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這麼多年了,我認真想了一下我們的關係,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現在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是過同學,是過朋友,是過戀人,是過親人,那現在是什麼呢?陌路人嗎?

01   同學

從初一到初三,你都是坐在我後面。那時候你每個月都會感冒一次,比女生的大姨媽還准。每次你一感冒,晚自習的時候整個教室都是你咳嗽和擤鼻涕的聲音。剛開始我還挺同情你的,後來聽多了也就煩了。

有一個晚上我算不出那道數學題,就把起撒在你身上,“有病不會去治嗎?一天咳咳咳,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生病啊?”你抬頭看了我一眼,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同桌說我太過分了,我也知道,因為話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那個晚上,我一夜未眠,我在想我要怎麼跟你道歉你才會原諒我呢?

第二天早上,我起了個大早,去食堂買了麵包和牛奶偷偷塞進你的桌子里。你到教室的時候,我不敢看你也不敢和你說話。於是我塞了一張紙條給你,上面寫着“對不起。”雖然你回了一句:“沒關係。”但我還是很內疚,可是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我什麼辦法也沒有。

原本我們就很少說話,從那件事情之後你跟我說話的次數就更少了。那時候我每一科成績都比你好,但是為了讓你理我,為了減少我心裏的內疚,測驗的時候我總是故意寫錯公式,試捲髮下來我就會拿着錯題去問你。剛開始你總是會很耐心的教我,後來你說:“以後不要再故意做錯題目了,平時測試的成績跟期末評優有很大的關係。”

我問:“你怎麼知道?”

你說:“因為你犯的都是同一個錯誤,按你的水平這種題目對你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我才發現原來我表現得那麼明顯啊,不過也好啊,一來二去我和你關係漸漸變好了。

02   朋友

我和你的關係從同學上升為朋友好像是初二下半個學期吧?那時候是紅眼病高發期,你很不幸地感染上了。我拿題目去問你的時候,你怕把紅眼病傳染給我:“你把頭轉過去,我算好了再告訴你。”我說:“我不,我就要看。”你嘆了口氣,繼續算題。

有一次,我在你滴眼藥水的時候把它了搶過來,在你還沒來得急制止我的時候,我就把它滴進了自己的眼睛。結果第二天我也感染上了紅眼病,你跟我一起請假出去看醫生。

回學校的路上我跟你說我以為滴眼藥水可以預防。你笑着說:“我們先假設你說滴眼藥水可以預防紅眼病這個觀點成立,可是你滴的眼藥水是我用過的,已經被感染了啊。”那是你第一次對我笑,我才發現原來你有兩個那麼好看的酒窩。

我這個人比較健忘,平時頭疼發熱去打針回來總是不記得吃藥。我得紅眼病那幾天,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吃藥、提醒我滴眼藥水也不會好得那麼快。

跟你混熟之後,你告訴我你媽媽生你的時候是剖腹產,這就是你體質為什麼那麼差的原因。

我說:“體質差可以去鍛煉啊,跑步、打打籃球都可以啊。”

你說:“一個人跑步太傻太孤單,球技不好沒有人願意跟我玩。”

我說:“我可以陪你一起跑步啊,剛好我也想減肥。”

你目光在我身上打量,“身高160,體重85你確定要減肥?”

我抓狂,“你管我?就問你去不去?”

你說:“去,幹嘛不去。”

後來我們約好每天早上六點十分在操場見面,圍着400米的操場跑五圈就去吃早餐。舍友問我是不是喜歡你,或者你喜歡我。我說不是,我們只是關係比較好而已。

03   戀人

高中的時候,我和你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只是我在5班,你在22班,我們不在同一棟教學樓。我們的課從星期一排到星期天中午,一周里我們只有星期天下午是屬於自己的時間。

每周星期天中午放學,我們就會一起去學校斜對面那家粉店吃螺螄粉。你吃不了辣,每次你都叫阿姨不要加辣,有時候顧客太多,阿姨放錯辣椒給你,你也會含着眼淚把它吃完。我總是嘲笑你,但你從來沒放在心上。

有一次,你去醫院看你剛做完闌尾炎手術的同桌,我一個人去了那家粉店。阿姨問你為什麼沒有來,我說你有事。她說:“什麼事那麼急,連陪女朋友吃東西的時間都沒有?”我跟阿姨解釋我們並不是男女朋友關係,阿姨說現在不是以後一定是,我只是笑笑。

後來我告訴你這件事情的時候,你說還是阿姨了解你,我說你沒個正經。然後你突然一臉嚴肅地跟我說你想和我在一起,我問你喜歡我什麼。你說你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你感覺和我待在一起很舒服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就答應你了。

我不記得那天我是怎麼回到宿舍的,好像是你把我送回到宿舍樓下,我一個人上去,又好像是我在路上遇到了舍友,和她一起回去的,我不記得了。不過我記得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別好。

我答應和你在一起的前兩個星期,每次見到你我都不好意思看你,不知道該說什麼。你總是一臉寵溺的揉着我的頭髮說:“以後就習慣了。”天知道當時只有一米七的你對一米六二的我做這個動作有多不搭,但那時我卻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生。

04   親人

待在一起久了之後,我們越來越了解彼此。你會包容我的小任性,我會理解你偶爾不耐煩。每次我們吵架,不管誰對誰錯,你總是第一個先道歉,等我冷靜下來的時候,你會慢下心來告訴我我那樣做是不好,我也會反省自己,慢慢改掉。

有時候我睡不着,我就會想我們之間的關係,好像一直都是你在讓步,一直都是你在受委屈。後來你對我說:“只要你開心,我就不覺得委屈,而且我是男生,本來就應該讓着女生啊。”我覺得你說這句話的時候特別帥,我說:“我一定是上輩子是做了很多好事,這輩子才會遇見你。你怎麼那麼好?我怎麼會那麼喜歡你?”你說:“要一直喜歡啊。”我說:“好。”

我們住在同一個鎮,每次放假我們都是一起回家,鎮上的人看到我們走得那麼近,也知道我們在談戀愛。有一次我們走在一起被我爸看見了,本來我以為會遭到一頓臭罵的,沒想到我爸竟然破天荒的告訴我他和我媽媽是小學同學。

我爸說談校園戀愛沒什麼不好,只要不影響學習就行了。我向我爸保證,一定不會影響學習。後來每次我回家,我爸都會問我們還在不在一起,學習成績有沒有下降。我拿出成績單給他看的時候,他樂開了花,“哈哈哈,不愧是我老楊的女兒,有出息。”

好像從那時候起,我爸就開始肯定你了,他叫我一定要看好你,別讓別人拐跑了。我說:“怎麼會,他現在喜歡我喜歡得不得了,怎麼捨得離開我呢?”我爸說“我知道我女兒很有魅力,但是異地戀會發生什麼事情誰也說不清楚,所以你得努力,努力跟他考上同一個學校。”

那時候我覺得我爸多慮了,我那麼喜歡你,你那麼喜歡我,我們的感情怎麼會被距離打敗呢?

05   陌路人

高考成績出來,我跟你差了25分。我說我想留在南方,你說你想去北方。我才發現原來我們以前從來沒有討論過去哪裡念書、要不要一起去這些問題。

我問:“你能不能為了我留在南方?”

你問:“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北方?”

因為填志願這件事,我們冷戰了一個月,那是我們第一次冷戰。冷戰第一天,我負氣跟一個初中同學去外省打暑假工,換了手機號、不上QQ、不登微信、不更新微博。想到你可能正在滿世界的找我,心情莫名大好。

我們冷戰一個月後,我爸打電話告訴我你來找我了。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收拾東西回家!你在汽車站見到我時,把我臭罵了一頓。我一個月沒見你,你一個月都沒理我,為什麼見到我要罵我呢?我哭得歇斯底里,對你拳打腳踢,你也任由我打罵。

回到家,我說服自己接受你去北方念書、我要跟你異地這個事實。

大一剛開學一周,你進了學生會,每天忙到回我信息的時間也沒有。我告訴自己你在忙,你在努力,我得懂事,不能吵你鬧你。

好不容易寒假到了,我以為自己能見到你,沒想到你卻說你要留在那邊參加社會實踐,不回來了。我說那我過去找你,電話那頭的你吞吞吐吐,我知道很多東西從我們異地開始就已經變了……

從那之後到大一下半個學期開學,我沒再主動聯繫你,你也沒有聯繫我。我知道,你在等我主動說分手,這樣你就不至於會有那麼多愧疚感,畢竟先提出在一起的人是你。

很多人都說,戀人之間永遠不要隔着屏幕說分手,因為可能一個擁抱,一個眼神就可以挽回一段戀情。你知道的,我是有感情潔癖啊,我怎麼可能會允許自己跟一個已經喜歡別人的你在一起呢?

如你所願,如我所料,我跟你提分手的那一刻,你什麼也不問,直接回了一個字——好。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竟然有一種自己解脫了的感覺。因為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酷,你也一定這樣認為吧?

06  陌路人後續

大一暑假,我爸叫我出去幫他買酒,你站在馬路對面等紅綠燈,我拽着我爸給我的50塊錢,手心全部都是汗。綠燈的時候,我現在原地不動,你緩緩地朝我走過來,臉上堆滿了笑容,還是一如既往地好看。

一年不見,你長高長壯了不少,那時候你說你每周都去健身房鍛煉是真的啊?

跟我想象中的一樣,你對我說了句:“好久不見。”我問你:“最近過得好嗎?”

你說:“我現在過得很好。”

我問:“她呢?”

你說:“她也很好,我們現在過得很好。你呢?”

我說:“我現在過得也很好,班裡面有個男生追我,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接受他。”

你說:“看準點,別再找一個像我這麼混賬的人了。”

我笑笑,你混賬?你確實挺混賬的,可是你是我喜歡過的人啊,我怎麼捨得怪你呢?追我的人是我杜撰出來的,我是想讓你放心啊,總是讓你活在背叛我的愧疚中不是我的本意啊。

你真是很厲害,一個人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了那麼多角色。雖然你最後牽手的人不是我,但我還是祝福你,祝你幸福。

你來過,又走了。我愛過了,也恨過了,最後也釋然了。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曾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知道你走了,也走得很徹底。但我還是希望她是真的比我還要愛你,也希望你們能好好過,這也不枉我放手放的那麼徹底。

前路漫漫,願君一切安好。




(PS: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期待小汪更文,但是還是要說一聲,這個月是考試月,小汪要複習,也要兼職,可能不能經常更文了。感謝看過小汪文章的每一個小夥伴,在這裏,小汪祝大家一切都好(∗ᵒ̶̶̷̀ω˂̶́∗)੭₎₎̊₊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