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着有一天,和你一起去看海

我曾一次又一次在公交車上遇到他,那個時候我們是陌生人。之所以會注意到他,不是因為他有多帥,多獨特,只是因為,他是我小學同學的男朋友。

高一是寄宿生,每星期回一次家。每次在車上都能看見他們兩個一起,才終於懂得什麼叫做只羡鴛鴦不羡仙。沒有座位的時候,他會用身體保護她,用手臂把她圈住。這個畫面,給了我人生第一次,內心最柔軟的觸動。有這樣的男朋友,真幸福。後來這也成了我的招牌動作:保護比自己弱小的女生。

我不曾想過會和他有交集。可是緣分有的時候真的挺邪門的。他和我一樣在圖書館當管理員,有一次他主動跟我說話,讓我幫他插書。我出於善良的本能,也就沒有拒絕。就這樣,我們正式認識了。

第一次在網絡上聊天,發現跟他交流挺有趣的,很開心。他說,我做你大哥,我會保護你的。我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不帶任何的懷疑和顧慮。

我讓他給我買一根棒棒糖。結果他送了我一隻很大的機器貓軟糖,很可愛,我超喜歡的。我就像個小孩子一樣,樂了好幾天。那個時候的我,很容易滿足。甚至是只要有人對我好一點點,我都會願意為他上刀山下火海的。

我在學校里朋友很少,因為不愛主動和別人交流,也害怕交流。但就是莫名地,依賴我哥。看到他,就會有安全感。他曾是我最在乎的人。

我們又在學校廣播台裏面,同一天值班,相處的機會也就更多了。我哥他是一個很幽默,很有趣,很有活力的人,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快樂。他是我的驕傲,也是我最大的精神寄託。

那次晚會上,他帶着我跳了一晚上的兔子舞,就那樣不停地跳,不停地轉圈。那種幸福感,足以讓我爆棚。長大以後,就再沒有男孩子會牽着我的手,陪我一起玩了。那種笑聲,那張笑臉,那首《十年》,完完全全印刻在我的心裏,無法抹去。

高一軍訓,我因為不舍教官,而蹲在地上哭。我哥看見了,像對待小朋友一樣,安慰我。我就跪坐在窗前,他陪着我,我讓他唱歌給我聽,那首《童話》是我聽過最動聽的歌。他說,如果以後我想教官了,他就帶我去看他。我們拉過勾,不會反悔的。

高二會考結束后,我們一起回家。那天公交車站都是人,我被嚇傻了。一個老人家跳着一擔東西上了車,硬是被人群給強拉了下來。我哥一直把我推到前面去,那是最後一班車,如果上不去,就麻煩了。可是因為有我哥在身後,我一點都不害怕。是的,我很幸福。因為我哥就是我的守護神。

那些年裡,我哥是我最在乎的人。我常常在想,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和我哥,該多好。只是我應該知道,其實,我對他來說,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重要。

如果我哥在乎我的話,為什麼每次我在廣播台里咳得那麼撕心裂肺,他都不曾關心過一句?

如果我哥在乎我的話,為什麼每次讓他吃飯的時候記得叫我,他卻總是忘記。

如果我哥在乎我的話,為什麼我和他一起下班車,他卻只是自顧自地走。

如果我哥在乎我的話,為什麼在我被他的朋友誤以為是他和他女朋友之間的第三者,侮辱我,傷害我的時候,卻始終沒有為我說過一句話。

看着他為他的女朋友難過,消沉,天天都抑鬱寡歡,我也每日以淚洗面。我多希望我能給他快樂,我多希望他能像從前那樣,我多希望他的女朋友不要傷害他。我恨透了所有女生,恨透了所有讓我哥不開心的人。我也恨透了自己。因為我最在乎的人,他的喜怒哀樂從來不是為我。而我,也無法給他快樂。

我最喜歡他叫我小妹,因為那是唯一能夠證明,我是真實存在於他的世界,和他有聯繫的證據。後來,他再也沒有叫過了。

有人說,我對他的感情早就超過了兄妹之情了。只是一切都不重要了。物是人非,誰又知道,誰的心裏,曾經住過誰。

哥,你肯定不知道,曾經的你,是我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