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Yas Imamura

文|馬兒

1.

寫作課上,老師偶然提到了表情包現象。

在我的印象里表情包火起來應該是去年暑假。那時剛高考完,一下子從學習壓力之中解脫出來,整天在家裡玩手機。

畢業了,同學們都各自回家。再也沒人管我們玩手機,高中班群里開始活躍起來,斗圖大戰也一波接着一波一波。  

誠然,表情包的出現是人類表達情感的一大步。  一張圖,配上幾個字或者一句話,就能容納千言萬語,這種能力,差一點就超過木心先生了。  

表情包的使用,最開始我們使用它是為了更好的表達情緒。

但是,現在各類表情包的過度使用已經變成了一種不真誠的表現。

室友跟我分享過一件事:她在很嚴肅的和男朋友談分手,兩人在微信上聊着,突然前男友發來了一張“黃金脆皮雞”的表情包(如下圖),整個氣氛一瞬間就被破壞……




圖片來自網絡

百般辯解,也掩蓋不了表情包使我們思維變得慵懶的事實。 

2.

當我們在使用表情包的時候在思考些什麼?

不難發現,大部分發表情包的時候,我們的思維是停滯的。

無論喜怒哀樂都能夠通過一張簡簡單單的表情包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對我們的思維來說,簡直是類似考試作弊一樣的體驗。

無論多麼有趣的圖片,也掩蓋不了表情包使我們思維變得慵懶的事實。

當我們看到

“想不到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時,想到的是不是下面這張圖




圖片來自網絡(還是高糊版)

幾年前和別人談論到比較厲害的人或事的時候,大腦總在不斷搜索各類的詞句,來表達自己的欽佩或誇讚之情,而在表情包的世界里,千言萬語都化成了一句話:




圖片來自網絡

除了圖畫表情包以外,明星類的表情包也大受歡迎,葛優、傅園慧、姚明乃至國家領導人都被捲入了這場全民娛樂之中。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3.

表情包作為一種潮流符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着。表情包剛興起的時候,在聊天群里擁有大量表情包的人很容易受到人們的歡迎,人們也爭先用各式各樣的表情包來標榜個性。

用得多了,不過是在無數圖片中一邊標榜個性,一邊失去個性。

其實大部分發表情包的時候,我們的目的是什麼:

我不想搭理他了,發個表情包敷衍一下

大家都在刷屏,發個表情包跟個隊形

氣氛好尷尬,發個表情包緩和緩和

我也有這個系列的表情包,發一張懟回去

……

我們面無表情的對着屏幕,編織着一個眉飛色舞的世界。

4.

表情包是網絡的產物,是人類想象力和創造力的產物。

可它卻在不斷的固化我們的思想,抑制着我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它背後所隱藏着的,是你我都有的惰性

課程快結束的時候,老師這樣評價我們

“你們這一代人,是隨着網絡成長起來的人。你們的三觀,很大一部分是來自自媒體的熏陶。我們都是時代的創造者和經歷着,面對這些問題,明白而糊塗,也無力改變。這是我們共同的悲哀。”

在回到開始和大家說的那個故事,室友最終分了手,可是分手中發生的這件事依然被津津樂道。

可能是大家活得都太用力,覺得輕鬆活着真好。表情包就這樣侵入了我們的生活,讓我們在笑聲中逐漸淡化了背後“嚴肅的意義”。

下次不想理會某人,直接回復個“呵呵”吧!

至少,你是真誠的在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