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命運嗎?我信。

跨年夜,她終於肯出門,融入人群,參与到朋友的聚會中。其實,她根本就不相信,這種儀式感和形式主義。她明白,只要自甘沉淪,再多的新年也不是開始,但只要全力以赴,任何時候都不會太晚。所以,她並不抱希望。

現場有樂隊在演出,邀請觀眾上台演唱。玩樂隊,是她眾多的心愿之一,但一直沒有機會實現。何況,她深知自己唱歌難聽。但是,那一刻她忽然決定,要抓住這寶貴的機會。她想對着深邃的夜空,用儘力氣,唱一首《一生所愛》。

“抱歉,我們不會這個。”樂隊主唱說。

她掏出手機,打開自己的歌單,讓他挑選。

“《平凡之路》吧。”他說:“你唱應該很好聽。”

她的心中,咯噔一下。不偏不倚,竟然會是這首歌。

冥冥之中,命中註定。

這首歌,之所以會出現在歌單中,只因為她聽聞,那個人在離開后,反覆在聽這首歌。她像一個猜謎的小孩,一遍一遍聽着這首歌,想要探究他當時的心情。只是,始終始終,她聽不懂。她聽不懂,他內心深處的掙扎與苦澀。

後來,她跌跌撞撞,摸爬滾打,終於有機會聽懂,他的自責,他的擔憂,他的絕望。但是,一切都已太遲太遲,他們又一次擦肩而過。平行時空,各自修行,相逢無期。隔着遙遠的時空,她只能為他默默祝願,靜靜守望。

跨年夜,不偏不倚,這一首歌。

“易碎的,驕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樣。”音樂響起,她用儘力氣歌唱。

“他也不希望被施捨。”耳邊又響起,慈父般的勸慰。是啊,我的確應該信任你。我所有自以為是的擔心,都是一種質疑與傷害。如果你真的值得被愛,你一定會重新振作,回來找我。正如我重新振作后,回來找你。

“我曾經毀了我的一切,只想永遠地離開。”她向著無盡的夜空。

“優秀的人,永遠都是優秀的。”慈父般的透徹。你的自責,我終於感同身受。但是,親愛的,我們都是肉體凡胎,只能在當時當刻,做出自認為的最優解。我不希望你自責,正如你一定也並不希望我自責。

歷經艱辛,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和你一樣,都太過逞能,想要彼此擁抱,卻最終找錯方法。你和我都是凡人,終究都會犯錯,都會迷失,心存善念,本是你我的優點,但事後思前想后,卻並不可取。因為,一切都可以去補救。

我知道,如果你真的堅定,一定會站起來。如果你真的美好,一定會再回來。看你跌倒,又疼又愛。但是,這是命運給你的成長契機,我無法插手,只能守望。請不要放棄,請不要認輸,請你相信自己,永遠真誠勇敢。

“向前走,就這麼走。”她聲嘶力竭。

跨年夜,用一首歌,與往事告別。冥冥中的註定,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我也要繼續,在自己的軌道上拼盡全力,努力修行。歡迎你,隨時回來,用你的美好打敗我。正如第一次見面時,我們彼此的潰不成軍。

樂曲終章,一切歸於寂靜。她深深鞠躬,謝幕,回歸生活。

“你為何上台唱歌?”夜色中,高大的他,眼睛是明亮的星。

她頑皮一笑,並不回答。她知道,他會懂得。

新的一年,就要到來,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敲醒所有迷茫的夢境。新年的煙花,即將燃放,照亮一切孤獨的靈魂。她會珍惜,自己的真誠和勇氣,在這洶湧的人世間,做一隻永遠剽悍的小野獸。

向前走,就這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