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子

1

黑的存在,也許就是為酒而來。“千杯不醉”用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了,不論是白酒、紅酒還是啤酒,通通可以灌進肚子里。

這也造就了他在狂想曲酒吧的口碑。

黑還是個大三的學生,但是大學寬鬆的環境,讓黑自由而輕鬆,由於他的個性,宿舍很少有人能和他玩到一起。他的朋友都是和他一樣個性的人。

黑的小團體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狂想曲酒吧。這家酒吧在學校不太遠的地方,裝修的文藝而又精緻,除了少部分愛玩的學生,還有一些上班族也會夜裡去那裡買醉。

2

藍,生的豐滿而優雅,一雙誘人的眼睛,還有細長性感的雙腿。藍最喜歡藍色的皮衣和皮草,還有黑色的打底褲或者絲襪。

她是金融公司的高管,一大把年紀至今單身,也不急着結婚。業餘愛好也是泡吧,偶爾也會看看文藝類的書籍,感受脫離世俗的情調。

天氣的陰鬱,讓藍無心上班,她早早下班挪步到一家沒去過的酒吧,狂想曲。可能是因為這家酒吧店面的標語吸引了她——沒來到過這裏,你就不會認識你自己。

酒吧里,黑和一些朋友正玩的嗨皮。今天,黑穿着一身緊身的皮衣,頭髮在髮膠的作用下,形成像風吹過一般的造型。

一個酒瓶放下,黑薄唇一抿,“怎麼樣,還來不?”黑的一個朋友在和他拼酒,“我真是服了,你贏了!”說完,這位朋友搖搖欲墜,其他人趕緊把他扶到沙發躺下。

3

黑長揚的姿態,引起了藍的注意,藍就在吧台輕輕坐下,要了一杯雞尾酒,時不時遙望那邊的熱鬧。

黑,走到吧台,想問老闆再要幾瓶酒。他的朋友們來攔他,“別買了,我們都不行了!”

“我還沒喝夠,老子今天高興,你們要陪我到底!”黑沖老闆擺擺手,“老闆,再來10瓶!”

黑的朋友們急了,“那你自己喝吧,我們先走了,還得回去陪女友遊戲呢!”

藍一直看着他,黑看到藍專註的眼神,然後有點迷糊,“怎麼?你看我幹嗎?想和我來一杯嗎?”

藍放下酒杯,問老闆要了一杯和她一樣的酒,“來,送你。”帶着白色玉鐲的手輕輕的把酒杯推向黑的身邊。

黑微晃着坐下,眼前的東西都有一種迷離的感覺,不那麼真實。

4

黑和藍就這樣坐着,各自喝着各自的酒。卻又互相思索對方。

藍也不想打斷這種默契,只是欣賞着自己酒杯里的顏色。

“你第一次來這兒?”黑忍不住開了口。

“是啊,我看這家店很有特色,就進來了。”藍捋了捋燙了卷的發梢。

藍和黑又一次默契的端起酒杯,輕輕碰了一下,互相對視后,一飲而盡。

黑其實一直都單身,雖然喜歡到處玩,喜歡泡吧,卻不怎麼碰女人,可能酒已經是他的最愛了吧。

5

藍,微微換了下坐姿,藍色的連衣裙緊貼着臀部,更襯托着女性的柔美。

亮白色的高跟鞋尖不小心對上了黑的黑色牛仔褲腿。黑下意識的瞅了一眼,看到藍穿着深黑色絲襪的腿,左右腿交叉在一起,腿的粗細剛好是黑喜歡的樣子。

黑有一點臉紅的抬頭又喝了一口,老闆已經給他們都加了酒。

藍,一直忙着工作,從來沒有對什麼人心動過。見到這個男孩,不知道怎麼,卻有了一種微妙的情緒。

黑,又待了一會兒,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喝完那杯,準備離開,和藍擺了擺手,“我先走了,再見!”

6

藍想要說什麼,還是沒說出口。

黑快速出了門,藍默默的看着黑的空杯,愣神。

沒一會兒,酒吧外進來了一個人,是黑。

他氣喘吁吁的走到藍跟前,“我可以留你個微信嗎?”

藍輕輕的笑了笑,把微信二維碼放到他面前。黑掃完倉皇離去。

藍心裏有一种放松的感覺,天空越來越陰沉,藍的心情卻越來越明亮。

7

黑和藍像其他戀愛的人一樣,從簡短的問候,到熱火朝天的暢聊。

只是藍發現,有時黑很冷酷,有時又很像小孩。她喜歡他冷酷的一面,也喜歡他孩子氣的稚嫩。

只是有一次,他像小孩子一樣非要讓正在開會的她趕到酒吧陪他喝酒,讓藍特別受不了。

因為黑的干擾,藍差點錯過一個重要的談判。藍對他屏蔽了三天。

黑的朋友也覺得奇怪,黑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一會哭,一會笑。有時沉默的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有時又像是回到了他的童年。

8

其實黑是被單親媽媽帶大的,他沒有父親,媽媽說父親去了很遠的地方。

黑的媽媽把全部心血都用在了黑身上,直到黑上了大學,離開了老家。

在初中的時候,黑曾經深深的愛過了一個女孩,但是那個女孩在和他好過以後,見異思遷和另外一個班的男生好了。

從那時起,黑開始喝酒,再也沒有愛過什麼人。

黑經常會到藍的高檔公寓,和藍一起喝酒,聊天。晚上,倆人坐在皮沙发上看電影,黑喜歡靠在藍的身上,黑說,“你身上的味道,我好喜歡,很溫暖。”

藍很豐滿,身上軟軟的,她也不拒絕黑的撒嬌,用手輕輕拍着他的肩。

過了一會兒,黑突然又沉默了,坐在窗口開始抽煙,一支接着一支。藍說什麼,他也不理。彷彿這個空間只有他一個人。

藍很生氣,“你到底怎麼回事?一會兒像孩子一樣,一會兒又沉默不理我?”

9

黑,終於意識到旁邊還有個人,回過頭,“喔,你在這呢?”不好意思,我剛有點失神了。

藍失望的望着他,“剛開始認識還沒怎麼覺得,不知道你怎麼竟是這樣琢磨不透的一個人?”

黑嘆了口氣,“是啊,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那麼你愛的是哪一個我呢?”

說完,黑打開窗跳了下去。只留下了驚悚尖叫的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