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1.

“詩曉,長大了我一定要娶你回家,你不能當別人的新娘”

十歲的向南對十歲的詩曉許諾道。

那時候他們以為只要給予對方承諾,那就一定會實現。誰都沒曾想過未來兩個人是否還會有緣分,命運是否還會這樣一直眷顧着他們。

小時候的約定經過時間的流逝大多都已然忘懷了,或許還會記得,但到老后剩下的也僅僅只是回憶與懷念。

2.

向南和詩曉兩家是世交,大人們在一起常開玩笑說,等這兩孩子日後長大了,就讓他們結婚,我們也成了親家了。

向南爸爸在向南小的時候就和向南說“南南,你是男子漢,你要保護好詩曉,那是你未來媳婦呢”

南媽在一旁打趣,詩曉這小女孩長的又可愛還挺招人喜歡,你說我們家南南能追的到不。

“那當然了,有他老爸在,哪還有追不到的道理”南爸拍着胸脯保證。

而另一家的詩曉爸媽則是這樣說:“這以後啊,有南南照顧我們家詩曉,我們也放心些,現在啊就讓這兩孩子培養培養感情”

大人們想的很美好,詩曉跟向南也是如此。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他們去哪都黏在一起。除了上廁所時,向南去男廁,詩曉去女廁。

3.

四年級的時候,詩曉有一次作業本忘記帶,班主任又特別嚴,詩曉急着在那哭。向南看到很心疼,因為他記得爸爸和他說過,要保護好詩曉。

他伸出小手在書包翻來翻去,翻到了自己的作業本,他將封面上“向南”兩個字改成了“夏詩曉”。

改好后,他把作業本直接遞給了組長。

之後,他和詩曉說:沒事的,別哭鼻子了,我保證老師不會罵你。

詩曉半信半不信的看着向南。

“今天咱們班作業少了一本,你們自己主動承認是誰沒交。”班主任質問道。

就在詩曉準備站起來說是她的時候,有個比她更快的聲音發出了。

“老師,是我,我忘在家了”

“向南?怎麼是你啊,你說你好好的把作業放家幹嘛?留着給你父母檢查么?”

“老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一定記得帶”

向南在班上平時成績還不錯,班主任也沒再為難他就這樣算了。

事後詩曉對向南說對不起,向南說:沒事,我爸爸說了,我要保護好你。

4.

向南想着他這一輩子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夏詩曉。

而夏詩曉,只要安安心心的做他的小公主就好。

他們從小就有寫日記的習慣,他們說好,長大后交換日記。

就這樣一直寫了十多年,很難想象他們是怎麼堅持下去的,一件事能堅持二十一天就已經成了習慣。他們堅持了十多年,這需要有多大的毅力。

他們一邊寫着日記,一邊努力學習,期間誰都沒說誰喜歡誰,誰都沒說要在一起。

因為他們看來,他們之間根本不需要去說這些,好像彼此心照不宣。

他們約好,在六十歲夏詩曉生日前一天,將彼此的日記本放在小時候他們常一起盪鞦韆的那棵樹下。

第二天一起去拿,看看這麼年兩個人都寫了些什麼。

初中和高中,追夏詩曉的人都被向南擋在門外,他說夏詩曉是他的。

自然,有女孩子追向南的時候,向南都統一回答:我有夏詩曉。

臨近高考的時候,兩家人在一起吃飯。南媽問詩曉:曉曉啊,你們這都快畢業了,打算去哪上大學呢?

“阿姨,我想去廈門。那邊靠海。”

“向南你呢?”

“我和詩曉一樣,她去哪我去哪”

曉爸說,南南啊,叔叔可把這寶貝女兒交給你了啊,你得替叔叔好好保護着。

“得了叔叔,我不會讓詩曉受委屈的”

“好好,來,吃飯,吃飯”

5.

高考後,兩人雙雙被廈門那邊的一所大學錄取。

他們滿懷期待的進入了大學,向南學生物,夏詩曉學新聞。

大學間,兩人對着自己的專業拚命的學習和鑽研,當然是一有時間他們也還是會在一起吃飯,看電影,聊天。

他們像普通情侶一樣,卻沒有像普通情侶那樣親親抱抱舉高高。

唯一的舉動就是牽牽手。

畢業時,向南要去國外。

詩曉沒有阻攔,沒有挽留,只說了句:好好乾,加油。

向南走的那天,詩曉沒有去送他,因為她不喜歡離別的場面,她說那樣會很難受。

在飛機起飛的前一分鐘,詩曉收到一條短信:等我。

6.

向南的一句等我,詩曉認真了三年。

可最後等到的卻是向南結婚的消息。新娘是向南一位導師的女兒,在國外時,那位導師一直幫助他,像對待自己兒子一樣。

導師很滿意他,導師女兒對他也很有好感,於是導師想着撮合他們。向南不忍拒絕,便答應了。

他們回國舉辦婚禮,南爸南媽看到兒子帶回來的媳婦,雖然談不上不喜歡,但總歸還是想詩曉當他們家兒媳婦。

畢竟這麼多年,他們一直都是拿詩曉當兒媳婦看的。

兩個人沒能走到最後這一步,也是沒緣分吧,南爸南媽也沒再說什麼,這個媳婦對他們也很好,人漂亮也懂禮貌。

婚禮那天,詩曉沒有去。

她一個人在公司加班,用工作來麻痹自己。

一年後,她答應了家裡安排的對象,對方身世長相人品都還可以,三觀也挺對的上,算是合適的一人。

相處半年之後,兩人結婚了。

她結婚那天,向南抱着一束詩曉最喜歡的藍色妖姬來到現場,他將花遞給了一位小朋友,讓小朋友送去給新娘。

準備走時,曉爸剛好過來。

向南打了聲招呼:叔叔好。

“哎,好”南南嘆氣道。

“對不起叔叔,我沒能答應您,一直保護詩曉,對不起”

“孩子啊,叔叔不怪你,這人嘛,講究一個緣分,感情這種事情,還是要靠你們自己”曉爸拍拍向南的肩膀。

7.

幾十年後的一個早晨,向南和詩曉去了那個當初他們約好的地方放日記本。

只是他們沒有相遇。

第二天是詩曉生日,一家人準備給詩曉過生日,如今的她都有孫子了,小孩子在地上跑來跑去,連連叫着:“奶奶”“奶奶”。

詩曉再次回到那個地方,抱着一絲希望想拿向南的日記本。那是年少時的夢啊。

向南也是如此。

幸好,他們最終都看到彼此的日記本,厚厚的好幾本,這麼多年以來,彼此的心事全在那上面。

可惜的是,他們還是沒遇見。

大概真的是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生。

回去之後,他們各自翻開彼此的日記本,看到這麼多年,兩個人過的都不容易,都流下眼淚。

他們回憶着過去,想念着從前。

他們想着:假如我們在一起,那是不是結局就不是這樣了,是不是他們會很幸福,很快樂。

可人生哪有那麼多假如啊,錯過了,就真的錯過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