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會失去自由,明知這是一生一世的合約,為了得到對方,為了令對方快樂,也甘願作出承諾。戀愛旳一個追求不自由的過程,當你埋怨太不自由了的時候,就是你不愛他的時候。——張愛玲


圖片來源網絡

文|念伊伊

-01-

我在浙江時,租住在一個姓陳的房東家裡,陳老闆做箱包生意,家裡非常有錢。他娶的老婆年青漂亮,據說比他小10多歲呢。

老闆娘叫阿珍,對人友善且和氣,是個溫柔而嫻雅的女子。

剛開始他們夫妻特恩愛,男人在外掙錢,阿珍就在家操持家務。

可沒多久,某個晚上我聽到樓上有激烈的爭吵聲,接着玻璃摔碎聲、夾雜重物摔落聲,繼而聽到女人尖叫哭泣聲。足足折騰了許久,才漸漸歸於寧靜。

第二天中午,我才看到阿珍戴着墨鏡出門,嘴色有明顯的傷跡,我關心地詢問了她一下,才知道她老公在外有了相好,爭吵時她老公居然動手打她。

結婚才一年多,阿珍的老公就在外有了情人,就因為阿珍沒有生出小孩,還揚言要和阿珍離婚,阿珍卻打死也不離。

這下他老公更加是無忌憚,晚上經常不回家,回到家要麼吵架,要麼打她。我在樓下經常聽到他們激烈的打罵聲,幾乎每次都是以阿珍的哭泣聲結束。

每當看到她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我心裏又驚又怕恐懼到極點。與其這樣活受罪,不如早點離開這個變態又無情的男人。

我問她,為什麼不離婚呢?她說自己生不出孩子,再找一個男人也差不多。沒有愛和尊重的婚姻是不道德的,阿珍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這哪裡是家,根本就是地獄。

最厲害的病毒,是愛和謊言。

還好,我單身。

-02-

我閨蜜有位朋友琴,40來歲的樣子,與前夫離婚後,房子與錢什麼都沒得到,離婚後一無所有,只剩下一張蒼老而憂慮的臉。

後來聽說找了個男人,沒多久就搬到那男人家去了。

琴是普通的打工族,工資幾乎都拿出來花光了。琴在那男人家很勤快,買菜做飯家務活全包,把那男人當老爺般伺候着。

其實那男人除了有套房子外,其他真沒啥拿得出手。但他自我感覺特好,不管在家在外都對琴呼來喚去,很有當家做主的派頭。

有一次,一句不和男人立馬讓琴滾蛋,也不管外面下着雨,咆哮着讓琴收拾東西滾。

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他們在一起也半年多了,男人一丁點情義也沒,冷漠得比陌生人還要可怕,句句話像刀子在切割着琴的心。

琴流着淚央求他明天走好不好,他卻執意要把琴立刻掃地出門。

甚至把琴的衣物都丟在地上,各種惡語羞辱。琴流着淚,心碎一地,拖着箱子,像一隻被人遺棄的流浪狗一般,淋着雨哭泣地遊盪在街上。

世界之大,卻沒有琴立錐之地。蒼涼而無助。掏心掏肺地對一個人,並不能真的以心換心。

愛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里,然後開出花來。

還好,我單身。

-03-  

因為我父母從小管教嚴厲,讀書時根本沒有談過戀愛。

上班后也談過一個,可惜男方家裡過於貧寒,我父母出面擾了局。直到我23歲獨自到浙江打工,才開始真正談戀愛。

因為上面阿珍的婚姻,讓我的擇偶標準有了轉變。我不想找浙江人,因為他們太大男子主義,再有錢我也不要。我要找個有責任心,善良而有能力的人,有沒有錢並不重要。

於是,在浙江人與北方人中我選擇了北方人。

當時我是喜歡他的敦厚善良,人也聰明勤奮,即不會像浙江人那人大男子主義,也不會為生計發愁,有愛就有一切。

在外漂泊久了,有個踏實的肩膀靠靠也是蠻好。於是就那麼心無城府地在外地找了個男友,也就是我後面的老公。

對,他就是一個沒錢沒房也沒啥情趣的人,我當時也就看中他的踏實和勤奮。覺得跟他在一起很穩妥,我各方面都要比他好,他肯定會好好珍惜我。

沒錢,沒關係啊,夫妻同心,其義斷金。一起掙唄!

後來,我們有了女兒,有了房子和積蓄,他卻轉身離去。容不得我苦苦挽留,去意已決,一切拘留都顯得格外蒼白而無力。

錯付一段情15年,這世上居然有人在40歲說遇到真愛,那有那麼多愛啊!都是騙人的鬼話罷了,不是早過了無知與幻想的年紀了嗎?為啥他卻執迷不悟,哦,他的真愛不是我。在我面前說真愛,讓人噁心。

啊,多麼痛的領悟,你曾是我的全部,可是我回首來時走的每一步,都走得好孤獨……

每每聽到這首歌時,我都淚眼迷離。愛過方知情重,醉過方知酒濃。

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沒有愛,我寧可單身。



圖片來源網絡

-04-  

沒有了男人,可我和女兒還要繼續活下去,再多的眼淚也支撐不起瀕臨破碎的家,除了瘋狂工作學習掙錢,我沒功夫去傷春悲傷,現實生活是殘酷而無奈。

沒有愛情,我還有親情和友情,我如果不堅強着面對生活,女兒的人生該如何揚帆起航。

我要咬牙繼續活下去,嘗試着自己即當媽又當爹的另類人生。

女兒我送去住讀了,平時要工作,根本抽不出時間照顧她。只有周未回來,我們一起交流和相互取暖。

家裡電泡壞了、水池堵住了、甚至搬不動床墊等等,這些生活中需要男人出力的瑣事,我都盡量自己動手解決,那個嬌弱的女子從此一去不復返。

女漢子都是被生活逼出來的。哪個女人不想有個溫暖的肩膀可以依靠,不管自己願不願意,工作和生活都必須拚命超額完成。容不得一絲鬆懈。

記得有一次,我加班了整整一夜,回到家累得實在不行,撲倒在床上像死狗般,立刻進入夢鄉,估計把我抬去賣了也醒不過來……

平日回到家,冷鍋冷灶,沒有一絲家的煙火味。每天夜裡,寂莫和孤獨像一個深不見底的怪獸,把我牢牢抓住不放,生生讓那些痛苦的畫面和對話把我撕咬得鮮血淋淋,痛苦不堪。

措手不及的打擊狠狠臨幸了我。

那時最害怕生病和來例假,一個人痛得說不出話來,女兒不在,熱水都喝不上一口。我把所有的葯放在床上,以便隨時服用。

漸漸我習慣了沒有男人的生活,我會安排好女兒的生活,還把我所有時間都安排充盈,其實自己有能力照顧自己和女兒了,有沒有男人並沒那麼重要。

愛情是風花雪月的事,失意的人是玩不起的。

沒碰到對的人,我寧可單身。

-05-  

從此,我過起了照顧女兒的單身生活。朋友看着我生活不易,盤算着給我找合適的對象。

平常我都委婉謝絕,不是不想找個伴,只是前一段婚姻留下的陰影還沒有消散,不敢輕易就再嘗試,我脆弱的心經不起再折騰。

那種透支了所有的感情的心,早已空幽幽靜寂一片,寸草不生,沒有一絲生機。

再說,我也不是年少時的我,不會再為一個喜歡的男子義無返顧,我懂得了自強與自愛。

有一次,在朋友聚會時認識位男士,看上去頗為紳士,彼此交談愉快,相互留了電話,約好以後有空再聯繫。

後來才知道是朋友存心布的局,就是看我們彼此有緣份沒。知道了真相后,我有些意外也沒當回事,結果那男士常打電話約我出去。

無奈出去了一次,他問一切有關我離婚的事。還問我現在收入多少,有無其他資產,甚至暗示晚上去開房。我頓時心裏火起,敢情他是在試探我的底線?

想上我,你還不夠格?居然還想財色雙收?真恨不得抽他一大耳光消氣。

人模狗樣的樣子,卻出來噁心人。草,自以為事的渣男。

想到這裏,我把杯里的酒潑在他臉上,在他詫異的注視下,拿上自己的包,瞧也不瞧他一眼,轉身優雅離去。我單身也不是你能欺負得了的。

現在的男人怎麼啦?有點人模狗樣就想找富婆,就想隨便到處約炮,還得感激他看上你?

忘掉歲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壞,我們永不永不說再見。

寧缺勿濫,單身真好。

-06-

這世上真有雞肋似的婚姻,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里高育良的髮妻吳教授,她的婚姻令我震憾而痛心。

吳教授是知書達理的文人,卻與前夫離婚後,還是選擇跟他生活在一起,自欺欺人地過無名無份的生活。我想吳老師並沒有多愛着他老公吧。

吳教授不肯離開前夫,是因為她的虛榮心在作怪。省委書記的夫人,多麼閃亮的光環多讓人眼饞,離開他她將失去一切,更害怕她不幸的婚姻成為別人的笑柄,所以吳老師才委屈求全。

外面看來是多麼恩愛的一對人,其實只是一個空殼。

還有祁同偉的老婆梁老師,那個曾經讓祁同偉跪着向自己求婚的官二代。她以為憑着自己家的權勢和地位,祁同偉婚後也會對她言聽計從,可是她想得太天真了。

祁同偉那驚天一跪是向權力低頭,而非是為了她。她並不了解自己的男人,婚後很快就被嫌棄和羞辱,梁璐的命運與吳教授的命運有異曲同工之妙。

都是嫁了有能力有魄力的男人,享受着讓人艷慕的官太太能擁有的一切便捷,在外人眼裡風光無限,卻在人後過着名存實亡的婚姻,痛苦自知。她們放棄了做女人的尊嚴,為了權力而扭曲自己的人性,可悲可嘆!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與其湊合,寧可單身。



圖片來源網絡

-07-

人到中年,千帆經歷。平淡而富足的精神生活才是我所想要追求的。

人生有兩苦,想要卻不得,擁有卻失去。

我從不會主動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特別是人到中年,愛情就是一件奢侈品,有錢有閑的人才配擁有。

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如果給不了別人幸福,不要去擾亂別人的寧靜生活。遠遠地欣賞,多好。

得不到才是最美的。自己擁有的加倍珍惜,不要等失去后才幡然醒悟。

在獨自品味生活的五味雜陳時,那些如煙往事會時不時蹦出來,回憶也是一種享受。

想着彼此在生命中最美的日子里深愛,與最愛的人共同度過許多流年,一切都很滿足了。

即便,曾在風雪交加的深夜,淚流滿面瘋了似的尋找他;

即便,做飯時因為心緒不靈,切得自己的手指血流滴滴;

即便,女兒交書學費時,窘迫的我只能剋扣自己的衣食;

即便,被那些居心不良的噁心男人挑逗、約炮冷眼看低;

即便,累得像狗也要掙扎着爬起來工作,不敢隨意打的;

即便,看着別人一家人三口相親相愛共就餐,一起歡喜。

……

忘掉歲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壞,我們永不永不說再見。

-08-

與其湊合,寧可單身。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的愛早已全部付完,以後再也擠不出多少。

要知道,處女座的我敏感而多疑、霸道而任性、固執而膽小、神精質般糾結一切事物,是一個超惹人嫌棄的人。

這樣的我,一直單身。

如果沒有等到對的人,我情願單身。

有女兒相伴的單身,真好。


我是念伊伊,70后單親媽媽,育有一女,專註理財和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