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朋友說起,在家裡的一幕。

當時,父親應酬晚歸,又喝了酒。一進屋就想喝水,沒注意換鞋,直接走進客廳。母親當時心情本就不好,一見此狀,立刻爆發,沖父親喊叫:“就知道喝酒!這麼晚回來,還要踩臟地板!”然後,便開始碎碎念。

“我又不是故意的。”父親說。

“還狡辯!我看你就是存心!”母親怒火升級:“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你。我為這個家付出這麼多,你一點也不知道珍惜!”

“我出去應酬,不也是為了這個家。”父親不滿。

“吃喝玩樂,還有功勞了。”母親冷笑。

父親瞬間不樂意,開始與母親爭執起來。原本,只是一件踩臟地板的小事,立即升級成水火不容的戰役。一方控訴對方不懂體貼,照顧家人,另一方指責對方不懂人情世故,無理取鬧。那一夜,雞飛狗跳,硝煙四起。

“他們吵的這麼凶,我都不想回家。”朋友皺眉。

“他們需要互相理解。”我勸慰她。

沒錯,本來只是一樁小事,卻矛盾升級,變成一場大鬧。不得不說,朋友的父母,本身並沒有原則性的錯誤,只是在遇到問題之時,他們各自都圄守自我的見解,卻沒有換位思考,設身處地體諒對方,理解對方的心情。

對於母親,只看到父親在外應酬,是吃喝玩樂,卻不知道應付一場飯局,需要耗費怎樣的精力。推杯交盞,面面俱到,看似是玩樂,其實是一種職場社交。明知喝酒傷身,卻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中的無奈,只有自己知道。

對於父親,只看到母親在家享福,是安逸舒適,卻不知道打理家務,需要付出大量的體力勞動。洗衣,做飯,料理家務,事務繁多,卻又容易被人忽視。這是耗時耗力,卻又最沒成就感的事情。其中的操勞,無法對外言說。

無論是主內,還是主外,其實都很不容易。朋友父母的爭執,不在於相愛的深淺,抑或性格的好壞,而是沒有體諒對方的處境,理解對方的情緒。他們都只看到自己的辛勞,卻沒有看見對方的付出,以及對方的諸多不容易。

另一個朋友,在類似的事情上,便處理的相當成熟。她的老公,每天下班回家,既不看新聞,也不看劇集,就只看斗地主的節目。可是,她卻絲毫不管,任憑客廳里,終日迴響着“王炸”、“翻倍”、“明牌”的聲音。

“你就不嫌他不思進取?”我們好奇問。

“他白天工作已經很忙,總要有些休閑愛好。”她笑着說。

雖然,朋友自己並不喜歡橋牌,但也不會幹涉老公的愛好。更多的時候,當老公在看斗地主時,她就會打掃下衛生,跳跳健美操,或是看看小說。他們結婚多年,但卻一直很恩愛,基本上沒為什麼事情,鬧過大矛盾。

其實,朋友的智商情商,並不比別人高多少,只是她懂得體諒:她深刻理解,看斗地主節目是老公忙碌工作之後的一种放松方式,從而給予充分的尊重與支持。她不會認為,這是一種“不思進取”。相反,她會心疼老公工作的不容易。

很多的時候,矛盾的產生,並不在於誰對誰錯,而是雙方的誤解。當一方並不能真正理解對方時,便會輕易心生嫌隙,發表抱怨與抨擊。實際上,對方很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辛勞、與重荷。我們之所以會妄加指責,只是因為不理解。

張愛玲曾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無論是婚姻,還是日常生活,與人交往之時,如果多一點耐心,多一點傾聽,學會置身於對方處境,並體會對方的感受,便會自然減免許多矛盾,以及煩惱。學會共情,是打開幸福的神奇鑰匙。

最好的感情,是我懂你的不容易。最好的愛人,是懂得體諒你的處境,理解你的感受。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個柔軟的部分,等待着一個懂得的人,溫柔地碰觸。彼此理解與體諒,會讓我們穿越粗糲的日常,擁抱最溫暖的愛。

親愛的,你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