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很多年前寫過這樣一首小詩,當時的心境是平和而穩定的,此刻再看那首詩歌,歪歪斜斜的字里行間里,是最樸素的願景。

“ 健康是福

吃一口粥的滿足

跑一段路的舒服

讓我們擁有健康

這最基本的幸福

健康是福

曬陽光的快樂

與人談心的無拘無束

讓我們好好保重自己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無需多加揣測

這最基本的幸福 ”

昨夜,我睡的很淺,想來想去,人生的意義不過先是平安,以及健康,那些宏圖偉略的事業,不過是過眼煙雲,於是有一批有一批的平凡大眾,我便是其中之一了。

夜色瀰漫的世界里,我躺在床上想,一些人躺在法國的草地上看外面的月亮的時候,心裏會不會升騰出一種快樂?在意大利度蜜月的女孩,依偎在先生的肩頭,會不會想念祖國的山山水水?漂洋過海來看的,是不是當年少年的樣子?

那些出乎自己腳步的旅行,和那些突破天際的冒險,現在於我都是不存在的了。我安然的在我的小屋,我並不仇富,我時刻想,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幫助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

人生的意義,在脫貧上走的已經夠長遠,關於富裕,我只知甚少,不敢妄言,但是我對未來是有一些期望的。

看到花開到屋檐,看到鳥飛到樑上,看見風吹起銀杏恭弘=叶 恭弘子,看見梨渦淺笑,我都會覺得生活很美好,健康是一種福氣,而這種福氣,上天幾乎賜予了每一個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一點是平等而和平的。

但是之後呢,我們都好好愛護好我們的身體和頭髮,指甲和腳掌了嗎?那些黑夜依然張開的眼睛,明明在述說今天的不舍,過多的消耗,是不是提前透支了我們的健康呢?

百里挑一的疾病,有時候會突然來臨,它是不是之前就提醒過我們,身體是一切的根本呢?

提醒過的,我們額頭冒出的痘子,臉上蒙上的青色,指甲上的半月,還有腰椎上的疼痛,胃部的極度不適,是不是都在告訴我們,我們的身體已經發出了信號,可是我們不以為然。

我想,今天,這樣的清晨,看着日出來到的眼前,我虛空的雙手,縱使空無一物,可是我的心卻是鮮活的,在看着這樣美好的一天,如何就黃昏墜地,如何就黑夜降臨,這樣一天接連着一天的日子,年復一年的消失,我們的人生在這些尋常的消失里,漸漸的失去,有沒有一種聽天由命的悵惘,有沒有一種握不住一切的失落?

我是有的,可是我看着周遭的一切,忽然發現每一個生命個體都以一種自己能夠喜歡的方式在享受這短暫的一生,我們作為一個渺小的存在,把健康握在掌心,如果得不到物質的極大豐富,能不能得到心靈的極大舒展?

我願意一試,我願意嘗試,我願意付出時間,我願意看日出日落西山,我願意坐在西山坡上,看杜鵑紅遍,看橘子洲頭,漫山浸染,生命的顏色。

我熱愛着生命,我熱愛着生活,偶爾的失落一晃而過的時候,健康這雙溫柔的手就如母親的懷抱,我舉過的頭頂的雙臂,搖晃在搖籃一般,我慢慢的覺得放心了,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鮮活的靈魂卻百里挑一,我想,我為未可知的靈魂里,有着健康的守護,愛就在這樣的堡壘里生根發芽。

愛着家人,愛着自己,還有陌生的好人,我想那廣袤的空間里,有巨大的能量給予我,讓我展開雙臂,飛翔起來,看無垠的時空交替,健康是福,這種福氣,遍在人間,常常忽略的一種賜予,就是我們的根本,我們的基礎,我們飛翔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