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一、少年不知愁滋味,夜無眠是因為誰

青春是生命最完美的一場圓舞曲,從頭到尾,帶着律動的節奏,緩緩的來,旋轉中,眼眸里都是時光的饋贈,清澈,含情脈脈,滿臉洋溢着年華之美。

一曲舞罷,還沒有來得及細想,就站在青春的末梢神經上,稍不留神,這個美妙的時代就一去不復還了。

正值青春時,反而覺察不到,總覺得有大把的時光,可以無限使用,永不幹涸一樣。

晚上可以不睡覺,瞪着天花板,腦海里想着心愛的男孩女孩,甚至漂洋過海來看你,飛起來,一個大大的擁抱,親吻,彷佛世界上,沒有愛情,人生就沒有了趣味。

夜夜無眠,並不是真的思念誰,而是隔着歲月的河去觸摸那些亘古的往事,那麼神采飛揚的愛情故事,多少會給少男少女們一些希冀,關於愛情,我可以想十天八夜,不眠不休,好像聽到了愛情的神曲,我跟着唱誦,好像就到了滿園花香的殿堂里,那裡有王子為我穿上水晶鞋子,有公主親吻睡着的王子。

二、愛他,並沒有特別的原因

我站在五月的波心,心神不寧,我記得那一年花開的很早,薄紗長裙,長發及肩,我站在河邊,手裡站着一封粉色的信件,我看着過往的人群,想發現他突然出現在我的視野範圍,將那封帶着我滾燙的心的信塞到他的手裡,轉頭就跑,連跑的方向我都想好了,可是他一直沒有出現,直到月上高樓,我無力解衣消愁,我看着懸在手心裏的月亮,在水裡一動不動,不會游泳的我,掉進了五月的愛琴海,他不在,我慢慢沉下去,他仍然不在。

我的信在水裡化作了一灘水,和冰涼的河水一起,將我劈頭蓋臉的澆醒,我冷的直打哆嗦,救我的人,把我扛到了醫務室。

我昏迷的時候,腦海里,都是粉色的信,漫天飛舞,而他在夢裡。

為什麼愛他,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回眸的一眼,沒有任何語言,他高高的鼻樑,還有一雙深邃的眼睛,頭髮短短的,凸顯的臉部線條很剛硬,他應該心腸不怎麼柔軟。

可是我卻喜歡上了他,每次上課都要尋找他的身影,想知道他的一切,不管好壞,照單全收,可是他並不知道我的這些苦心。

原來愛情還有一種,是獨角戲,我在這場戲里,飾演了最傻的女孩。

三、他問我,為什麼總能見到我

我在他經過的每一個路口,都放上我的影子,我不辭辛勞的奔跑,我爬上屋頂,看他在校園裡穿梭的騎車,自行車後座上是一個扎着馬尾的女孩,那一刻,我從屋頂摔下,摔傷了腿,卻感覺不到一點疼。

在醫院躺着的那些天,班級輪流有同學過來看我,直到最後他來了,精神很頹廢,他看着我,半天說了一句:為什麼我總會遇到你?

好像他很痛苦,我是一個他不願遇到的人,我想,那一天,我的腿一點也不疼了,因為他來了,他不喜歡我,可是他說:如果沒有遇到我,他就不會現在這個樣子。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去質問他什麼意思,他握着我的手,眼神幾乎可以將我殺死,可是他一腳蹬上了病房的門,一手捧着我的頭。

我滿臉通紅,我覺得他好陌生,可是他陌生的臉靠近我的時候,我卻覺得一股溫暖的氣息縈繞着我,他竟然吻了我。

我暈倒了,幾乎!

四、我以為我們再也不會相見

夢裡,他深情,霸道,可是醒來時,才知道我夢到他了。

大學的時光,豐富而多彩,每天都是一個精彩的圖景,他的和我的從不交疊,因為他不知道我的愛,我也不敢告訴他,因為他身邊一直有一個女孩。

畢業,傷感,我看着滿桌的酒瓶,失落的哭了,一場遊戲一場夢,大學畢業,各奔東西。

多麼凄涼,我回望過去的四年時光,人生里除了他,幾乎沒有其他,愛情的暗戀里,唯獨我自己知道辛苦異常。

回眸時光,都是我自己的戲份。

可是峰迴路轉,那一天,我趕火車,廣播里喊着我的名字,我驚呆了。

誰在找我。

原來,他在找我嗎?

既然就要分開,可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我愛你,他拉着我的手。

我覺得有些頭暈,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我誰也沒有說過。

感情的事情,從來沒有言語,可是他怎麼知道我的愛濃的化不開。

他看着我,人潮湧動,他拉着我的手:不要離開我,我發現我愛上了路口的女孩,就是你,答應我,陪我走下面的路,我和你走,或者你和我走,總之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聽到他說的話,鼓膜着我的耳朵,車站人口眾多,這樣被他握着手,含情脈脈,心裏像敲了大鼓。

他攔住我:不要想了,跟我走吧!

我的青春因為回眸,而獲得了新生,我愛上他,暗戀成癮的時光里,並不是沒聲沒息,他知道我的目光里,都是對他的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