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1.

回家的公交車上,旁邊一姑娘在打電話,對方大概是她好朋友。她說她昨天跟喜歡的男生表白,可是被男生拒絕了,男生說還不想戀愛,想好好工作。

姑娘覺得尷尬,怕留着對方的聯繫方式自己會忍不住去聯繫他,所以就把他給刪了。

她說她真的很難受,表白失敗連朋友都不是,可不表白自己又不甘心。因為不缺朋友啊,缺的只是男朋友,而這個男朋友,我希望能夠是你,所以最終在兩者之間選擇了後者。

而選擇這個後者的代價就是失去再次問候的身份,要說以朋友的名義再去和他聊天,那不可能,他覺得尷尬,自己本身也會覺得如此。何況那種氛圍,估計會冷成冰。

選擇後者的同時,要做好兩種準備。一是你去表白,然後成功了,你們在一起了。二是你去表白,然後失敗了,你們做不回朋友了。

在一段感情中,一但牽扯到愛,說實話,那味道就不一樣了。關係再好的兩個人,如果捅破了最後一層膜,提到了愛,那可能兩人之間多多少少也會有些阻礙。

有些關係只能到此為止,再前進一點,或許就是萬丈深淵。

2.

姑娘跟朋友打完電話,哭的像個淚人,在一旁的我看着有些心疼,從包里拿出紙巾疊好遞給她。她抬起頭看了看我,說了句謝謝。

我微笑的回了句,沒事。

姑娘看我拿着手機碼字,便問我:你是在寫小說嘛?我搖搖頭說不是,只是寫文章。

她想了一會,然後問我:剛剛我和朋友說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吧。我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我說,很難受這種感覺,我也曾體會過。

姑娘好奇的問我,那你是怎麼度過的。

很久之前喜歡的一個男生,那時候我們都還不懂事,只知道喜歡一個人就是要對他好,如果他也喜歡你的話,那他也一定會對你好。

後來,我付出了很多,他都沒用感動。可能這就是不愛吧,當你不喜歡一個人時,無論他做什麼你都不會感動,無論他對你有多好,你都不會在意。因為沒有感情在裏面,雖然說人都是感情動物,心都是軟的,但是心軟並不能夠轉化為愛情。

孩子氣的我把他刪了,他也不曾發覺。那段時間我每天都逼自己忍住不碰手機,因為我知道一碰手機我就想着到處尋找他的痕迹,甚至可能會忍不住把他加回來。

直到有一天,我發了一條說說“什麼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列表裡少了一個我?”,他評論了一句:剛剛發現。

我愣了一會,沒想到他會看到這條說說,也沒想到他竟然還會評論。之後我也忘了我們是怎麼又恢復成好友的,不記得是我加他還是他加我。

我只記得那段時間是真的難熬,他的手機號,QQ號,微信號,我都倒背如流,卻始終提醒自己忍住,不能聯繫。好像聯繫了就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

3.

姑娘問: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再也沒有刪過任何人,因為我在這期間明白了一個道理。

姑娘疑惑的看着我,我說,其實刪和不刪都一樣,你刪掉他的聯繫方式,你就真的能不聯繫了嘛?如果真的忍不住,很想他的話,你還是去給他打電話,問他在幹嘛。

所謂的刪好友,刪聯繫人,不過就是自己潛意識里的一個感情枷鎖,你以為你解開了,可沒想到那個鎖早已生了銹。

比如和前男友分手后,我們都很默契的沒有刪掉彼此的任何聯繫方式。我們之間可能偶爾會聊幾句,但是基本上沒什麼事都不會去打擾,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感情已經是過去式了。

朋友說,你們都分手了,還留着聯繫方式幹嘛?虐自己啊?我說不啊,我只是還想知道他的消息,儘管他已經不是我的愛人。

我和他是我們圈子里唯一一對分手后沒有互刪的。我時常調侃着說,就屬我們這對最冷靜,最理智。

4.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沒有必要再看到對方的生活,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沒什麼。不管對方過得好不好都與自己無關,好也罷,不好也罷,那都是他的事。你都只是一個前任。

當真要刪除一個人,那應該是在心裏刪掉,並非手動刪除。手動刪除,腦海中還有記憶,人是很難去控制自己的大腦,一般都是隨着心裏的想法去做某一件事情。

我看到他在朋友圈裡發他和他女朋友的照片,秀着恩愛的時候,我也很難受啊,可那又能怎樣,我清楚自己的定位。看到他過得快樂,我也為他開心,只是我做不到祝他們幸福,我只能祝他幸福。

終有一天,我也會這樣在朋友圈裡秀着我和我男朋友的照片,到時候咱還可以來比比。

可能很久之後的某一天,當我們再次回想起曾經時,看到對方發的一個動態,還會感到一絲心酸。那個曾經我最深愛的人如今有了依靠,這時或許我們能夠做到去釋懷,去道一聲祝福。

去和那個Ta說句:你有你的愛人,我有我的愛人,祝你幸福,也祝我幸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