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1、

房門打開,是我的水仙。

她黑髮如雲,一襲白裙。宛然如舊時。

“水仙,好久不見。”

她一怔,雙唇顫抖:“大至,竟然是你。”

“是我,我回來了。”

“此生,竟會再見你。”

“你依然美麗。”

“不,我們都老了。”她伸手,撫上我的發。

2、

房間里的擺設,還和以前一樣。

水仙替我煮咖啡,多加糖,多加奶,依然記得我的口味。

“大至,我是不是在做夢。”

“是我,我回來了。”

水仙在顫抖,用手捂住心口。

“水仙,水仙,我回來了。”我擁她入懷。

她的身體,僵硬而戰慄。然後,一點點,融化在懷中。

“這麼多年,我只當你是死了。”

“對不起,水仙。”

“這麼多年,我行屍走肉。” 她淚盈於睫。

“水仙,對不起。”

“你有什麼資格,突然回來?”她落下淚來。

我只能深深吻她。她在我懷中,掙扎,撕咬,哭喊。像一隻受傷的獸。

“你太過自私,太過無情。”她歇斯底里。

我只能將她抱的更緊。我曾失去她一次,這一次,我絕不會再放手。

水仙,我依然愛你。

3、

轉眼已黃昏。

我坐在沙发上,一本本翻着書。水仙躺在我懷裡,長發在我膝間。

“你走後,我開始寫小說。”

我知道,她已是有名的小說家。

“就像犯毒癮,一刻也不能停。”

一本本,都是愛情故事。纏綿,又曲折。

“文字是我的葯,只為止疼,卻贏來這些聲名。造化弄人。”

她是業界,最勤奮,最高產的人。

“在小說里,我與你相愛千萬遍。”

她抬頭看我,一雙眸子,無限哀艷。

“但真正快樂的人,哪有時間寫小說。”

我心中一痛,低頭吻她:“水仙,嫁給我。從此不必再寫。”

“大至,大至,你該走了。”

4、

杯中的咖啡,早已經涼透。

“水仙,嫁給我。”我拉住她的手:“不要放我走。”

水仙起身,理一理頭髮。在地上,慢慢站穩。

“大至,戰亂的前線,還等待你去報道。”她深深看住我:“我的讀者,也在等我。”

“去他的前線。水仙,嫁給我。”

“不,我們都老了。”她伸手,撫上我的發:“不再是小孩,不能太任性。”

“不要放我走。”

“你和我,都不適合結婚。”她微笑:“我只是一個作家,生活在幻想里,世界只有自己那麼大。生活白痴,不能自理,無法相夫教子,賢惠持家。我只是一朵水仙花,終生迷戀自己的倒影,直至死去。”

“可是,我愛你。”

“我也愛你,又能如何?”她笑的更暖:“你是一個戰地英雄,生命不獨屬於自己,還屬於前線,屬於難民,屬於道義。你和我,都有自己的擔當。你無法放下自己,正如我,也無法放下自己。”

水仙回到桌旁,打開電腦,喝盡杯中的咖啡。

“今天的稿子,還未完成。請你自便。”

5、

那一晚,我還是固執的,留下來。

水仙一直在忙,沒有看我一眼,與我說一句話。

偌大的房間,只有她的打字聲。嗒嗒嗒嗒嗒。

我躺在沙发上,和衣而眠。

6、

再次醒來,已是第二日清晨。

水仙伏在桌子上,睡得正濃。右手邊,還有一杯冷咖啡。

我輕聲過去,脫下外套,替她披在身上。

無意中,看見她的電腦。空白的文檔上,密密麻麻,來來去去,只寫着三句話:

“我是水仙。我是個作家。我必須寫作。”

原來,她的冷靜和理性,竟是如此壓抑。

我的水仙,依然愛我。

可是,她更加懂得我。

這個夜晚,對她而言,多麼艱難。

7、

重新煮好一壺咖啡。水仙還未醒來。

我的手機,卻又來電催促。

或許,我已沒有機會,等她醒來。

那麼,就讓這一杯熱咖啡,替我陪她。

水仙說的對,我們都老了。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幻想。如果,時光倒流,在我們年少童稚時,還有勇氣和衝動,會不會在這個夜晚,任性地去教堂,許下一個終身的承諾。然後,就真的能夠在一起。

自始至終,我和她,並不缺乏愛,只缺一點幸運,一點率性。

可惜,我和她,都已不再年少。

有時候,一霎遲疑,便是終身錯過。

8、

離開水仙的家,太陽已出來。

三月已至,院子里的桃花,開始凋零。結出小小的,青青的果。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我伸出手,接住一片花瓣。嫣紅嬌媚,像女子羞紅的臉頰。

鬢角的白髮,掩不住流年的滄桑。

是否還有朝花,等待我夕拾?

如果,還有歸來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