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是一起遠足

文/薛會康

高二的時候,班裡轉來一位有體育特長的轉校生,高瘦、短髮,有一點駝背,聽說短跑挺厲害,我們叫他駱駝。

插班生從來就能引起話題,可接觸的人都因為他的木訥、寡言而覺得索然無味,喧囂過後便被丟棄在牆角般無人問津了。

其實在還沒轉校之前駱駝就聽說過她,漂亮、溫柔、成績好,不折不扣的尤物,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寶珞。

只是寄來的情書都能用麻袋盛了,寶珞還是如當初般的一句話:不想談戀愛。

每次從桌洞里拿出情書,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轉身給駱駝,說:麻煩丟進垃圾桶。

駱駝恰好在寶珞的后桌,微風吹過,能聞到淡淡的香味。

有時候,寶珞會突然的轉過身來,掠奪式的拿走駱駝的《體育周刊》,有時候,又會一本正經的講葷段子,駱駝目瞪口呆,寶珞笑的花枝亂顫。

駱駝趴在桌子上,等待着寶珞隨時變換的招數,有時他也學會了應對,比如:把《體育周刊》換成一本裸露的雜誌,在寶珞大笑時突然捏住她的嘴,寶珞反應不急,流下口水。

那時候,陽光很好,一抬頭就能看到她黑色的長發、瘦俏背影和右手上的尾戒,可有一種情愫撓在心底,一低頭,就喘不過氣。



不錯,駱駝喜歡寶珞,只是連他也很明白,這永遠是一個秘密。

有一段時間,寶珞悶悶不樂,駱駝不小心看到了她的一個本子,鬼使神差的打開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一個名字,整整一個本子。

輾轉駱駝知曉了本子上的那個他,校體育隊、長跑冠軍,英俊而多情,名聲卻不好。

那一天,駱駝做了一個決定,加入校長跑隊,好像完全忽略了自己是一名短跑運動員,而初衷和目的也不過是想讓寶珞的看到。

那半年駱駝跑壞了七雙鞋,晚上周身疼的甚至睡不着覺。

校運動會上,駱駝在最後一圈超過了他,本想能引起寶珞的注意,沒想到卻只看到寶珞為他跌倒而焦急不安的樣子。

那一次駱駝沒有去領獎,連同所有的秘密在高三畢業后如石沉大海了。



第二年,母校組織回遊活動,那時候的駱駝留起了長發,可背還是有點駝。

其中一年杳無音信,駱駝第一眼就認出了人群中的寶珞,畫了淡淡的妝,煙花燙的頭髮和右手中指上的戒指,依然光彩照人。

從她們的談話和起鬨中駱駝知道寶珞有了男朋友,高大而帥氣。

寶珞過來和駱駝打招呼,拽拽他的領帶說:變帥了啊!駱駝打趣道:都是看雜誌看的唄,你現在還看嗎?寶珞白了他一眼。

飯桌上玩起遊戲,坦白講以前喜歡誰,被喜歡的人要喝一杯酒,當然是寶珞喝的最多。

駱駝也莫名其妙的喝了一杯,是寶珞講起的,當時她的同桌暗戀駱駝,臉皮薄開不了口,就讓我幫忙遞信,然後看看駱駝說:不過,你一封也沒回過。

駱駝抓耳撓腮,想來想去,原來是那個上廁所會把課桌擠歪的胖姑娘,連忙說:幸好!幸好!寶珞說:幸好你大爺!

然後,寶珞又一臉幸福的講起了自己的現任男友,沐浴在別人羡慕的眼神中。

其實一年間駱駝每次都會想到寶珞,只是現在的耳聞也會使他不怎麼的高興。

或許就是這樣,喜歡了很久的一個人,突然聽說她有男朋友了,所有的只有沉默,因為並沒有生氣的資格。



而後三年,除了能從同學那聽到傳的一些信息,其餘一無所知。

可三年的時光里,沒有什麼理由,沒有什麼資格,也沒有多少可回憶的,可在駱駝的時間軸上,還是刻下了滿滿的思念。

大學剛畢業那幾年,駱駝焦頭爛額的忙着工作。

他的生命中除了他媽還沒有過別的女人,朋友勸他該找對象了,他也總是笑笑。

那一年的九月陽光灼熱,駱駝從朋友那得知寶珞要結婚了,那一瞬間,陽光刺眼難耐。

過年時的同學聚會,駱駝看到了他們。

聽說是事業有成的富家公子,駱駝看到他為寶珞打開車門,牽着她的手,彼此莞爾。

看到寶珞燙起的頭髮,華貴的裙袂和優雅的氣質,還有無名指上的戒指,那一刻駱駝的心裏酸楚而欣慰。

彼時流年裡的暗戀隨時間流逝而結束了,而那些沉默而盛大的暗戀結束了嗎?



此後的七年裡駱駝結婚了,和千千萬萬的小家庭一樣,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所謂的愛情不過就是一起生活罷了。

而生活經不起大的慾望,一切只為糊口而已。

那一年,駱駝聽說寶珞回到了老家的縣城,在結婚後的第七年離婚了,圈子不大鬧的沸沸揚揚的。

臨近深秋,駱駝見到過寶珞一次,還是美的無暇,只不過擦身而過,寶珞並沒有認出他,駱駝也沒有說一句。

很快寶珞又結婚了,是當地的一位大老闆,四十多歲,喪妻續弦,婚禮辦的隆重,甚至連高中默默無聞的駱駝都被請去了。

好像沒人在乎寶珞是二婚,因為都被她的美麗所折服,婚禮上一席雪白的婚紗,精緻的妝容,典雅的微笑,卻掩蓋不了眼角泛起的魚尾紋。

其實,如果當時喝着酒突然有人問駱駝一句,你還喜歡寶珞嗎?

他一定會說:喜歡啊!一點都不比當年少。

所以酒過幾杯,趁着沒醉,駱駝就藉著熱鬧離開了。

而後三年,寶珞又離婚了,有一個一歲的兒子。

聽說她老公留下兒子把她趕出了家門,而寶珞偷偷的帶着孩子出走了,聽說去了南方了,後來就沒有消息了。

直到現在,我想駱駝還是喜歡寶珞的。



有時候就是這樣,有些人的出現帶着無限榮光,在我們本以為乾癟的青春里,充斥、豐盈,帶給我們無限遐想,而默陌的我們,總是像是在青春里玩了一場不能走漏風聲的遊戲,可能暗戀從來就是一個人的地老天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