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1

像上班族總是在等周五的到來一樣。周二是個讓人糾結的日子。它是一個工作周的第二天,又距周五還很遠,讓上班族處在需要煎熬的一天。

當然,如果支撐你工作意志的是比工作本身更強大的動力,那麼也就不會在意這天是周一還是周五。

不管我們是否願意,很多人都需要工作。帝都的很多朋友一次又一次的跳槽,有的越跳越出色,有的越跳越低調。

今天和前同事聊天,說現在身邊很多95后,心子突然想問,那些80后都上哪了?

同事說,其實不少人已經漂泊夠返回家鄉了。

聽完這話,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該說大家是完成北漂的階段?還是堅持不下去所以離開了?

2

想想自己已經結婚,工作還算比較穩定,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暗自慶幸?

堅持是一件太難太難太難的事情,不管是工作,創業還是學習等等。

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重複,發現我們還是處在原點,一遍又一遍的學習,發現我們還是只是一知半解,沒有進步。

我們不禁開始懷疑自己,開始反思自己,然後重新推翻,再次出發。

像那幅漫畫一樣,那個挖井人,每一次都挖到只差一點就到水源的地方,然後放棄,重新開始新的挖掘。

3

其實,真正影響我們堅持的是我們的心魔。在堅持的過程中,各種懷疑和猜測,消極悲觀阻礙着我們前進的腳步。

在父母的寵溺下,應該自己做的事,父母為其代勞。看到孩子堅持不下去了,父母出於心疼,就讓孩子歇一歇,或者乾脆說算了,別折磨了。

孩子長大后,要自己面對學業和生活的課題,她想問:問什麼要那麼努力呢?不做這些,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我們大部分人其實是不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方向的,我們更多的是認為自己喜歡,或覺得自己適合,於是我們也會不停的試錯。

很多人也許可以達到他認為比較合適的地步,另外一些人只能處於基本可以的狀態。少部分的人找到真正適合自己並且為之努力的方向,走到最遠,站到最高。

現在很多人做自媒體,大家都知道,咪蒙的助理工資都有五萬,一條廣告都有幾十萬。可是那是少數人的巔峰,大部分人還在自媒體的大潮中苦苦的掙扎,煎熬。

4

心子之前也放棄過一個平台,今天聽一個想要找運營工作的女孩說她之前放棄過兩個平台。

也許很多時候,我們都是認為這條路走不通了,不適合自己了,然後自認為聰明的掉頭改道。卻不知道前面不遠就已經快看到光明了。

之前看一部網絡小說,看了兩三周,實在看不完想棄之,後來無意中翻看發現,其實,只有幾章就要結局了。

如果有一天,現在做的事堅持不下去了,你會怎麼辦?

也許你是覺得這個領域比較有意思,這個行業很有發展前途,或者很多沒有基礎的人都做成功了。

然後你也開始跟風了,然後慢慢發現越來越難,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沒意思。


圖|心子

5

心子想說,如果堅持不下去了,也無需膽怯和難過,無需自我否定和滿腹委屈。

想起劉若英那首《成全》的歌詞:我為你付出的青春那麼多年,換來了一句謝謝你的成全。

我們很多人執着追求愛情,在失敗或者分手后,感到難過和傷心,其實是為自己曾經的付出感到不甘。

如同我們做一些事情無法堅持了,卻又不想立刻掉頭,因為我們對自己的付出感到憐惜,放棄又覺得心理不平衡。

6

心子是工作一年後再考的研究生,卻一直被母親指責不休,認為心子走了彎路。其實,彎路也有她的美麗。

我們從出生就按照最理想的計劃活到老,不出任何錯,不走任何冤枉路。這樣的人生,也許並不見的多麼動人吧?

走過很多的風景,自然知道山峰和海洋的不同,經歷過不同的生活,我們才明白什麼是我們真正想要的。

真正喜歡的生活和工作,是不需要經常與自我進行鬥爭和談判的。

努力去愛的愛不是愛,努力去喜歡的事情,不是你碗里的菜。

如果真愛,就再咬緊牙關,把心魔打敗,如果實在難熬,可以換個跑道,重新整理,再出發。

人生從來就沒有定論,失得皆在一念間,無論怎樣選擇,交給內心那個真實的自我,夜深人靜的時候,問內心,你是否願意為之付出一切而毫無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