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1.

剛在刷微博,看到有個博主發了條微博問:在哪一瞬間你感覺你真的失去他了?底下的評論有很多很多,我邊哭邊看完了整個評論,這是唯一一條讓我看完所有評論的微博。

評論中的女生佔大多數,其中有一姑涼說:在我去平時常去的那家奶茶店買奶茶時,店主問我:姑涼,還是和往常一樣兩杯草莓布丁奶茶嗎?我紅着眼眶說,不了,一杯就夠了,謝謝。

還有位姑涼說:在我一個人逛超市準備買他曾經最喜歡吃的零食時,看到他陪着他的現任女友也在買這個零食的時候,明明那個女生的位置應該是我的,可我卻無能為力。

再往下翻時看到一個男生評論說:我曾經最寶貝的她,為了那個男人和我說放過他吧,我求求你,你別再找他麻煩了,就算他再怎麼打我,我也還是愛他。

看完之後,我打開手機音樂,聽着歌,有意的逃避這個話題,我怕我想着想着會流淚。

2.

我也有個很喜歡的男生,喜歡到沒他不行,喜歡到他不理我,我就會擔心他是不是不愛我了,喜歡到不能容忍他和其她女生聊天,恨不得他無時無刻都陪在我身邊,把所有的時間都給我。

我一度認為,他會和我結婚,他會和我共同擁有一個家,可這也都只是我以為。

分手的那天,我很奔潰,我不知道我怎麼去面對接下來的生活,我不知道少了他的陪伴我怎麼過。於是我一直自欺欺人,我和自己說:尚尚,沒事,他沒離開你,他只是在忙他自己的事情,忙好了就來找你了。

日復一日的自欺欺人,每晚睡覺怕睡不着,便聽着他曾經給我唱過的歌,說過的話。我用這種方式告訴我自己,你看,他還唱歌說話哄你睡覺呢。

可是有一天,我和他在路上碰見,聽見他對着電話另一頭說:乖,你站着別動,我馬上就過來。

這樣着急的語氣讓我心裏不免顫抖的一下。我們在一起一年的那天,我和他去南京夫子廟玩,當時人特別多,我趁他不注意偷偷跑去買冷水喝,當時我大姨媽來了,他知道我痛經就不讓我喝冷水,可實在忍不住,就只能偷偷去買了。

等我買完準備找他時發現找不到了,想着打電話給他,一摸口袋發現手機又掉了。我急的不知道怎麼辦,就問路人借了手機撥打那個我背的滾瓜爛熟的號碼。

他着急的問我在哪,我說了位置之後,他沒有罵我而是溫柔的說了句:尚兒乖,站在那別動,等我過去找你。

我說好,我等你。

讓他擔心的姑涼,再也不是我了,讓他着急找的姑涼,再也不是我了。他真的徹底屬於其她姑涼了,他真的離開了,他真的不愛了。

3.

阿遠和男朋友分手一個多月了,在面對怎樣忘記前任這件事情上,阿遠選擇了時間,男生選擇了新歡。

昨晚阿遠和我說:我剛去他空間逛了下,發現他女朋友給他留言說,親愛的,晚上繼續唱那首《當你》給我聽好嗎?

這首歌是當時男生追阿遠時,給阿遠唱的第一首歌,阿遠說那是屬於他們的歌,可如今他竟唱給另一個女生聽。

阿遠的男朋友現在在當兵哥哥,當兵我們都知道的,很少能碰手機,但可以給家裡面打電話。阿遠說她一直在等男生的電話,為了接到電話她每天保持24小時開機,經常半夜醒來,就是怕錯過男生打來的電話。

可是她前幾天在和同學聚會的時候,從朋友口中聽到男生只要一可以打電話就立馬打給那個女生,聊聊他平時的瑣事,聊聊她對未來的打算。

當兵不容易,當兵戀愛更不容易。阿遠說他曾經那麼愛浪的一個人,如今願意為了這個女生安穩下來,這女生很棒。

阿遠還說:而我,或許真的該退場了,他真的不再屬於我了,他給那個女生的愛遠遠多於對我的愛,他那麼在乎她,我除了祝福,真的不知道還應該說什麼了。

4.

總會在某一個瞬間,讓人覺得自己很孤獨,甚至放棄一些對曾經的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事或人,可那都是命中註定的,我始終相信命運。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都會笑着去提起現在的事情,不再讓他影響我們的喜怒哀樂。

有些人失去了就這真的失去了,哪怕你再怎麼想要挽回,都無濟於事,等於做無用功。

與其這樣,倒不如現在兩兩相望,相忘於江湖。因為錯過便是一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