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辦公室大樓門前有一個我沒法兒目測具體面積的湖,我只知道慢慢散步一圈大概需要一刻鐘,若是在中途的木廊處稍作一會兒停留,半個小時也就一晃而過。平時午飯過後,總會有三三兩兩的來自同一棟樓的同事在園區中選擇一個具體的地址,比如湖邊的那一座小山,或者山對面的那一大片種滿了當季蔬菜的小徑走一圈,是午後散步,也是同事們談天說地絕佳時機。

最近一段時間陰雨連綿,那一天難得有好天氣,我們幾位同事便踏上了那一條熟悉的路。作為一個大齡戀愛新手,我的戀情作為相對新鮮的事物,屢次被問起“和你們家劉大人相處得怎樣呀”,這個問題讓我總是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說“還好吧”,有點兒顯得我的誠意不夠;說“挺好的”吧,其實我並不覺得到底什麼才是挺好的;說“非常好”那就更加不夠貼近實際了。

看我嘴笨到無話可說,他們便問我具體的問題,沒什麼好隱瞞的,我知無不言。這些可好了,我一開口便會引來一陣唏噓或者善意的大笑。

說著說著,我們不知道怎麼牽扯到了“改造男朋友”這個話題。

“有些看不慣的地方,當然得要他改正啊!”一位準備踏入婚姻殿堂的女同事這樣說。

“啊,非要改嗎?”我疑惑道。

“以前我男朋友總不喜歡打電話給我,我會強令他必須每天主動給我打電話。生活中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畢竟原來是兩個不一樣的個體。”

“好吧……”我都有點兒不好意思說接下來的話了,“有時候我和劉大人就他的事情有衝突,我總喜歡說:’雖然我不喜歡,但是你不需要改,做你自己就好。’……”

同事們的眼神告訴我,顯然在我的這段感情中,我的誠意不夠:“怎麼能夠對和你在一起的人這樣說呢?你們不是普通的朋友或同事,以後會一起生活啊,你這樣說很傷人心的。”

這樣一考慮,確實是我理虧了。而後,同事們又給自稱之所以不願意干涉劉大人生活是因為“獨立”的人上了好幾堂課,大概意思就是,既然選擇在一起,自然不能抱着凡事無所謂或者“你愛怎樣就怎樣”的態度去對待對方。當有些事情需要作出一些調整時,不妨主動改造一下對方,不失為一種生活情趣,更能夠融洽兩個人的關係。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午休之後,我小心翼翼地詢問劉大人,以往兩個人有不同意見時,他總會立馬說“有什麼不好的,我改”,而我習慣性地說“沒事,你真的不需要改變什麼,都可以的,做你自己就好”,對此,他有什麼感受。

劉大人激動地嘆了幾口氣,真誠地告訴我,對於我的反應,他很失望,他希望我去改變他,同時,他一直想要改變我。

后一點我感受頗深,自從和劉大人在一起之後,一日一個小要求,三日一個大要求,每次我聽到他說“答應我三個要求”,我都會倒吸幾口涼氣,再穩穩心神柔和地說“你說”。

不過關於前一點,我始終保留意見,即便他現在說的話有多麼真誠,但是我一旦接受了需要讓他做出改變的想法並身體力行地去踐行,大概結局會是兩敗俱傷。

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接受熏陶,並在腦海中形成了“永遠不要試圖去改變對方”的觀念。我將這一點銘記在心,自然也有不少益處,比如至少我的心態是極好的,不然因為看不慣對方的任何行為舉止而產生偏激情緒,也不會費盡心思地要對方去改變,避免了累死累活還不討好的悲劇。

更重要的一點是,不強迫讓別人去改變並不代表我對任何事情都抱着無所謂的態度——儘管乍聽我的語氣確實蠻無所謂的——我只是想讓一種我現在認為更高效且高端的方式來相處,即通過不斷提升我自己在某些我需要他改正的地方的段位,加以持續不斷的正面影響,用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來刺激他去慢慢克服身上不夠完善的缺點。

這樣一來,即便事到最後,他終究是沒法變成我想要的模樣,我卻達到了忍受的極限,那麼只好抬腿走人,然後依靠這個過程中修鍊出的高段位的自己,去尋找更適合自己的人。

話到這裏,我也看出問題來了,可能正是因為我還不夠誠意,因為我沒有墜入剝奪人的理性的愛河,所以才會想到這樣一個看上去無懈可擊的辦法,並做好了即便是失去也覺得無所謂的心理準備,並不斷做着隨時都可以走人的各方面的準備。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站在客觀的主觀角度來說,我想我的想法大概是對的,不要試圖去改變他人,因為那樣註定會失望。然而當我即便面對的不是那一個試圖想要改變我的人,這樣的話說出來,聽者也未免會覺得我太不近人情了。

這種不近人情和每次劉大人指出他覺得是缺點而我覺得是特點的我的行為舉止時,我會微笑着看着他說“不好意思啊,你不喜歡的話,我建議你換一個人”的語笑嫣然類似,如今反省起來確實顯得很刻薄。

我想那幾個孜孜不倦“改造着”男朋友或者老公的女同事,她們肯定是比我更聰明才是,之所以說要改造,不如說是讓另一方磨合更多,因為認為相較而言,自己的生活方式之類更高品質,也正是因為有愛,所以願意花一部分心思來幫助另一個人協同自己的腳步,讓兩個人的這一段感情走得更好更遠。

即便說是要改造他人,不過是改掉對方的缺點,而絕不是個人二十幾年發展起來的個性才智之類,那些在這些大方面達不成一致的異性,恐怕早就被排除在外了。而這也是絕大多數人在感情生活中的狀態——有着相同的主旋律,偶爾會有不和諧的音符,既在包容,也在磨合,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和那個正在一起愛着的人更好地譜寫屬於自己的美滿。

如此說來,那些“永遠不要試圖改變對方”的觀點未免有點兒偏頗,這種偏頗的負面作用並不亞於“我要改變你是因為我愛你”的捆綁。又或者說,前一種觀點只適合小部分一開始就不太看得清、拎得清還總喜歡把自己當作救世主的人,只適用於明知兩個人不適合繼續發展卻不甘心放手的一小部分情況。

絕大多數時候,是因為我想一直愛你,所以希望你變得更好,變得和我在各方面更融洽。儘管凡事不會變成100%,但我願意為了和你多那麼哪怕只有0.1%而努力,既想要改變你,也要改變自己。

所以當下一次對方指出我什麼缺點,即便我內心覺得自己真沒什麼問題,也要在語言上示弱“我錯了,給你跪下”。或者,當我把看不慣他的哪一點寫在了臉上,他說“我改我改”時,即便內心不抱希望他能改變什麼,我也會給自己在他生命中充分的存在感,像霸道總裁般回應:“這是必須的,否則我會弄死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