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心子

母親,帶刺的玫瑰

康乃馨是很多人熱衷送給母親的禮物。古代也曾有遊子為母親種植萱草以表孝心的習俗。而心子的母親,卻像那帶刺的玫瑰。

母親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就像玫瑰一般嬌艷動人,母親在老家算是當地的一枝花,曼妙的身材,跳着驚艷的舞蹈,迷倒眾生。

沒有人知道這麼多年她是怎麼一步步走過來的。

她曾經想給自己寫書,但是一直沒有動筆。還記得她跟心子講,當初和愛寫作的父親約會的時候,她說想寫自傳,父親讓她寫字,然後又因為字丑被父親嘲笑。

母親的經歷,心子也只是知道一星半點。母親偶爾會跟我講一些,但是應該不是全部。

母親,舞動的精靈

母親生長在一個小鄉村,也就是外婆的老家。心子小時候也曾經在那裡生活過幾年,跟隨外婆外公長大。

那是一個安逸的小村落,泥濘的土道上,有來回吆喝的商販,還有一群群牛和羊,外婆院子里圈養着咕嚕嚕亂叫的豬,還有兩條大狗。

母親從小叛逆,喜歡爬樹,喜歡打架。外婆外公經常追着她打。

母親跟我說,她不喜歡那時候每天下田種地的農活。在又黑又髒的土地里,母親跟在家裡的耕牛後面,拍一下牛屁股,牛往前走一下。

每天的太陽都是一樣,毫無變化,牛糞的臭味兒也一樣,日日如此。

不想做农民,母親就跑出去找各種可以做的工作,冰棍廠,化肥廠,嘗試了好多,但是都不太順利。

後來,一個藝術團去村裡招人,母親懷着激動的心情去了。舞蹈的魅力,讓母親歡喜,原來跳舞是這麼快樂的一件事。

在藝術團,經過艱苦的訓練,母親的舞跳的越來越好,舞蹈隊形的位置也從後面排到前面,直到最後成為領舞。

到今天,母親已經是當地民間舞蹈的傳承人之一。老家是曾經韓信背水一戰的地址,當地的人民樸實,努力,與山區的環境做着生存的鬥爭,因此形成了這種剛柔並濟的民間舞蹈,名為“拉花”。

玫瑰的刺,就像是母親對於生命的抗爭和追求,她不安於現狀,她用自己美麗外形的獨特武器,贏得屬於自己人生的天空。

母親,愛情的力量

母親在最貌美的季節,同一樣文藝的作家父親結為了夫妻。玫瑰的刺又一次開始發力。

母親和父親都是個性強勢的人,也許太相似,所以沒那麼融洽,重要的是父親也是帶刺兒的植物。

即便如此,結婚不易,心子還是勉強出生了,聽母親說,我出來的很急,醫生護士還沒到,就躥到床上了。

兒女是生命的延續。心子的到來也經歷了母親這朵玫瑰的洗禮。

在心子的記憶中,童年是耳濡目染着父母的爭吵度過的。

小小的四合院里,各種傢具亂飛,爭吵不休,像是一場交響樂,外面的鄰居紛紛過來欣賞,只是這是震撼人心的憤怒的基調。一個大媽把着心子的肩,任由心子將哭聲融入父母矛盾的主旋律。

直到現在,還是經常夢回童年一家三口生活的那個四合院。只是去那裡的是各種不同的人,再也沒有夢到過三個人一起的場景。可能,心子只是想去安慰當時那個哭泣的自己而已。

夫妻間三觀和性格的衝突,越來越讓母親想要改變現狀。母親成了挑戰傳統婚姻的人,她努力為自己的美麗尋找更適合的棲息之地。

在同樣帶刺的父親為了追尋事業北上以後,母親在心子小學期間和父親離婚。

嬌艷的玫瑰,與最懂得她最珍惜她的男人結合。在當時,母親頂着當地各種輿論,依然坦然盛開着。

她的刺,面向迂腐的傳統;她的刺,捍衛自己的幸福。

母親,心刺的傳遞

心子,是母親最放不下的孩子。因為她知道,她沒能給心子一個完整的家。讓她沒有選擇的吞噬童年的各種不愉快。

這時,她的刺一方刺向心子,一方刺向她自己。

她心痛自己的孩子,所以處處擔憂,也傾盡心力。而成長中的心子也是叛逆的,也是帶着刺的女人。每每與母親爭吵,像極了心子的父親和母親。

在心子犯錯的時候,她恨鐵不成鋼。在心子難過的時候,她又不得不好生安撫。

心子曾經一度對父母的離異憎恨至極,但是每每想到母親的不易,又矛盾懊惱。

心子感受到母親的刺,慢慢的發現自己也長着刺,將這刺刺向周圍,也刺向自己。

這算是刺的傳承?

母親,女人的含義

女人如同玫瑰,母親亦如她的嬌媚。

母親的一生,是美麗綻放的,儘管她的刺也帶給了她很多痛苦。但是,她的一生是成功的。她現在有一個體貼愛她的丈夫,有三個優秀的女兒,還有外婆外公陪伴在她的身邊。

因為她對生活的不安分,還有對自己生活的渴求。她贏得了玫瑰該有的待遇。

女人,不能沒有刺。

心子也像母親一樣,在作為女人的道路上前行,努力生活,努力追求,也會用女人的武器,捍衛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