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小鹿

一大早,接到好友小雯的電話,她和老公離婚了。

她對我說:親愛的,我終於相信你說的話了,破裂過的婚姻不可能再毫無嫌隙的和好如初,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歷經離婚復婚又再次離婚的她,聲音里除了疲倦滄桑,還夾雜着些許輕鬆。

我在電話這邊感慨:傻姑娘,你終於開竅了。

1

小雯和她前夫是大學同學,在一次校聯誼會上相識。

他是理工男,她是文藝女。

她覺得他睿智幽默,他覺得她浪漫多情。

於是,倆人一見鍾情,相見恨晚,墜入愛河。

大學畢業后,小雯為了支持老公的事業,辭去體制內的鐵飯碗工作,與他一起創業。

跟所有惡俗的婚姻故事一樣,他們相濡以沫度過了苦日子,卻在生活逐步富足時漸行漸遠,分道揚鑣。

他嫌她只懂浪漫,不知生活需要柴米油鹽醬醋茶。她嫌他只會賺錢,不知愛情需要書畫琴棋詩酒花。

於是,兩顆心日漸疏離,在日復一日的爭吵中,兩人離婚了。

離婚後,雙方割捨不下舊日情深,又選擇了複合。可是複合沒過多久,兩人再次選擇了離婚。

我知道,兩人對於最初的那份熾熱感情再無絲毫眷戀,他們徹底走入了愛情的死衚衕。

一份愛沒有完滿的結局足以讓人惋惜,最終被挫骨揚灰,更是悲哀。有人說,愛情里破鏡重圓、再續前緣是難得的佳話,可我從來不這麼覺得。

我見過太多的情侶在分分合合中筋疲力盡,在傷痕累累中孤獨退出,我也見過太多的夫妻在離離合合中把往日那些情分耗盡,在最初的希冀與渴望被折磨得蕩然無存后黯然轉身,老死不相往來。

我們總想找回最初的情愫,我們總放不下第一次的美好,殊不知所謂的破鏡重圓墜歡重拾,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臆想。

正如作家張嘉佳所說:季節走在單行道上,所以就算你停下腳步等待,為你開出的花,也不是原來那一朵了。

2

阿麗是我的好閨蜜,她在網上碰見了自己曾經深愛的戀人。

兩人一起回憶起了昔日時光,青澀的愛戀回憶起來仍然讓人怦然心動,畢竟那裡面寫滿了數星星看月亮的浪漫。

他在上海工作。有次出差去上海,內心掙扎再三后,阿麗還是按捺不住,給他打了電話,約他見面。阿麗精心選了衣服,做了頭髮,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般去赴約。

陽光下的男子體態發福,言辭粗鄙,完全不是阿麗想象中的樣子。整個聊天很尷尬。一杯咖啡喝完,阿麗就借口工作忙,逃似的跑掉了。

從上海回來后,阿麗刪掉了他的QQ號碼。當真是相見不如懷念,懷念不如忘卻。誰不是曾經愛到肝腸寸斷,後來形同陌路?

愛情里的分分合合,也如棋局,落子無悔。

3

高中時,我的初戀是個會寫詩的少年,清清瘦瘦。那時風輕雲淡,他拉着我坐在午後的長廊上,輕輕讀為我寫的詩。

多年以後想起來,心裏都是美好。

畢業之後,我們考上了不同的大學,於是友好分手。後來天各一方,我倆都從來不曾想過要繼續高中時的戀情。

因為對彼此了解,因為漸漸成熟,因為開始懂得一段好的愛情不是僅僅靠風花雪月和為你讀詩這樣的浪漫維持的,我和他的性格不同,追求不同,即便複合也難免走得辛苦,結局不會太妙。

曾經看過一個小故事:有個小男孩很喜歡發脾氣,父母都沒有辦法,甚至影響到了他的學校生活。父母無奈,讓他休學在家。一位家庭老師告訴他,每次發脾氣的時候就釘一顆釘子,忍住一次脾氣就拔一顆釘子。終於有一天,木板上沒有了釘子,可木板上卻已是千瘡百孔。

我們人和人之間的感情,何嘗不是如此?在一次次的對抗與分合中,我們被刺痛,一顆心被扎得傷痕累累千瘡百孔,再溫暖的擁抱與補救都已是難以修復了。

能在一起的人,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境遇都會在一起,如果最終你們沒有在一起,只是因為你們本就不合適。

不如留些美好回憶給自己,也給對方。

4

最近看了一首小詩:

想起一個遙遠的朋友

不可能老是想着你

你不是我火燒眉毛的生活

但當閑暇時候,就會偶爾把你想起

想起你我站在靈魂的深處

就那樣相互望着

那麼簡單,那麼美好

如果我不是小心忍着

就要一個人笑出聲來

或許,這樣才是對過往經歷的一個最洒脫的安放吧。

生活滾滾向前,請珍惜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吧,若是分開,就不要再複合了吧。與其小心翼翼地彼此迎合委曲求全,不如索性把那份最初的單純永遠放在心裏。

留點美好給回憶,也給漫長遙遠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