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晚上,室友萬小樂突然告訴我她和她那個長相無比帥氣的男朋友分手了,我驚問:“why?你們之前不是還忙着給雙方父母留下好印象嗎?”

當然了,這件事情之所以能震驚到我,主要是自從萬小樂談戀愛之後簡直快要變成她男朋友的小迷妹了。而且兩個年紀不小的人也是本着談婚論嫁的目的去的,就在不久前她還篤定地對我說“恐怕下半年房子到期了,我就不能再和你一起住了”,如果不是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她怎肯輕易放棄這一段感情?

“前兩個星期我生日,他一點表示都沒有。”萬小樂惆悵地說,“這隻算是導火索。”

“你剛過生日?!”想來和她住了半年,我們從未交流過各自的生日呢,我厚着臉皮安慰她,“可是我連你啥時候過生日都不知道呢。”

“這不一樣,親愛的。”萬小樂內心肯定有把秤,“這是我們在一起之後我過的第一個生日,我提前和他說了,但是他從頭到尾一點表示都沒有。即便是我把不高興寫在臉上了,他還是無動於衷。”

這話我不知道該怎麼接了,突然想起一開始兩人交往時,對方也會頻繁送花什麼的:“他不是經常給你送花送衣服嗎?一次過生日不送禮而已,可能是他不太在意這樣的形式。”

“之所以分手也不全是因為如此。”萬小樂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主要是他這個人吧,太愛自己了,而我希望即便是平常過日子,對方也能夠對我投入多一點的感情。”

“可是你很喜歡他,不是嗎?”

“一開始的確很喜歡,相處久了,發現他自私過了,現在就不想繼續了。”萬小樂一邊卸妝一邊說著,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很愉悅。,也不想多說什麼。

“好吧,那也只能這樣了。”我遺憾地嘆了口氣,原本的一樁美事就這樣成為了泡影。

“我們分手之後,我把他給我買衣服的錢都打給了他,他沒說什麼,收下了。”萬小樂最後對着我添了這麼一句話。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幾個月前,朋友花花想和相戀半年的男友分手,她個人的感覺是兩個人很多時候都不在一個頻率上,實在沒有繼續相處下去的必要,趕快趁年輕另覓佳偶,也比較好找。

感情最開始的時候很容易一廂情願,感情快結束時也很容易一廂情願。花花的男友非覺得兩個人特別搭,相處起來也很愉快,感情正濃呢,為什麼突然要說分手,你是在考驗我嗎?一定是的。

每一次花花拐了九曲十八彎說到想分手這個點上,正題還來不及說出來,男友就開啟一哭二鬧三上弔模式,明明看上去是一個陽剛的大男人,在地上打起滾來簡直幼稚地不要不要。

其實花花和男友相處也並沒有出現什麼大問題,主要是感情減淡,她發現自己早沒了當初的熱情,愛情在她這兒差不多已經淡出了,而且基本上不可能再回來。花花心想自己還年輕,也沒法在男友身上找到可以金錢之類可以代替愛情的磁力,所以真沒有必要繼續。

另一方面,花花也知道男友對自己從來都是一心一意,甚至還願意為了她而改變自己,這是多難得的一種品質啊,所以因為自己而分手,有點兒理虧,不太對得住男友,所以儘管心裏想要立馬分手,行動上卻一直拖呀拖。

某一天,花花再一次委婉地提起想要分手的意思,男友突然沒有了從前那種一秒變狂人的狀態,竟然耐心地聽完了花花分手的理由,還表示能夠理解花花的心情,也願意和她分手。

一開始花花有點兒難以置信:“手就算是這樣分了?”她裝作冷靜地跟男友討論“財產分割”問題——其實也就是一台熱戀時男友說送給她,她卻只當是“借”的高級筆記本電腦。

“那電腦怎麼處理?不過我還需要用一下。或者是現在立馬給你,還是你可以等我先用完再給你?”兩人並沒有同居,通過電話溝通這個問題。

“恩,你先用吧,但是肯定是要還給我的。”

“恩,好的,那我會在十天之內搞好,到時聯繫你。”

“可以。”

放下電話,花花長舒了一口氣,關於那台電腦,其實自己從未想過要佔用,畢竟當初是他花錢買的。可是當他聽見說那句“肯定是要還的”,即便這是件理所應當的事,在花花心裏卻多了另外一層意思——分手也不是那麼不能接受,其實男友真的也沒有那麼愛自己。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現在的我們總喜歡說物質可以衡量感情,但感情這件事肯定不全是用物質來衡量,可以少了物質方面的交流,總覺得這一份愛並不是那麼完整,缺點兒什麼。

在一段親密關係中,兩個人相處,帶着各自的原始觀點來評判一件事情,鑒於個人的思維差異和情感表達方式的不同,很多時候,你永遠也不能肯定,那一個人對你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就像你同樣無法知道,你以為的有多麼深其實並不是很深。

你永遠不會知道一個人究竟有多愛你。這句話主要是說女生。女生總習慣把自己的愛放在心裏,很多事,哪怕是她特別愛一個人,因為種種原因,她可能會選擇假裝不愛他,假裝不在乎,哪怕對方明示了深愛着自己。

我們總會覺得這樣有點兒怯懦的愛是多麼可惜,甚至可惡,如果最後因為女孩的膽怯而錯過,那也是“作死”。可是很多時候都沒辦法啊,誰叫我們是敏感脆弱又多情還有點兒冥頑不靈的女孩呢。

相信姑娘們都經歷過,明明很喜歡哪一個人,對方對自己也有或明或暗的情愫,要麼是自己不敢置信對方對自己的心儀,要麼是完全接收不到微弱的信號,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多少留下了點遺憾。

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一個人究竟有多不愛你。這句話主要是說男生。可能在一段感情關係之中,基本上是男生是主動發起進攻者——太多過來人教導姑娘們,男生不可以追,只可以勾引——所以男生表達感情的方式更加直白和看上去很熱烈。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好不需要多疑,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情濃度差不多也能被另一個人感受到,可是有時候,姑娘們在一段感情中,尤其是感情快結束時總會在那麼幾個瞬間恍然大悟:原來他好像也並沒有那麼愛我。

真正愛一個人大概是件特別累人的事情,男人們天生是懶惰的動物,愛過一兩次,這一生也算是差不多得了。

有些男人或許會覺得,每來一個新姑娘,人生又是不同的新體驗,自己再次散發活力;

有些男人身上多的是責任感,愛着你,感激着你,只是你永遠都不是唯一;

對人們而言,沒有不可或缺的唯一,只有找不到更好的遺憾……

都說,人生會經歷三次成長: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第二次是發現即使再怎麼努力, 終究還是有些事令人無能為力;第三次是明知道有些事可能會無能為力,但還是會竭盡全力。

人在愛情中也會經歷三次成長,那大概就是: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並不是愛人世界的中心,有點兒沮喪;第二次是發現愛人也不是自己世界的中心,多了點成長;第三次是明知道雙方對這段感情曾經的想象已經幻滅,但內心仍有期待,還是想要竭盡全力去愛着對方,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