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英語課的時候,夏甜甜又趴桌子了,估計昨天晚上又沒睡好。老師不管,同桌張怡也沒叫醒她。

每次英語測驗或者考試,總分120分的試卷,夏甜甜至少能拿到110分。所以她才敢在英語課上那麼猖狂。

班裡面有一個特別愛玩遊戲的走讀生,有一次他在英語課上睡得正酣就被英語老師叫起來:“你!站起來,等你什麼時候覺得不困了再坐下。”

那個走讀生覺得不公平:“憑什麼夏甜甜可以睡我就不可以?難道就因為她是女生?”

老師不喜歡成績不好還頂嘴的學生,有點不悅了,“你還知道人家是個女生,有本事你也每次考個110分給我看看,到時候你申請不來上課我一定批准!”走讀生不敢說話了。

課間,何岳扭頭問夏甜甜,“夏甜甜,‘廚房’是這樣寫嗎?”

夏甜甜抬起頭看了一眼何岳遞過來的草稿紙,“kitchen 廚房,對了。”

何岳笑笑,“原來你沒睡着啊?”

夏甜甜搖了搖頭,“睡醒了。”下節課是班主任的數學課,也該醒了,不然就遭殃了。

夏甜甜是一個很內向的人,平時別人和她說話,她也只是認真傾聽,很少發言。在朋友眼中,夏甜甜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傾訴對象。

晚自習的時候,張怡給夏甜甜遞了一張紙條:“甜甜,我今天看見我男神和他女朋友一起去食堂吃飯了,好失落……”

夏甜甜在紙上寫:“你前幾天不是說他還單身嗎?怎麼現在……太快了吧?有點不敢相信!你先別難過,我覺得你可以去問問他,你們關係那麼好,開個玩笑應該就能套出話了吧,要不你試試?”

“好!”

張怡小學的時候就和她男神一個班,那時候他們是前後桌,整天在一起打打鬧鬧,關係特別鐵。小學畢業的時候張怡發現自己好像很喜歡她男神,但她不敢說,畢竟玩得那麼好,表白怪不好意思的,況且對方好像只把她當哥們兒…

初中的時候,張怡的教室和他男神的教室各在三樓一端。所以張怡除了能在食堂偶遇她男神之外就幾乎沒見過他。

前幾天張怡在食堂偶遇她男神,她男神看了一眼她的餐盤,調侃道:“阿姨,我建議你還是少吃點吧,你看看你的臉,又腫了。”

其實張怡的臉只是有點嬰兒肥,大家都說她這樣很可愛,除了她男神……

她有點抓狂,“我肥我樂意,還有,我有名字,再叫我阿姨,信不信我打死你?”

對方壞笑,“我知道你有名字啊,張怡阿姨。”

張怡再次抓狂,“你這樣子會娶不到媳婦的!”

“像我這麼優秀的人要找媳婦肯定很容易的啦,不用您老人家擔心。”

張怡氣得直跺腳,“你這人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算了,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你了。”

對方捧腹大笑。

沒想到那次對話沒過多久,張怡就看見她男神跟一個女孩子一起去吃飯了。

在夏甜甜的“慫恿”下,何怡去問了她男神,“小哥,最近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啊,聽說還交了個小女朋友,長得還挺水靈的,什麼時候帶出來認識認識?”

“阿姨你這流氓樣什麼時候能改改?還有,誰跟你說我有女朋友了?”

“我前幾天看見你們一起去食堂了。”

她男神恍然大悟,“我說怎麼前幾天你怎麼假裝看不見我?原來是因為這個啊。那個女生是我們班學習委員,那天我跟她在辦公室幫老師整理一些資料,順路就一起去吃飯了。”

“噢!”不是女朋友就好。

他問:“如果我真的交女朋友了,你是不是就不理我了?”

張怡故作輕鬆,“當然,畢竟老娘長得那麼好看,要是你女朋友誤會我跟你有一腿,你不嫌麻煩我還嫌麻煩呢。”

“哈哈哈,你好看?冷笑!”

“信不信我打死你?”張怡又開始抓狂了。

……

“甜甜,還真如你所說的,那個女生真的不是他女朋友。”張怡說。

夏甜甜笑道:“嘿嘿,被我說中了!不過你這樣一直暗戀人家也不是個辦法,我覺得你還是挑個時間跟他說清楚吧!”

“可是,如果他不答應我,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你差他一個朋友嗎?不差吧!與其這樣吊著難受,還不如來個痛快,你覺得呢?”

“嗯!你說得沒錯,我不差他一個朋友……”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跟他說?”

“不知道呢……”也許明天,也許明年,也許更久,也許……永遠都不會,誰知道呢?

看到張怡的樣子,夏甜甜突然想到一句歌詞:註定敢愛的人一身傷。

(二)

夏甜甜和張岳是三年級的時候認識的。夏甜甜還記得那天班主任跟他們說班裡要來一位新同學,叫他們掌聲歡迎。

張岳走到講台,緊張地說道:“大家好,我叫張岳,張是張飛的張,岳是岳飛的岳,請大家多多關照。”

班主任為了緩和氣氛,說道:“都是跟歷史人物有關呢,好厲害的名字。”大家鬨堂大笑,張岳看見大家笑,也跟着大家一起笑了起來。

夏甜甜當時覺得:這個新同學好傻……

聽同學們說張岳是因為他爸媽要外出打工才轉學過來的。

爸媽外出打工?原來他跟她一樣都是留守兒童啊……夏甜甜自動把張岳和自己歸為一類人,他一定能體會夏甜甜的心情吧……

張岳性格開朗,成績也很好,剛來沒多久就和同學們打成一片了,不像夏甜甜,從一開始就只和身邊的幾個女生交流,成績也只是勉強過得去而已。

夏甜甜和張岳第一次講話是在六年級,那時候老師剛好把張岳調到夏甜甜的前面。張岳上課喜歡動來動去,感覺不動自己就渾身不自在。

夏甜甜就不樂意了,用筆戳了一下他的背,說道:“你能不能別老是動來動去?我看不見黑板……”

張岳吃了一驚,聽同學們說夏甜甜一般都不會主動和男生說話的,“噢!不好意思。”然後安安靜靜地聽課了一整節課。

張岳知道自己有很多不好的習慣,但在他的潛意識里他覺得只要沒有人跟他說要改的習慣就不是壞習慣,所以一直沒改。突然被夏甜甜這麼一說,他覺得自己應該改掉這個習慣……

下課以後張岳用小刀在課桌上刻了一個“靜”字,他的小夥伴們就猜:“張岳,是不是你喜歡的女孩子名字里有個“靜”字?什麼時候喜歡上人家的,也不說一聲,追到沒有?要不要哥們兒幾個幫你?”。

“不用了,省點心吧你們!”誤會就誤會了,張岳也懶的解釋……

緣分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小學畢業那年的暑假,張岳的舅舅給張岳買了一張去往D省的長途汽車票,他要去D省跟爸媽待一個暑假。當他惴惴不安地坐上車時,發現夏甜甜也在車,莫名心安。

張岳問:“夏甜甜,你也要去D省?”

“是的!”夏甜甜語氣很平淡,看不出情緒。

張岳又問到:“你去D省哪個市?”

“A市!”

“我也是!太巧了吧!”張岳激動地說道。

“嗯!”

張岳看夏甜甜臉色有點不太對勁,問道:“你暈車?”

夏甜甜點頭。

張岳趕緊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外婆給他準備的暈車葯遞給夏甜甜,“你帶水了嗎?我有暈車葯!”

“上車的時候有點急,忘帶了。”夏甜甜臉上有點尷尬。

“沒關係,我有!還沒喝過,給你!”見夏甜甜沒接,他繼續說道:“沒關係,你喝吧,我不渴,睡一覺醒來應該就到了。”

“謝謝!”

夏甜甜吃完暈車葯,張岳遞給她一個口罩,“我外婆給我準備的,她說回來的時候可以用,給你用吧!到時候再買一個就好了。”夏甜甜突然覺得心裏暖暖的……

下了車,張岳問夏甜甜打算什麼時候回家,夏甜甜說:“具體還不知道,QQ上再聊吧!”

張岳說:“我沒你QQ!”

“那我加你吧!念一下你的QQ號。”

張岳念了自己的QQ號,手機響了一聲“叮咚”。

“好了,添加成功!那我先走了,我爸媽來接我了,有什麼事情Q上聊,注意安全。再見!”張岳說。

夏甜甜揮了揮手,“再見!”

(三)

離假期結束還有兩個星期的時候,張岳的外婆不小心摔斷了腿,所以他提前回家了。

夏甜甜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張岳在QQ上千叮嚀萬囑咐她一定要記得買暈車葯和口罩再上車,夏甜甜覺得這樣心思細膩的張岳很貼心很可愛,讓她有一種想要更深入了解他的衝動……

上了初中,夏甜甜和張岳分到了同一個班,張岳請求老師把他的座位調到夏甜甜的前面,老師答應了。

張岳說:“夏甜甜,你說咱倆都那麼熟了,我再叫你全名好像不太好吧?”

“嗯?”夏甜甜一臉疑惑。

“別人都叫你甜甜,那我叫你小夏行不行?小夏,小夏!”

“隨便!”其實她還挺喜歡他對她的特別稱呼的。

夏甜甜睡眠質量不好,每天又要早起吃早餐,張岳便提出要幫夏甜甜帶早餐,但被夏甜甜拒絕了。因為夏甜甜覺得張岳對她越好她會越陷越深。

張岳說:“沒關係的,我早上本來就要起來跑步,幫你帶早餐只是順便,举手之勞而已,你就別推辭了,咱們都認識那麼久了。”

“那好,謝謝!”張岳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夏甜甜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每個班總有那麼幾個八卦的男生和女生,張岳他們班也不例外。每次張岳叫夏甜甜“小夏”的時候,那幾個人總會露出很詭異的笑容,剛開始張岳還會跟他們解釋自己和夏甜甜是小學同學,後來久了之後就懶得說了。

張岳說:“小夏,不好意思啊,讓他們誤會了。要不以後我還是叫你全名吧。”他倒不介意別人誤會,但他怕夏甜甜不喜歡。

夏甜甜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都可以,一個稱呼而已。”其實她很想說,誤會就誤會吧,她挺喜歡這樣的誤會的,但是她不敢。

夏甜甜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她對張岳的喜歡好像超過了對朋友的喜歡。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讓她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

張怡和她男神在一起了,是她男神表的白。那天張怡因為和舍友鬧矛盾心情不好,一個人在食堂點了幾個菜猛的吃,她男神看見了以後就開始損她,她沒好氣地說道:“老娘今天心情不好,愛上哪兒玩上哪兒玩去。”

“喲!看樣子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跟哥說說,讓哥樂呵樂呵。”

見張怡不說話,她男神就在她對面坐下,雙手撐着下巴,說道:“阿姨,你說你一個女孩子吃那麼多就算了,脾氣還那麼大,以後誰敢要你啊?”

張怡瞪了他一眼,“關你什麼事?”

她男神沒有理會她,“要是沒人要的話,我要啊!”

張怡隨口說道:“愛要不要!”頓了幾秒,把嘴裏的飯咽下,說道:“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

“好話不說第二遍!”

張怡努力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喜悅,問道:“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歡我?”

“也許,可能,大概,八成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張怡大笑。

她男神立馬站起來用手捂住她的嘴,露出一抹邪魅地笑,說道:“你往四周看看,大家都在看你呢,好丟臉,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張怡跟在她男神後面,“不,我也要跟你走。”

“你餐盤都沒還呢。”

張怡笑道:“你去還。”

她男神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得了便宜還賣乖!”轉身幫她還餐盤去了……

兩情相悅不過如此吧,只要有一方願意踏出一步,兩個人就可以修成正果。

夏甜甜突然很羡慕張怡,羡慕張怡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

夏甜甜在想自己和張岳的關係是不是也跟張怡和她男神的關係一樣呢?是不是她主動一點,故事就不一樣了?可是,如果她主動了張岳不接受,那豈不是很尷尬?

不管了,尷尬就尷尬吧,總比一個人難受好吧,夏甜甜想。

夏甜甜臉皮薄,她能想到唯一的辦法就是等放假了再在QQ上和張岳說。畢竟如果張岳不接受她,她也有一两天的時間來緩解最尷尬的時刻。

雖然只是在QQ上聊天,但夏甜甜表白的方式還是有點“委婉”,“張岳,如果有人欺負我你會幫我出頭嗎?”

“會啊!”

“如果我有喜歡的人你會幫我遞情書嗎?”

“可能不會。”

“為什麼?”

“不想。”

“如果那個人是你呢?”

“什麼?”

“我喜歡你。”

本來是你一句我一句秒回的聊天,夏甜甜發完“我喜歡你”這句話以後,張岳的消息遲遲沒有發過來。

當夏甜甜以為自己表白失敗的時候,張岳的消息就來了,“我也喜歡你。”到底張岳還是比夏甜甜差一份勇氣,好在夏甜甜主動出擊,否則他們會一直是好朋友吧。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此吧——喜歡的人剛好也喜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