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1.

算了算日子,我和嘉誠也分開一年多了。那時候我以為我這輩子都遇不到愛情了,我以為我這一輩子就在他的影子下活着。為他喜,為他樂,為他悲,為他痛。

白羊座的女孩子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付出自己的全部,會將自己所擁有的全部的東西都給喜歡的那個人。她不管對方接不接受,她只顧着自己的付出。

而往往這個時候的付出,都是不被珍惜不被重視的。在愛情里,只有對等的付出才能夠更好的長久,單方面的愛戀,除了分手還是分手。

前两天,朋友問我一個問題,她說:阿尚,現在的你是選擇愛還是被愛。這個問題如果在一年前或者幾年前問我,我都會毫不猶豫的說:我選擇愛。喜歡就主動去追,扭扭捏捏的多難為情。

可是現在,我的回答卻是:我選擇被愛,我只想好好的做一個小公主。

可能我真的對愛情有點畏懼,受過傷的心很難完全痊癒。在我才開始寫情感文時,有個讀者和我說,曲尚你還小,你這麼早去經歷愛情,這對以後是有些弊端的。

我好奇的問他,為什麼?

他說:太早的遇見愛情,若是受了傷你會不自覺的有些害怕,有些抵制。當真正到了遇見愛情的年齡時,你反而不願意去接受了,因為你怕再次受傷害。這樣子的你,可能會錯過一段美好的愛情。

2.

那時候還體會不到,如今卻是真的體會的很清楚。

因為在一段感情中受過傷,所以你很難再去接受另一段愛情,我和嘉誠分手后,那段時間我把自己封閉起來,我和自己說,從今以後,再也不要主動去愛人。

誰先動情,誰就輸了。

分開的這一年裡,我有遇見一些人,有看着順眼的,有聊的舒服的,還有喜歡自己的。閨蜜說一個人累了,就找個人陪吧。

我說不用了,我一個人也可以。

閨蜜知道,我還沒從嘉誠的陰影里走出來,她知道我心裏還有他的位置。

可就在昨天,有個男孩子向我表白,我們在一起相處了三年多,一直以來他都陪在我身邊。我拿他當閨蜜,他拿我當兄弟。

我和陸嘉誠的事,他也知道,他說陸嘉誠失去我,是陸嘉誠的損失。失戀的那段時間,他一直哄我開心,逗我笑。我覺得他好像就是個鄰家哥哥,陪我走過最難熬的日子。

朋友有提過他喜歡我,我一直都沒在意。我怕打破朋友關係,成為戀人之後,萬一分手會很尷尬。

當他表白的那一瞬間,我是懵的,有點不知所措,他說他不想再讓我一個人獨自面對大風大浪,他說他不想再讓我成為別人家的小公主,他說他不想再讓我身邊有其他人。

3.

我總是逞強做所有的事,生怕別人會對自己不滿意,白羊座是個追求完美的理想主義者。對別人的好勝過對自己的好,在外人看來好像就是個無堅不摧的女漢子。

他說我就像是個刺蝟,外表堅強,滿身是刺,但內心卻很柔軟。又好似一個玻璃球,外邊玻璃碎了,裏面的水也就流了出來。

世上最動聽的情話不是那句“就算全世界都對你惡語相加,我也會對你說上一世情話”而是“忘掉名字吧,我給你一個家”

尚兒,往後你別逞強了,做我的小公主好嗎?我心疼你。

我想了一會,嗯,該放下過去接受未來了,像閨蜜說的,給喜歡自己的人一次機會,或許在以後你會發現,你們其實也挺合適的。

逞強久了,也想要有一個肩膀去依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