,有人在盤點“xx怎麼沒有來”,有同學回應“她回家了”,又有人問“那麼xx呢”,有同學回應“早上才看到她在江西發的朋友圈”。這幾句問話雖瑣碎,在我聽來卻特別溫暖,一個不在場的人被記掛着,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

我之所以想融入一個大圈子,無非也是想聽一大堆人曾說過一句“勺子怎麼沒來”的話,可惜這份歡喜,非得他人的轉告,才能體會到。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飯局其樂融融,大家約定飯後去爬山,原本圍成一桌的人變成三三兩兩一堆。

哪怕是關係再好的朋友,在有一堆人的前提下,其內部自然有更為親密的兩人或三人關係,這在正常不過。

然而和桑桑他們在一起時,我總感覺有什麼東西不太對勁,大概就是小圈子內也分成了兩兩小圈子,但是其中多出來的人的處境和我一樣有點兒尷尬,尤其是當我看到其中一個同學不得不緊緊挎住另一個算是圈子中心的同學的手臂,以此來擺脫融不入其他二人世界的尷尬。

說實話,那一刻,我再也不羡慕三五個人勾肩搭背一起走在路上,而是更心儀於和一兩個親密朋友散步聊天。

如果一行人能夠享受在一起爬山的樂趣,那也是件極好的事情,畢竟千里迢迢趕來聚在一起並不容易,這種機會也會越來越難得。雖然爬山過程中樂大於喜,但還是有不少不和諧因素,比如小圈子內的七八個人總是沒法兒湊齊。

通常是一群人走着走着,這兩個心無旁騖地往前走去,另兩個一聲不吭地去了旁邊小攤買小吃去,還有兩三個不知所蹤,大概是流連於哪一處的風景,自拍去了。頭兩個一回頭,發現人不見了,只好在前頭等啊等,終於等到人聚齊。

之後又換了一撥人走在前頭,稍微落後的人一直追呀追,直到某一處目的地才趕上了正在納涼的前一撥人。

說實話,這樣的行走方式對我而言特別怪異,不僅沒有一起爬山的樂趣,倒是平添了不少等待或者被拋於人后的煩惱。很多時候,我不得不長舒一口氣,告訴自己息怒息怒,畢竟這樣的日子總是被倒着來數。




圖片來源於網絡

(四)

在桑桑這次來之前的幾天,她表示想來我家住一天,之後两天和另外那幾個朋友住酒店。

當我得知來的不過三人,便邀請她們來我家住,主要是為了節省住宿費。自然,這件事只能通過桑桑傳遞。

桑桑來的第二天,清早起來突然對我說,因為圈子之中有一個同學A不太願意來我家,便定了酒店,其實另外兩人樂意來,也打算等提前走的A離開之後再來住两天。

這我也預料到了,我和A在大學時代屬於互相看不慣的那一種,即便確實沒任何矛盾,也有同學之誼和我的邀約,倒不是非得來我家住不可。

那一天從山頂下來之後,其中一兩個去找男朋友了,而剩下的一行人,包括我在內一起去了距離更近的酒店,打算休息一下。

除了A之外,我和圈子里的其他人都曾住一室過,但只和桑桑住過四年。

看到大家在賓館里的樣子,我好像有點兒懂了為什麼她們更願意住居住條件差過我家且節假日收費並不便宜的酒店。大概是因和我不夠關係密切,所以怕麻煩到我,更怕我因此嫌棄她們,其實並不會。

尤其是當我看到從包里掉出來的火車票,十幾個小時的硬座,有點兒不理解為何那麼多的非來長沙不可,甚至忍不住心疼她們,想着該盡我可能地讓她們感到愉悅才好。

自然,大家也不全是為了友誼的相聚而來,有些是來看男朋友,有些是來找工作,有些是帶了新朋友來遊歷,有些只是路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