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子

1

漣不太喜歡文藝表演,這一次卻被公司晚會漪的舞姿所驚艷。昏黃的燈光,最後一幕拉開,一束明亮的燈光照向舞台最中心,白色的天鵝飄然起舞,最終定格在了最美的那一瞬。

漪出了一身汗,整理呼吸,慢慢的走下台,舞蹈同伴們嬉笑着,“漪漪這次又要迷倒眾生了”。每一次漪表演完都會有一大潑追求者慕名而來,除了本公司的還有隔壁單位的。

漣一直躲在公司的小角落,總是被同事拉着參加公司的活動,他不喜歡這些浮夸的表演,但是這次漣卻讓他動心了,他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他看到她有神的眸子感到暈眩,恍若隔世。

夜色的靜寂多少會讓一個內向的人心裏舒服。突然一陣喧嘩聲從大廳門口傳出來,是一群粉絲在圍着漪獻媚。漣遠遠的看着漪尷尬的一一回應粉絲們各種臉紅的問題。不自覺漪瞅了遠處的漣一眼,似乎停頓了一秒,又繼續和粉絲一起聊天。

漣的同事去廁所去了好長時間,好不容易等他出來,“呀呀呀,我的漪漪女神已經走了啊?!我還想去表達下我的仰慕之情。哎!”

“你也太沒出息了吧?看那些人猥瑣的樣子,我都頭疼了。”漣口是心非的吐了一句。

“走吧,回家吧!下次一定要和漪漪聊上話!”說完,倆人往劇院門口走,準備打車回家。

2

連續幾天,漣都夢到一個跳舞的女子,不知道是誰,看不清長相,卻感覺出奇的美。婀娜的身段,秀麗的舞姿,不是仙女勝似仙女。

老闆像催命一樣催着員工趕活,漣在夢境與虛幻中來回穿梭,無法靜心。端着杯子來到茶水間,倒了一杯咖啡靠在椅子邊抿了一口。

這時,眼前似乎飄過一個白色身影。漪穿着白色的蕾絲連衣裙,眉眼裡釋放着耀人的光彩。“咦,你也來這兒了?沒想到我們是一個公司的啊?”漪雀躍的問漣。

漣一直具有強大的淡化自己存在感的能力,漪每天被各種人包圍不知道漣也實屬正常。

“那天,你也去看我跳舞了吧?我跳的怎麼樣?”漪擺了個頑皮的表情,像個小孩子一樣眨着眼睛。漣被這可愛震住了,怎麼會,這麼,可愛。

“唔,你,跳的,很好,恩,真的很不錯。”突然有些磕絆,漣一時被沒出息的自己氣暈,擺了擺手就端着杯子迅速離開了。留下傻愣的漪蒙蒙的拿着杯子,隨後會心一笑,轉身去倒咖啡。

3

漣開始工作,眼前滿屏的代碼似乎都在閃動,像一個個小天鵝在轉圈圈。咖啡因也沒能緩解漣恍惚的狀態。

旁邊同事問他,“怎麼樣,做好沒有,我們得往前趕進度了。”

“喔,儘快,肯定在預計時間內完成。”說完心裏其實一點底都沒有,他現在的效率極低,眼睛有點花,厚重的框架眼鏡顯得他的雙眼更加突兀。

漪是公司的一名銷售,憑藉著自身魅力和能力,成為銷售部的當家花旦,人緣也極好。人們都私下議論,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女人。

其實,漪從來沒有說過她的身世。他們不會知道漪以前在孤兒院被其他孩子們打,後來跑出去當街要飯,後來被好心奶奶收留才得以長大。這些,他們是想象不到的。每一個光鮮的背後,都有一個慘不忍睹的過去。

4

漪收拾了手頭的東西,和其他同事一一道別後,準備下班回家。奶奶每天在家做着好吃的飯菜等着她。

漪開心的回到家,熱氣騰騰的飯菜在木桌上勾引着漪的味覺。漪洗了手,迫不及待的開吃了。邊吃還邊說,“奶奶做的最好吃了!”

奶奶看着她,心裏很是歡喜。家裡很簡陋,但是,打掃和布置的很乾凈,漪和奶奶一起生活的也很快樂和安逸。

“丫頭,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啊!有什麼好事嗎?”奶奶發現漪今天一直傻樂,就隨口一問。

“哪有,我就是覺得奶奶做的飯好吃,所以開心。”漪總是誇奶奶做的飯好吃,也確實是好吃。其實腦海里一直浮現着白天那個傻傻的同事。

5

那天漣去看晚會,漪就注意到他了。在最後閉幕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站起來鼓掌歡呼,只有他獃獃的看着她,似乎想要把她看透一樣,而在大廳外,只有他遠遠的站在遠處,遠遠的觀望。漪覺得這個人很是奇怪,還有一點呆萌。

漪本不喜歡跳舞,但是她生的一個適合跳芭蕾的身體,碰到一個好心的舞蹈老師,說只要她好好跳,有一些商業演出可以掙錢。奶奶也沒什麼收入,漪就想如果跳舞能掙錢,就可以給奶奶買好看的衣服穿了。

這時,漣也在一家餐廳吃晚飯,多年來一個人也習慣了,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但是今天卻不知道為何很希望對面有一個人,如果是漪就好了,腦海里又閃過她的俏皮樣。漣突然一愣,怎麼會想到她?搖搖頭,繼續吃。

漣吃完飯隨處的逛街,畢竟回家也是空無一人,封閉的空間還讓人感到壓抑。以前不會這樣,不知道為什麼漣現在不喜歡回家了,喜歡在外面到處晃,你是在期待什麼?

6

在一個珠寶店前,漣停了下來,櫥窗里是一個帶着閃閃發亮的鑽石項鏈的女模特,漣幻想着,如果漪戴上一定很好看。漣又一次被自己奇怪的想法鎮住,我這是怎麼了?總是想起她?

“嘿!幹嘛呢!”漣轉過頭,是漪頑皮的笑臉。“喔,我隨便逛逛。”漣自然的回復着。

“喉?看這個珠寶啊?給女朋友選嗎?很漂亮哦!”漪邊欣賞邊猜測着。“喔,不是,我沒有女朋友。”漣趕忙辯解道。

“哈?沒有啊,那你買來送我啊!”漪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這麼說了,說完又有一點臉紅,倆人道了別後匆匆而去。

再後來,他們又有幾次在那個商場附近相遇,開始還打個招呼就過,後來總是見到,索性一起去逛了。

基本都是漪在說,漣在聽。漪講她學舞蹈的艱辛還有排練中有趣的事,漣心想,這女孩也是蠻能吃苦,芭蕾不是誰都能跳的,腳磨的各種傷口都是家常便飯。

7

就這樣,他們慢慢的喜歡上了對方,又慢慢的成為了對方的戀人。漣小心眼的不許漪再跳舞,他不想讓那麼多人對着她的身體幻想。他想要獨佔她。

而漪最快樂的事就是和漣在一起了,多少人追她,她都沒有答應。其實,漪一直都很想有一個不想讓她跳舞的人來阻止她跳舞,說來確實奇怪,可能因為跳舞給她帶來了很多不好的回憶吧。

再兩年後,她們結了婚,組成了自己的小家,漪換了比較清閑的工作,漣自己開了公司,為了生娃,漪一直養着身體,結果越來越胖,以前的粉絲肯定不會再對她動念想了。

曾經的女神,最終還是幸福成了胖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