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真正的愛,不一定是驚天動地,不一定是你糾我纏,而是你懂我,我也懂你,即便相對無言,亦可感受彼此的心跳。

1

從來沒有看到過像玉這樣的人,總是冷冰冰的一副面孔,不多說一句,也不多看人一眼。走路總是不歪不斜,目視前方。

琳是文學院的院花,追求者眾多,只是很難有人能入琳的秀眼。

琳有一頭飄逸的長發,一雙細長的眼睛,喜歡微眯着審視對方,彷彿在說,你在想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

琳身邊總是纏繞着一波又一波的男生,琳也不反感,只是對於一些求偶捉急的人會給予一些教訓,諸如拒絕一起出去吃飯,不回信息等等。

2

玉和琳的相遇是因為玉的室友。

机械學院的男生,總是不缺帥哥,玉的宿舍有6人,其中就有兩個室友為追求琳打的不可開交,但是男生間的友誼都是比較洒脫的,基本是亦敵亦友的狀態。

只有玉,是認真學習,心無旁騖的一枚好學生。

一次,在食堂吃飯,玉的兩個室友和琳坐在一起,一言不合,兩人起了爭執,吹鬍子瞪眼。不過是為了評論琳的一句話而已。

玉走過來,一把拉起琳,無視兩個錯愕的室友,徑直將琳帶出食堂。琳也被唬住了,這人有毛病啊!

3

琳細嫩的胳膊被玉拽的生疼,當走到掛滿紫藤的涼亭下,琳使勁掙脫開玉的大手,狠狠的看着他,“你幹嘛!”

玉不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冷峻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感情。

琳心急了,指着他的太陽穴,用鼻子對着他說:“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喜歡你,哼!裝冷酷啊?別逗了!小兒科!”

說完轉身就準備走,玉的手又拉住他,琳氣呼呼扭回來,“怎麼樣?想跟我道歉嗎?晚了!”

“我是可憐你。”

玉輕撇了一句出來,依然雲淡風輕的一臉光景。

4

這話把琳又惹惱了,“可憐我?我有什麼可憐的?我學習院里第一,才貌雙全,我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我怎麼可憐了?”

第一次有男生這麼對琳說話,她實在搞不懂,一個樣貌平平,存在感如此之低的一個無名小生,何以口出此言?

“你真的幸福嗎?你不過是在虛假的繁榮里尋求內心的安寧。”草叢里,一些微小的螞蟻窸窣的爬行着。

“你還不如地上那些螞蟻,它們還活的比較真實些。”說完,玉筆直筆直的背影,像琳心頭的一座大山,緩慢的移開。

琳一人站在原地,活潑搗亂的蜜蜂,飛過琳白皙的臉龐,琳最害怕蜜蜂,可是現在,卻怎麼也沒有在意。

5

琳從小被寄養在叔叔家,父母因為工作特殊原因,定居國外,很難長時間陪伴琳。

叔叔和嬸嬸一直對琳寵愛有加,比自己的孩子還要疼,關鍵是琳也生的可愛又聰明。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琳最希望的是能夠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白天演完小公主的模樣,晚上無數次哭濕枕巾。學校里看似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其實背地里偷偷抽煙喝酒。

琳從來沒有認真的愛過,她只是喜歡別人傻傻的愛慕和追求。

白天她演繹着那個明星般讓眾人艷羡的院花。

夜深人靜,躲在廁所,心裏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着:

我,到底是誰?

6

直到那天,玉的話,像一根巨重無比的鐵棍,狠狠的將琳拍倒在地。

她表面用來裝飾的虛榮和浮躁像薄薄的玻璃,被鐵棍一點點擊碎,直到露出她真實的自己。

那是一個瘦弱的,佝僂的灰色女孩。女孩眼裡透露着怯懦,膽小的用手環抱着自己的身體,不敢看人,也不敢說話。

玉就像他的名字一般,成為了琳的珍寶。

琳從此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再隨便答應男生們的邀約,也不再夜裡肆意放縱。

她多了一個新的任務,那就是追求玉。

話說,沒有談過戀愛的玉,也是被嚇了一跳,大姐,我不過好心勸你一下,你還真貼上來了啊?

時間沒有太長,倆人出雙入對,氣死了學校那些打持久戰的琳粉。

玉依舊是平平淡淡,只是目光多了一些說不清的柔和,不再是零下20度。

琳,偶爾還是會大呼小叫,但是在玉的身邊,已經安靜了很多,更多的是溫順。

這個世界上,也只有玉能降服得了琳了吧?

或者,只有玉才是和琳契合的那另外一半圓。